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超凡从撕剧本开始张光沐在线阅读 - 71第一守则!

71第一守则!

        红莲学社。

        露天运动馆中,人头攒动。

        学员、教职工、校领导齐聚一堂。

        摩肩接踵,人声鼎沸。

        “卧槽?咋回事?”

        “不知道,赶快报警!”

        “没用,这里完全没有信号,电话根本打不通!”

        “我刚才还在补觉,一转眼就到这儿了!”

        “有人能上网吗?我已经把视频拍下来了,只要能发网上去,肯定上热搜!”

        “超自然事件……竟然真让我遇到了……”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一定有修仙者!出去之后,我就要求仙问道,长生不死,笑傲红尘!”

        “我想当魔法师!”

        “魔法师不行,奥术师上限高一点吧?”

        “说的跟尼玛真的一样,你见过超凡者?”

        “咱们先想办法出去吧!这个地方太诡异了,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不走!要走你走!我要亲手触碰超凡,成为最强,让所有瞧不起我的人都后悔!”

        “根本出不去啊!”

        演员们完美融入世界背景之中。

        被屏蔽了现实记忆的他们,凭借各自的潜意识,本能地做出了符合自身真实性情的选择。

        当其他人还乱成一锅粥的时候,三年二班的学员们已经迅速聚到了张光沐身边,鞍前马后。

        “张少,你之前开的学习悬赏还算数不?”

        “啊,对,月考语文成绩提升了,还能到你这儿领钱吗?”

        “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在想那些有的没的?你们掉钱眼里了?”

        “我家庭环境不是特别好,爹妈挺辛苦的,我也想自食其力赚点钱,减少一下家庭负担,这有问题吗?”

        “没问题,只不过……咱们现在还是想想该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是啊……刚才那一道黑色闪电,感觉邪性的很,我现在好害怕啊……”

        “呜呜……”

        “哭尼玛!不准哭!给老子笑!”

        “欺负人有意思吗?我最看不惯你这种欺凌弱小的家伙了!”

        “来!来!看不惯,我们出去练练!”

        弱者挥拳向更弱者,因为对当前处境感到无能为力的学员们,和平时比较起来,变得更加暴躁易怒。

        只是一言不合,就有人当场捉对扭打起来。

        刺猬头少年罗钻突然开口说道:“我不关心钱的问题。”

        “这种时候,咱们需要一个主心骨!”

        “不管你们怎么想,我只服张少!”

        嗯,刺猬头少年现在也不用“光沐哥”指代张光沐了,就和其他人一样喊着“张少”。

        虽然张光沐对这两个称呼都不怎么适应,但两害相权取其轻,后者感觉听起来稍微舒服一点。

        听到罗钻的发言,有人出声附和表示赞同。

        有人表示反对,自己想当带头老大。

        有人纯粹是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地凑热闹。

        张光沐的注意力不在这上面,他只是看着周围捉对互殴的几名学员。

        他对菜鸡互啄不感兴趣,当即出声制止。

        “住手!”

        有的人说一万句话,别人也会当做耳旁风,并且吐上一口唾沫,嘲讽一句“你算老几”。

        有的人,只需要两个字,就能让身边的人都甘心听命。

        至少……

        在三年二班,张光沐的话很有分量。

        互殴的学员之中,有人看在钱的份儿上,愿意给他一个面子。

        有人则是觉得他这个人有领袖魅力,愿意听他的指挥。

        有人则是龙傲天附体,天老大地老二自己老三,看谁都不服。

        这种人之所以停手,纯粹是因为他们想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张光沐手里有枪!

        至于这三者之外的选手,不论是单纯热血上脑亦或是真正的脑瘫,都无所谓。

        不给张光沐面子,那就是不给整个三年二班面子。

        在这种危急关头,还要给大家添乱的人,那得有多欠揍啊?

        直接抓起来给按在地上教育一通,不过分吧?

        于是。众人一拥而上,用拳脚说服了极个别铁头娃,成功将其“打救”。

        有趣的是,某个提着西瓜刀想要找张光沐麻烦的人,想趁机浑水摸鱼,抽冷子给张光沐一下狠的。

        可惜,他的小动作没能逃过刺猬头少年的洞察,被直接扑倒在地。

        其他学员见状,也不废话,直接一拥而上!

        有西瓜刀又能如何呢?

        西瓜刀终究不是枪!

        冷兵器的威慑力还是不太足的。

        再说了,那家伙也不一定真敢砍人。

        就算他敢,自己受了伤,也未必会死。

        给张光沐挡西瓜刀……

        这多大的功劳啊?

        按照张光沐的性格来看,凭借这一重功劳,直接混个退休金半点问题都没有!

        所以,大家连提西瓜刀的兄贵究竟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就直接当做捣乱的无情镇压了。

        “放开我!”

        被众人压在地上,夺走长西瓜刀的男生,长得有点小帅,就是满脸的青气,天庭之上隐隐约约能看出一点绿意。

        他趴在地上,不甘心地吼道:“张光沐,有种单挑!你敢抢我女人,不敢和我决斗?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本事!”

        张光沐都快笑死了。

        上一个不屑群殴,喜欢跟人单挑的组织,是晓天团。

        前车之鉴未远,怎么能不吸取点经验教训?

        等这一部《诡秘作业》拍完之后,张光沐打算一回去就给【无尽饭桶】群加个公告。

        好歹是个群英荟萃的组织了……

        没有思想纲领怎么能行?

        张光沐已经决定要把“绝不单打独斗”列为【无尽饭桶】群第一条守则了……

        “我有未婚妻,对你的女朋友不感兴趣,至于……单挑?”

        张光沐厚颜无耻地拉出了唐阑珊当挡箭牌,在众人劝诫的话脱口而出之前,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西瓜刀男生:“如果你要和我决斗的话,我奉陪到底。”

        没有名字的男学员吞了吞口水,尴尬地笑了笑:“真枪啊?”

        旁边的学员们疯狂点头。

        张光沐没理他,只是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的双眼。

        “我错了!大哥!”

        西瓜刀男生偏过头,不敢和张光沐对视,怔怔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唐阑珊,又看了眼柳雪羽,当即光速认怂道:“您的女朋友们这么漂亮,怎么可能看得上栗风玲呢?”

        “误会!都是误会啊!”

        “您赶快把枪挪开,走火就不好了!对吧!”

        们?

        众人古怪的视线分别落在唐阑珊和柳雪羽身上。

        唐姓少女恼羞成怒,恨不得一脚踢碎这人满嘴牙齿。

        未婚妻不是女朋友!

        而且女朋友和们字根本不搭!

        柳姓女青年却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

        她似乎是个老司姬了,一点也不羞涩,甚至还笑吟吟地解释道:“原来在你们这群小男生眼里,我这么年轻啊?呵……”

        “沐和我是正常的师生关系。”

        “先生我啊,更喜欢成熟的男人呢。”

        “你们这群小孩子家家的,不要胡思乱想哦~”

        张光沐恨不得给她头打歪。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逗人取乐……

        这是病态,该去看心理医生了!

        况且,这人遇到超自然现象,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么?

        就离谱!

        另外……

        唐阑珊不好用啊。

        没有枪的她,一点牌面都么得,根本挡不住狂蜂浪蝶。

        张光沐决定在这部戏里再也不提“未婚妻”这三个字了。

        柳雪羽话音落下,在场男生们的表情愈发暧昧,女生却大多是和唐阑珊一样的恼火。

        张光沐懒得理会这群凑热闹的吃瓜群众。

        “放他走。”

        张光沐居高临下地俯瞰着西瓜刀男生,语气中却没有半分傲慢,只让人听出几分温和恬静:“悬崖勒马,迷途知返,挺好的。”

        “看得出,你心有不甘。”

        “所以,记住此时此刻的心情,不要忘记,然后……”

        “以此为动力,好好学习,努力变强吧!”

        “唯有知识,能够真正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被硬灌了一肚子心灵鸡汤的西瓜刀男生怔住了。

        他先是被众人群殴,后来又被枪怼脑门,本就吓破了胆,整个人魂不守舍,意识恍惚,害怕的要死。

        现在忽然听到这么温柔的劝诫,他的眼眶立刻就红了。

        西瓜刀男生感觉自己有许多话想跟张光沐说,碍于自身读书太少,没什么文化,想表达的内容到了嘴边,就变成了让人难以理解的三个字。

        “谢谢你!”

        在场众人神情古怪。

        谢什么?

        不杀之恩?

        这人好特么扭曲啊!

        张光沐环视四周,发现除了三年二班完成了抱团之外,其他人都一盘散沙。

        “处境不妙……”

        他当即掏出从唐阑珊那里黑来的装备,打开保险,斜斜地指向东南方向,猛然扣下扳机。

        嘭!

        一声枪响,让乱糟糟的露天体育场变得愈发嘈杂。

        现场犹如客流量最高时期的菜市场一样,人声鼎沸,喧嚣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