三路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三千道机李修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钱不缺的投靠

第五十九章 钱不缺的投靠

        杨正义一脸的不满道:“我自得先生以来,对你可谓是言听计从,方能有如今的局面,让我稳坐古阳关,得到当地的士族的支持,征兵纳粮,几无阻碍,正是兵强马壮。然而近期战事稍起,先生便一再劝我忍耐,我要忍耐到什么时候?”

        胡大先生道:“承蒙将军的信任,我感激不尽,不过将军,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上北郡,虽然屯兵百万,但各派的修士汇聚在此,千丝万缕,像独眼老人这样的人,我们暂时得罪不起,只能忍耐,以静制动方为上策,当然了,如果能够联合郡守府的马家,即便是绝顶强者,要想动手,也要考虑后果。须知在修士的眼中,利益至上,修炼资源高于一切,而地盘就是生财之道。”

        “这些道理先生已说了很多遍,难得先生时刻都在为我着想,但恐以我一己之力实难与诸雄周旋,修仙之人目空一切,未必会把我这小小的守备将军看在眼中,只怕还未等到与马家联合,我的人头就已落地。”杨正义忽然脸色一正,口气也是微微起了变化,道:“先生,那日天象异现,你曾对我言道,只要我们守好关卡,必有奇遇,不知如今的奇遇在何处?”

        “这……”胡大先生被一言堵住,一时说不出话来。

        杨正义道:“先生的眼线遍布古阳关,凡是生人,必有情报送到手上,奈何至今也无消息,只怕当日我们所谈的招贤纳士,已是空话不成?”

        胡大先生正想辩解,忽然他眼皮跳动,只因这一瞬间,他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激发,激发的位置距离他并不远。胡大先生的心头微微一沉,因为这股气息,正是来自后堂之中。

        一位如此强者隐藏在后堂,会是敌人么?就算是强盗或刺客也万万没有这种可能!这种强者如果想在城主府摘走杨正义的人头,他根本阻挡不住!胡大先生是个绝顶聪明的人物,这一刻,他隐晦地看了杨正义一眼,眼神已起了变化,他的瞳孔略微一缩。

        杨正义却像是全然没有感受到异样,拿起了几上的茶杯,慢慢喝了一口茶。

        表面上没有任何不适,很自然地慢慢起身,实则是在暗中蓄力,胡大先生朗声说道:“不知后堂是哪位朋友?”

        后堂的门帘被挑起,一个身材高瘦的年轻人出现在胡大先生的视线里,他看起来也许已有了三十岁,但又不是很确定,如此近距离,胡大先生居然对自己的眼光起了疑心,可见这个高瘦的年轻人,修为远在自己之上!

        但,杨正义招募到如此强者,为何却没有让他知道?在这一刻,胡大先生可谓是千思百虑,心中不是滋味!

        高瘦的年轻人眼神如鹰隼般锐利,嘴角一扯,看着胡大先生,皮笑肉不笑地笑了一下,道:“青阳山的胡先生,乃是这方圆百里闻名的武林名家,久仰久仰,在下钱不缺,一介散修,今后与先生一同为杨将军效力,请多多指教!”他嘴上说是指教,表情却颇显轻浮,极为自负。

        原来钱不缺能联系到城主府,实则是慧光商铺的张左从中搭线,慧光远介在上北郡实力不凡,黑白通吃,钱不缺修为极高,果然被杨正义看中,以高价聘请为随扈法师,倒是还没来得及和胡大先生知会。

        胡大先生道:“原来是钱兄,钱兄虽说只是一介散修,年纪轻轻却能有这般修为,想必定有奇遇,不过,如今上北郡龙蛇混杂,和北冥海大战在即,北冥海传闻有三十六岛,每座岛上都自古长远传承,非同小可,门下弟子多有杰出之辈,钱兄不知对北冥海可熟?”

        这是在试探,钱不缺心知肚明,道:“我乃不乐国的修士,嘿嘿。哪管它什么北冥海三十六岛还是三十七岛,在我看来不过土鸡瓦狗,日后若杨将军随大军北上,钱某不才,愿为先锋,先斩他几颗鸟头!”

        “说的好!”杨正义立刻抚掌大笑起来,道:“我找钱兄弟这般的青年才俊久矣,今日先生勿要见外,先生既然说起那红莲教的黄巢,想必还有未讲完的话,此时不妨说来,与钱兄弟一起听听!”

        “是!”胡大先生眼神闪了一下,颔首道:“黄巢乃红莲教首席法王,此番来到古阳关,并没有刻意隐匿行迹,如今正去了那德阳第,如果我所料不错,他定是找那唐若去了!”

        杨正义不解道:“此事与我等有何相干?不知先生为何这般看重此事?”

        胡大先生道:“无论是黄巢还是唐若,都是这天下间一等一的高手,一旦发生大战,破坏极大,德阳第地处西城华庭,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将军可先派人通知独眼老人,他手上有大将军府的文书,来此公干,便是要他坐镇古阳关,防止战起之时修士暴乱,能够快速镇压。独眼老人接到将军的传信,必不敢公报私仇,玩忽职守,当亲自去西城走一趟!”

        “原来如此!”杨正义随后问道:“那独眼老人如今住在何处?”

        胡大先生道:“此人行踪诡秘,飘忽不定,不过,他眼下明里下榻之所,就在城东的远来饭店。”

        杨正义道:“据我所知,那远来饭店不过是一家不入流的小铺,房不过三五间,他怎会去那里下榻?”

        胡大先生道:“将军有所不知,那独眼老人位列大将军府四大客卿之一的席位,乃大将军的心腹之人,手底下自然有能动用的资源,否则何以立足?当初将军留他住在城主府都被他拒绝,可见他信不过别人,选择了下榻在远来饭店,绝非偶然!”

        杨正义一点即通,胡大先生所谋划之事,向来求稳,眼下对于他来说,以静制动,的确是唯一的生存之道,当下说道:“也罢,一面我差人去送信,一面立刻调动人手,两百卫队,就由朱孟海领兵前去维护法纪,由钱兄弟从旁随扈,记住,只等大战一过,方能前去平事。”

        钱不缺立刻来了兴趣,道:“将军只管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胡大先生没有异议,朱孟海乃是他的关门弟子,十三太保去了一趟杨家村,回来复命的却只有三人,胡大先生对此也深有歉意,但没有办法,公门之中,即便是他也不好随意走后门,还须有军功,方能提拔。

        杨正义又道:“先生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多次对我提起联合郡守马家,我看这件事我已是避无可避,既然如此,你便去郡城走一趟,结亲之事成与不成,一试便知!”

        胡大先生闻言大喜,道:“将军有此心,事情便成功了一半,我立刻去安排,连夜启程,不出三日,必有消息传回。”

        杨正义交代道:“马郡守膝下只有一女,把女儿当儿子来养,自幼她便在军营中训练长大,如今那马彩凤已被委以重任,独当一面,拥有马家将近一半的兵权,随扈的高手众多。此女性格刚烈,嗜杀成性,先生能说动最好,否则也不必过于强求,以免惹怒了她,遭来杀身之祸!”

        胡大先生笑道:“将军放心,那马彩凤久已仰慕将军才名,当年将军与叛军对决,在万人军中取敌将首级,一鼓作气,连下五城,早已声名远播。近年来将军韬光养晦,治理一方,将军在当地虽然官品只县尉九品,受县令节制,然而将军在古阳关守关多年,身兼守备将军一职多年,职撑粮饷,统兵两万,执万户,乃堂堂五品将军,即便是马郡守也不敢小看,何况值此战起之际,他当顺势拉拢将军,方为正理,我岂能有什么杀身之祸?必被以礼相待!”言毕,拱手告辞,转身出了城主府。

        钱不缺立于旁,看到一个小小的守备将军府上也有如此门道,他若有所思起来。?

        德阳第府上,到了晚饭的时辰,众人准点用膳。李若乘遵守李修制定的规矩,于是让众人同桌吃饭,老仆李忠正襟危坐,老嬷丫鬟们却是死活不肯靠近桌子,王双对李若乘极为尊敬,不敢违背,凑上桌来。倒是那杨不讳看了看他母亲的脸色,吐了吐舌,垂手立于旁去,原来王寡妇一家自从被李修等人收留,白吃白住不说,两个儿子更还拜师学艺,王寡妇纵然是个聪明的女人,却还是没有看清楚这里面的门道,如此大恩,必求回报,然而她等了好几日,也未见主人家开口,只得让儿郎小心伺候!王双和杨不讳在读书习武之余,果然没有让王寡妇失望,帮老仆李忠分担了不少活计,尤其是王双,别看只有十二岁,但身强体壮,手脚十分麻利,一个能顶两三个劳动力。

        李若乘这几日忙于打坐调息,极少下楼,此时看大伙如此生分,知道这是缺少交流的缘故,李修主张定慧之法,乃是观想,如果不观不想,所谓的定慧,也不过是空口白话。人与人之间,抛开地理人文,就是国法家法,总之有人的地方,就有件件的规矩,人要开窍,不是要教他不守法,不规矩,而是要教他去看法从何来,规矩以何而立足,如果连这些东西都看不到,妄谈开启智慧,也是愚智,更别提定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