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超凡从撕剧本开始张光沐在线阅读 - 70黑装备,三花聚顶(迫)

70黑装备,三花聚顶(迫)

        三人的互动,让化身小白团的观众们看了一出好戏。

        “无辜躺枪好评。”

        “哈哈哈哈老娘直接笑出鹅叫!”

        “笑死我了,这脑回路可以的,唐阑珊是吧?我记住她了!”

        “唐阑珊有作品吗?我先标记一下!”

        “没有,纯萌新,这是她的第一部作品,看演员介绍,是个影二代,父母都是高星潜意识演员。”

        “果然是有家学渊源的啊……像沐崽那样从无到有,白手起家,还能杀出重围的孤儿,还是太少了。”

        “逻辑上说不通!简直怪的雅痞好嘛!爹妈这么狠,把自家女儿往火坑里推?”

        “啥意思?”

        “今年快过完了,你觉得这世界上有人能靠一个角色冲进七子星名单么?”

        “梦里或许可以。”

        “懂了,唐阑珊的入行时间完全不对!她就像是没人指路的萌新一样……现在可是最差的入行时机啊!”

        “话说张光沐不是在拍兄弟电影么?上次的李筱筱,这次的赵峥嵘,他下部戏要是跟楚凡、杨炽、朱南华合作,我一点不会觉得意外!”

        “别说了,你这人好烦啊,听的我都已经开始期待了!结果一看张光沐的拍摄计划,一片空白!啥也没有!”

        “本来以为是悲剧,没想到是喜剧,这峰回路转的……导演有点东西啊!”

        “确实,曹冠进步很大,这几个演员的潜意识也都很给力,太有戏剧效果了,建议快进到直接组队参演《大帝之路》!”

        “这就是被退婚的豪门少女么?老子差点笑到当场崩溃!”

        “沐崽这部戏好严肃啊,和以前不太一样,有点担心……”

        “不一样才正常,完全一样才真奇怪吧!毕竟《诡秘作业》和《炎狼堡》之间只隔了小半个月的样子……”

        “卧槽!听你们这么说我才反应过来!卷王都不敢这么接戏吧!”

        “最可怕的是还真让张光沐接到了!真·一个敢拍一个敢演!”

        “这导演拍完这部戏不去跟钱亿元当狱友,我特么倒立洗头!”

        “沐沐应该是想冲击一下本年度的七子星吧?”

        “别想了,没戏,今年新人不比往年弱的,哪怕是排第七位的那个懒狗,潜意识也强的雅痞,张光沐才拍了两部戏,拿什么跟人家争啊?”

        “所以才要接第三部戏啊!奋斗过了,竭尽所能,才能不留遗憾!”

        躺枪的罗钻原地站定,像是一尊真人等比例还原的蜡像,一动不动。

        “说出来,阿沐!”

        唐阑珊的语气有些歇斯底里,思绪却愈发清晰,心情越来越平静,却不敢去看张光沐的双眼了。

        算卦少女忽然觉得,正在利用张光沐善良寻求真相的自己,实在有些卑鄙。

        可灵魂深处的那一股子狠气,让唐阑珊稳住了枪口,硬是想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你想看到这个人死吗?”

        “他是这个修习室里面,除了我之外,唯一一个愿意为你堵枪口的人!”

        实际上,这话说出口,唐阑珊其实已经没有半点杀意了。

        仔细回想一下,张光沐这个人,虽然各方面条件都极其优秀,几乎可以在恋爱市场乱杀,随便出去走走都能引来一大片狂蜂浪蝶,但他从始至终都没有传出过半点绯闻,洁身自好到了极点。

        张光沐从来都没有对不起唐阑珊。

        之前那份怒意,也只是源于误会罢了。

        众人期待的目光聚焦在了张光沐身上。

        他缓缓起身,安步当车地走到唐阑珊身前,抬起手来,自然而然地取走了少女手中的枪。

        咔擦!

        重启保险,装进兜里。

        嘿嘿~

        既然枪到了爷手里,那它从此就姓张了!

        秉承着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的原则,张光沐打算等到这部戏大结局的时候,就把枪还给人家。

        不着痕迹地黑完装备之后,张光沐压低声音,语气平淡地说道:“我的病,现代医学治不了。”

        “我活不过二十五岁。”

        唐阑珊深深吸了口气,神情复杂。

        真相大白了!

        张光沐之所以退婚,一是因为其自身的疾病,二是因为张家得罪了南极财团那样的强敌。

        与只手遮天的庞然大物作对,即便是千年世家,也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所以,在张光沐看来,不是自己配不上他,也并非唐家与张家门不当户不对,而是因为……

        他不想拖累自己!

        唐阑珊懂了!

        少女心中半是甜蜜,半是苦涩。

        她咬住下唇,怔怔地看向张光沐。

        多么善良的人啊……

        他凭什么要遭受这么多苦难,又为什么要一个人去背负?

        自古以来,红颜多薄命……

        不!不!不!

        这应当是所谓的天妒英才!

        “你和我的姻缘,是上天注定的。”

        唐阑珊沉吟良久,面上复杂的神情逐渐化为坚定,语气也变得沉重起来:“我们之间的联系,这辈子都不可能切断!”

        她一字一顿,掷地有声道:“有敌人,咱们一起战胜!”

        “有病,想办法治!”

        “治不了,我陪你一起死!”

        张光沐和唐阑珊四目相对,心情平静的很,犹如一潭死水,整个人稳如戒赌吧老哥。

        良久,他不置可否道:“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

        “你对我的感情,不是爱情,而是同情。”

        说到这里,张光沐微微抬眸,悠然道:“况且……”

        “人总是会变的。”

        “十年后的你,未必还能保持现在这样的想法。”

        看着算卦少女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张光沐觉得这姑娘的潜意识出了大问题。

        不能因为自己长得帅、气质好、人有趣,就认定和自己姻缘天注定了啊!

        那玩意儿是导演决定的!

        “……”

        唐阑珊被张光沐说的哑口无言,不晓得应该怎么反驳,虽然她对自己有充足的自信,但论嘴炮能力,她完全杠不过张光沐。

        两人的口才等级,明显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阿沐,你说的很有道理。”

        最终,唐阑珊开启了耍赖模式:“但,我不信,我要试一试!”

        张光沐还能说个啥?

        ——你随意?

        ——女人只会影响我击剑的速度?

        ——自作多情,快滚?

        张光沐怕人家从裙子里拎出火箭筒直接一发送自己上西天。

        毕竟,曹老板的世界构筑……

        着实有点滑稽。

        “可以。”

        张光沐微微颔首,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双手插兜,用食指指腹摩挲着枪体。

        被嘴炮本能和【演技2】救了一条狗命啊……

        果然……

        关键时刻,最可靠的,还是自己凭借努力,辛苦锻炼……以及加点共同铸就而成的能力!

        咚!咚!咚!

        敞开着的修习室门被人敲响。

        众人循声望去,发现一名穿着肉色丝袜与过膝裙、身材高挑的知性女青年正倚靠在门口。

        虽然造型不太妥当,少了点职业应有的端庄,但放在这个奇葩的怪诞世界中,却恰如其分,违和感并不强烈。

        来者是《诡秘作业》这部戏里的“语文先生”,柳雪羽。

        兼张光沐的班导。

        “学员们都很有朝气嘛!今天,也要好好学习哦!”

        对方视线偏转,朝着张光沐眨了眨眼,挥了挥手里的东西,揶揄道:“沐,五班的栗风玲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这温柔的声音让张光沐有点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

        唐阑珊、柳雪羽、栗风玲。

        至此,红莲三花,全部出场。

        听到柳雪羽这恶劣的称呼,感受到身边唐阑珊散发出的淡淡杀气……

        三花聚顶的张光沐神态淡然,兜里的手却握住了刚黑来的装备。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手里那封粉红镶钻心型信封,觉得这次可能就连【演技2】也救不了自己。

        尼玛!

        这什么脑瘫设定和弱智剧情啊?!

        剧本里面根本就没有这一幕!

        合着每个人手里的剧本都不一样呗?

        真人剧本杀模式?

        嗯?

        张光沐决定出去以后,一定得跟曹老板好好聊一聊。

        那家伙,到底咋回事?

        究竟跟着钱亿元学了些啥东西?

        好的不学,偏要学谜语人那一套!

        简直有毒!

        “哦,对了……”

        站在门口的班主任偏着头,眸光凝在某位课代表身上,嘴角勾勒出一抹恶趣味的笑容:“栗风玲的男朋友正在到处找你。”

        “哎?他已经到了。”

        “学员,你把刀放下……”

        轰!

        一道漆黑惊雷掠过长空。

        时间仿佛被彻底凝固,所有人都仿佛变成了琥珀中的苍蝇,无法动弹。

        大家被这突兀出现的超自然景象震撼了!

        许多人的三观,都彻底为之颠覆。

        这种现象,只存在了一瞬间。

        下个刹那,所有人都被一道无形的伟力挪移到了露天运动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