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超凡从撕剧本开始张光沐在线阅读 - 27恐狼症,驭狼者

27恐狼症,驭狼者

        噗通!噗通!

        水花四溅!

        原本像一条泥鳅一样疯狂扭动身体的侯正本,挣扎力度正在逐渐减弱。

        片刻之后,侯正本不再动弹,软软地低垂着头,甚至就连呼吸声,张光沐也听不到了。

        侯正本整个人像是死去了一样。

        张光沐却是眼神平静,嘴角噙着一抹微笑,仍旧保持着发力姿势,将对方死死擒住,持续锁喉,没有半点掉以轻心,反倒给人一种在狠狠补刀的感觉。

        半分钟过去,侯正本的嗓子里面忽然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咯咯”的声。

        原本软弱无力的身躯,突兀地爆发力量,几乎要挣脱张光沐的桎梏。

        “死!给我死!”

        侯正本的努力挣扎,甚至为自己赢得了片刻的喘息和发言机会:“杀了你!通过水牢试炼,我就能成为驭狼者,成为人上人!”

        “我要杀你……你……为什么……要反抗!”

        侯正本的双眸之中布满血丝,一边疯狂挣扎着,一边说出些支离破碎的狠话:“给我!老老实实!去死啊!”

        那强烈的求生意志和执念,但凡是个人都能感觉出来。

        然而……

        如果光凭借意志就能逆转乾坤,那张光沐就没必要苦练本领了。

        毕竟在获得《演绎之书》的可用能力点数之前,他的【演技1】和【帝国锻体术1】都是勤学苦练得来的。

        【帝国锻体术1】不算很强,却能够在角色身体素质相差不大的情况下,轻易碾压侯正本这样的【帝国锻体术0】级选手。

        狡猾的狐狸并没有逃脱猎人的捕杀。

        张光沐终究还是棋高一着,将体力消耗到低谷的侯正本重新锁死。

        “……”

        面对状若疯魔的侯正本,张光沐面无表情,沉默不语,只是凶猛发力。

        感受到张光沐身上散发出的凛冽杀意,侯正本眼中闪烁着不甘和凶光,疯狂扭动身躯,恨不得将其扒皮剔骨,当场溺死在这水牢之中。

        这股仇恨来的突兀却又足够强烈,即便只是看着他的侧脸,张光沐也能够感受到那股扭曲的怨恨和凶悍。

        《炎狼堡》的拍摄才开始没多久,主角和大反派,自己一个都没看到,要是在这里翻车领便当了,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如果真被侯正本干掉,今年的超新星位置肯定争不到,而且还要被李筱筱和楚凡他们在群里嘲讽。

        所以张光沐就锁的更紧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侯正本的反抗力度越来越弱,像是垂死挣扎的猎物一般,一开始还能折腾出些许水花,到了后来,所有的挣扎都变得无力起来。

        直到确认对方彻底没气、颈部也感受不到脉搏的跳动之后,张光沐才松开手,将侯正本那软趴趴的尸体推进水里。

        噗通!

        橘色烛光掩映之下,水牢中波光潋滟。

        见到这一幕,漂浮在水牢里的一堆小白球纷纷颤抖起来。

        “卧槽!好狠!一言不合直接杀人!这边建议直接去看心理医生呢!”

        “建议直接快进到锒铛入狱!虽然感觉是正当防卫,但这手法也太特喵恐怖了!”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这判个防卫过当丝毫不为过吧?”

        “在潜意识电影里面寻找真实的家伙,一定是思想出了问题,现实世界有‘炎狼’吗?没有吧!”

        “话说回来,侯正本这家伙,总算是被以恶制恶了吗?”

        “小【丑角】的阴狠恶毒,哪里比得上大【反派】的气焰和优雅?这一波啊,这一波叫做位格碾压,是序列压制!”

        “本来有点同情侯正本来着,可是一想到被他祸害过的那些倒霉蛋,瞬间就有点幸灾乐祸起来了。”

        “光伟正的角色我早就看腻了!这个新人小哥哥还真是一股泥石流啊!”

        “人狠话不多,说干就是干!是我的菜!”

        “快,三分钟之内,我要看到这个新人的资料!”

        “这人叫张光沐,《炎狼堡》是他接的第二部戏,所以……你也要当守沐人吗?”

        “可以可以!守墓人……粉丝称号都这么阴间,一听就是打算往邪派上发展的大佬了!不多逼逼!就为了这一幕,我他妈直接入坑!”

        “本来以为本子哥为人已经够邪典的了,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兄弟们对不住了!我打算粉这个新人了!”

        “侯正本才是未来的反派之王!叛徒给爷死!”

        于是……

        张光沐就看到两颗漂浮在水牢里面的小白球开始捉对厮打起来。

        可惜,观众模式没有疼痛体验。

        两个小白球互怼了半天也没分出胜负,只能气呼呼地叫嚷着“割袍断义”和“我要跟你绝交”之类的话,随后各自分开,继续追更。

        张光沐心里都快笑翻了。

        幸好把【演技】加到了2点。

        不然的话,这会儿十有八九要笑场了。

        毕竟这次的环境和上次《无尽食物袋》里不太一样,张光沐也没有被人严刑拷打,事态如果发展到那种程度的话,就很难在逻辑上圆回来了,一些聪明的观众就可能敏锐地察觉其中破绽。

        在【演技2】的加持下,张光沐脸上没有露出半点破绽,甚至还能保持着刚才的情绪,无缝衔接。

        他低下头,俯瞰着半浮在水上的尸体,嘴唇轻抿,满脸冷酷。

        “无趣的弱者。”

        嗒嗒嗒……

        坚硬靴底踩踏地面的声音响起。

        张光沐循声望去,发现一名带着狼骨面具的黑衣人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不多时,狼骨面具人来到了张光沐身边,轻车熟路地用钥匙打开了水牢的门锁,语气森冷道:“恭喜你通过了水牢试炼,成为了这批人里唯一的驭狼者。”

        此人冷酷无情,似乎看惯了乱世中的残酷,对于漂浮在水牢中的尸体根本都懒得去多看半眼,只是上下审视着张光沐的表情,似乎是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一丝胆怯、懦弱或是杀戮之后的心有余悸。

        可惜……

        他所期待的那些情绪,张光沐一点也不曾表现出来,反倒像是出门郊游踏青的少爷一样,满脸好奇地打量着他。

        面具客有点不爽:“你在看什么?”

        张光沐没有立刻回应,只是推开牢门,跨出一步,踏上了干燥的地面,活动着身子。

        等到身体暖开之后,他偏着头,嬉皮笑脸地说道:“面具是用来掩饰身份的吧?”

        “你这骨头面具到处都是洞,除了耍帅之外,啥用都没有。”

        “等我出去以后,给你画个猪头面具,保证比你现在这个好用!”

        面具客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狼骨面具,脑补了一下张光沐的许诺,不禁打了个哆嗦。

        能够参与到水牢试炼中的少年们,都是堡主收养的战争孤儿。

        这些少年从小到大一起生活,一起训练,一同成长,彼此之间的情谊和联系,就算不是置身其中,也能够感受到些许。

        可是就在刚才,张光沐却亲手杀死了一名和自己相同处境的伙伴。哪怕他是被迫反击,在义理上是能够站住脚的,那种负罪感也不会因此削弱半分。

        面具客认为,张光沐或许是因为残害了同伴,导致整个人精神不稳,有些癫狂了。

        这样的家伙,在精神恢复到正常状态之前,还是不要轻易招惹比较好。

        “走吧!”

        本来还想在张光沐面前装一波的面具客,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心生忌惮,忽然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起来,于是言简意赅地说道:“你该去见见自己的‘另一半’了。”

        ……

        炎狼堡上空。

        上帝视角的孙导在一群小黑球的簇拥下掌控全局,自然第一时间收到了“突发状况”的情报。

        “嗯?侯正本对张光沐动手了?考虑到他的潜意识,这种操作很正常。”

        孙导丝毫不慌,反倒笑着说道:说话的功夫,一颗化身小黑球的助理提醒道:“侯正本已经被杀了,张光沐杀他,只用了两招。”

        听到这里,孙导才终于来了点兴趣:“死了?死的好啊!”

        “没有冲突的故事,就没有卖点,没有卖点的电影,就不存在任何商业价值!”

        即便是孙导也不愿意让侯正本接自己的戏

        虽然从化身金色小光球的孙导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可从他的语气之中,却是能够听出一种“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感觉:“我就知道,张光沐和侯正本这两个人丢到一起,肯定会出现矛盾和冲突。”

        “现在看来,张光沐还是有点用的,个人战斗能力不弱,对吧?那说明我看的很准,他的确有在【刺客】或者【死士】序列发展的潜力。”

        “冷酷的心,不俗的身手,自毁倾向——这三块性格拼图,确实可以组成【死士】序列的潜意识了。”

        说到这里,孙导摇了摇头,话锋一转:“张光沐也好,侯正本也罢,不管是谁赢谁输,在我看来,都无所谓。”

        “水牢试炼的新贵驭狼者,在这部戏里面,终究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上限已经锁死,不可能对主线造成任何影响。”

        “《炎狼堡》的剧情走向,关键还得看杨炽和朱南华,盯紧他们!做好剧本提示!别让他们跑偏了,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