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超凡从撕剧本开始张光沐在线阅读 - 84赐你一死!

84赐你一死!

        天空之上,化身金色团子的曹冠导演本来全程保持缄默,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可当他见到这一幕之后,就立刻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草!”

        “张光沐,弄死这家伙!”

        “宰了他!给赵哥报仇!”

        旁边一群化身黑色小团子的片场工作人员们本来还有点义愤填膺,听到这话之后,却多多少少有点无语了。

        您老人家代入感这么强,还当什么导演啊?

        潜意识演员不香咩?

        只能说……

        不愧是钱亿元的同门师弟,这情绪是真滴到位!

        不过,话说回来,李十三才是真正的剧情主角吧?

        曹老板是不是立场有点歪了?

        “哎呀,别生气,犯不着,毕竟这只是电影世界,又不是真的,对吧!”

        “导演您消消火,张光沐出道至今,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他可是货真价实的撕剧本小能手,楚凡和杨炽都败在他手里,李十三也不会例外的!”

        “就是就是!咱们天光营里面,都有人给沐崽取了个绰号,叫【主角去质器】呢,正好和赵老大的【新人粉碎机】交相呼应……”

        “嗯!人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取错的外号!”

        “这就是传说中的位格压制吗?咱们布置这个世界的时候,不都是亲手在做咩?张光沐能不能赢,有多大概率能赢,你们心里没点逼数?”

        “啊这……你瞎说什么大实话!没看到咱曹导还在生气吗?”

        “我错了我错了!张光沐必胜!”

        “就尼玛敷衍!我吐了!学学我——沐崽必胜!”

        这个时候,曹冠总算是稍稍平复了一点怒火。

        他是个儒雅随和的男人,很少发飙,也几乎从不口吐芬芳,刚才也是带入太深,才会出现那样的反应。

        现在回过神来,曹老板迅速恢复镇定。

        “别慌,你们在怕什么?”

        他周身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语气温吞道:“我和那些自己犯了错就喜欢把责任推给工作人员的导演不一样。”

        “这事儿怪我,锅都在我身上!”

        “你们,已经做的很好了。”

        曹冠一副“万方有罪,罪在朕躬”的模样。

        他姿态放的很低,瞬间就感动了一大批助理和工作人员。

        “对了……”

        曹导的发声,让身边这群疯狂表忠心的片场工作人员们迅速收声:“如果这部《诡秘作业》的最终赢家和一开始的剧本写的那样,真的是李十三的话,那咱们什么都不用管。”

        “一切照旧就好了。”

        说到这里,曹冠停顿片刻,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半响,他再次发声,这声音之中充满了快慰的情绪:“如果……我是说,万一,万一赢家是张光沐的话……”

        “他能够走到这一步,不晓得付出了多少心血。”

        “我们,绝对不能浪费张光沐的努力!”

        “一定要把这个故事的逻辑彻底圆起来!”

        曹冠认真地说道:“不求多么精彩的的反转,也不求什么发人深省的主题升华。”

        “我现在只希望能够要让《诡秘作业》成为一部精彩的年度巨作!”

        “所以……”

        “请立刻行动起来吧!”

        “努力完成最后的虚假记忆和剧本提示编制工作!”

        “拜托大家了!”

        一个金色光团子在空中稍稍扭曲了一下,让人勉强能看出来他是想给片场工作人员们鞠躬的。

        “这事交给我,您就放心吧!”

        “给我一句大纲,我能给你扩写成十万字的虚假记忆文本!”

        “你算个叼毛!让我来!《炎狼堡》里的那些书里面,就有我的功劳,我才是资深作家!”

        “呵呵,爷在天光营里给沐崽写同人文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

        “什么玩意儿?天光营是张光沐的粉丝团吧?人家出道都还没满一年,合着我现在还不到三岁?真就逆转时空,随意操弄光阴呗?”

        “你们别打了!大家齐心协力不好吗?”

        几颗小黑光团在空中扭打起来,又被曹冠无语地分开。

        很快,片场工作人员们开始朝着一个方向共同努力起来。

        而在红莲高校的露天运动馆之上,张光沐面无表情地看着李十三,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你在生气?”

        李十三嘴角微微上扬,面上浮现出一抹讥嘲之色:“为什么要生气啊?你不觉得自己很虚伪吗?”

        “本来赵峥嵘已经死了,我只是补个刀而已。”

        “再说了,就算他不死,和你也是竞争者关系,你们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这样说,一方面是实事求是地做分析,推测出第二种可能性,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刺激张光沐的情绪。

        在最后的生死对决关头,一名冷静的敌人,永远要比一名愤怒到失去理智的敌人可怕!

        张光沐这身板,虽然并不痴肥,甚至还有些瘦削,战斗力方面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但他的冷漠,才是真正让李十三心中发寒的地方。

        那份入骨入髓的冷漠,并不仅仅适用于他人,同样也用在了张光沐自己身上。

        他就像是翩翩浊世佳公子,不在乎任何生命的凋零——包括自己的生命。

        他仿若机械心智的艺术仿生人,遗世而独立,与世间的一切事物都仿佛隔着一层天堑。

        非人!

        ——这两个字,就是李十三看向张光沐的时候,所能想到的、最贴切的形容字眼。

        必须要破掉那一层隔阂!

        得让张光沐愤怒起来才行!

        说到这里,李十三扭了扭脖子,将颈椎干的咔咔作响,让人担心他会把自己的脑袋拧下来:“我只是帮你干了你不愿意干的脏活累活罢了。”

        “不然的话,你想一想……”

        “如果唐阑珊没有中毒而死,你的那个刺猬头小迷弟也没有在答题环节被抹杀,你们三个外加赵峥嵘,联手把我的小队全部击垮,无伤歼灭。之后呢?”

        “反目成仇?相互算计?”

        “多难看啊……”

        “我是帮你避免了一个人性选择的难题。”

        “不用谢。”

        “毕竟你帮我打死了栗风玲这个麻烦的女人,赵峥嵘也在临死前带走了萧尽全。”

        看着张光沐的面部表情变化,李十三心中微喜,却并不表现出来。

        还是那句话,谎言不会伤人,真相才最能刺痛人心。

        这样的“真实推演”,叙述了另一种可能,也为张光沐身上批了一层“虚伪”的外衣。

        不过有一说一,在内心深处,李十三自己都觉得张光沐并不虚伪,甚至可以算得上是道德圣人了——现在整个诡秘作业竞技都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节点,其他竞争者都已经死完了,张光沐却还是在乎着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与可能。

        只能说,张光沐对自身的道德要求有些过于苛刻了。

        一念及此,李十三彻底完全放飞了自我。

        他用枪柄敲了敲头盔,满身的轻松写意:“栗风玲和萧大少之前就已经私下达成了合作,打算等到最后阴我一手,却不知道我早就看穿了他们的想法。”

        “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甚至,我还要帮助他们吸引你的火力,只不过……”

        “你的洞察力强的有点离谱,居然无视了吸引注意的我,精准点杀掉了栗风玲。”

        “我这边还剩下二十发子弹,防弹头盔和防弹衣都装备齐全。”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些能够逆转劣势的珍惜道具。”

        “作为一周目的优胜者,这一次我面临的挑战很多,难度也提升了不少,但是……看样子我运气还算不错。”

        “列表里面刷出来的道具,比上一次强太多太多了。”

        说到这里,李十三忽然眉心一蹙,星眸锁死在张光沐身上:“对于你,我只剩下最后一点疑惑。”

        “你到底是不是和我一样的重生……”

        嘭!

        一颗子弹精准地错开防弹头盔,烙印在了固定靶李十三的眉心处,将他的脑袋打地后仰起来。

        滋滋滋……

        额头处烟云缭绕,李十三身上却没有流淌出半滴鲜血,只是口袋里似乎传出了玻璃破碎的声音。

        显然,他的一个低级防弹道具因此裂开了。

        张光沐破防了!

        他生气了!

        可是达到了战术目的的李十三并未因此感到喜悦。

        李十三抠掉了镶嵌在眉心的子弹,猛地摇了摇头,感到一阵眩晕的同时,也下意识地发出了惊异的质问。

        “你这家伙,究竟哪来的子弹?!”

        话刚说出口,他就回过神来,自己给出了问题的答案:“我知道了!”

        “是唐阑珊!”

        “那个该死的恋爱脑!她明明都已经被你退婚了,本该恨你入骨,恨不得将你扒皮剔骨抽筋化尸,结果被你忽悠了两句,就心甘情愿为你做嫁衣!”

        “她手里没枪,浪费学分兑换子弹做什么?我简直……”

        嘭!

        一颗子弹精准地打进了李十三的嘴里。

        固定靶是这样的。

        防弹头盔直接防了个寂寞。

        最终还是靠谱的超凡道具帮助李十三苟住了小命。

        虽然李十三身上还有防护道具,但这些东西似乎无法将子弹的冲击力完全化解。

        这也导致他的一颗牙齿当场崩断,伴着血液飞了出去。

        被干掉了一颗牙齿的李十三呼吸都能感觉到嘴巴里面在漏风,额头之上顿时浮现出一片青筋。

        他面色血红,恼羞成怒地拔出枪和张光沐对射起来。

        嘭嘭嘭!

        嘭嘭嘭!

        李十三很快注意到,唐阑珊的遗产之中,也存在着一次性的防弹类道具。

        他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凭借弹药储备轻松耗死张光沐,可是……

        仅仅只是开了六枪之后,他就开始冒冷汗了。

        在站撸过程中,平均张光沐打中他三枪,他才能命中一枪!

        继续这样硬刚下去,多少防护道具都不够用!

        最关键的地方在于……

        李十三无法确定张光沐还剩下几颗子弹。

        “该死!我的枪法太差了!”

        嘴里这样说着,可李十三脸上的恼火之色迅速消散:“之前是被赵峥嵘吓到了……”

        “我手里一直留着的压箱底道具,就是为了对付你这样的射手准备的!”

        说着话,李十三狠狠吐出一口鲜血,从兜里掏出一枚看上去像是感冒药胶囊的东西,猛然捏碎。

        嘶嘶嘶……

        烟云缭绕,淡淡的雾气逐渐弥散开来。

        “一次性消耗品——【红莲胶囊·决战领域】!”

        “使用该物品之后,方圆十公里范围内的一切生命,在一个小时之内,将无法使用任何除了人体本身以外的武器,比如枪械和冷兵器。”

        李十三面上浮现出自信满满的笑容。

        他漫不经心地将手枪丢到一边,活动着手腕,安步当车地朝着张光沐的方向走去。

        和枪法比较起来,李十三对自己的徒手搏杀能力有着绝对的自信!

        咔!咔!

        尤其是,张光沐手中的枪械发出了子弹卡壳的声音之后,李十三面上的笑容就变得愈发灿烂了。

        他之前能够看出赵峥嵘的强大,甚至敢笃定那个大光头有着成为格斗之神的潜质,纯粹是因为他自己在这方面就有着深厚的造诣!

        张光沐一个病秧子,凭什么跟他打?

        能够维持一个小时的决战领域……

        足够李十三将张光沐杀死十次以上了!

        李十三一边将身体活动开,一边慢悠悠地晃到了张光沐跟前。

        他双腿发力,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身形爆闪,通体力量集结于右臂之上,朝着张光沐那张让人恼火的俊脸上猛然轰出一拳。

        虽然李十三从来没专门练过,也并没有掌握什么特别的流派和套路,但他的拳脚功夫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东西。

        别的武道家族子弟从小苦练二十余年,和他正面对上,三拳两脚就要被打的跪下。

        哪怕是一颗碗口粗细的香蕉树,李十三也只需要一拳,就能将其锤断!

        打到人身上,只要位置恰当,一拳就足以毙命!

        天生的强大武力,再加上重生者的身份,共同塑造了李十三的高傲与自负。

        轰!

        如同炮弹出膛般的一拳,却并未砸实,只是被张光沐轻轻巧巧地一掌震开。

        “你!”

        李十三的瞳孔瞬间收缩成为危险的针芒状,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心脏狂跳不止,周身汗出如浆:“你怎么可能强到这种程度?你的年纪……”

        不等他话说完,张光沐又是一掌推来。

        张光沐也算是相当经典的老双标人了。

        自己骚话的时候逼逼叨叨个没完,别人说话的时候,就一点面子也不给,说打断就打断。

        “这一招……”

        李十三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躲不开,避不掉,挡不住!

        面对这一掌,他有些不知所措。

        太恐怖了!

        两人的徒手搏杀能力,根本不在同一个层次。

        会死!

        一定会死!

        面对张光沐这掌,李十三顿时生出了觉悟,也惊出满身的鸡皮疙瘩。

        这一掌,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如同牛舌卷草一般,藏着万千杀机。

        一招不慎,就要被张光沐一掌穿心,当场击毙!

        如果说赵峥嵘给李十三的感觉像是面对一座迎头压来的大山,沛莫能御,那么……

        张光沐给李十三的感觉,就像是面对一位俯瞰众生的君主。

        君主被人激怒后,不屑呈口舌之快,也不愿争执不休,只是眼神冷漠地一摆手,居高临下地道上一句“赐你一死”。

        于是,一切尘埃落定。

        (晚上八点还有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