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云灵仙路许玄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转涅槃经

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转涅槃经

        恍惚间,许昭玄神魂归位,重新掌控了肉体。

        紧接着,他身前的玄玉金章又一次荧光大盛,其上的一幅幅图案浮动起来。

        “轰!”

        弹指之间,图案突兀地爆起一道强盛至极的精芒,幻化成数以万计,    密密麻麻的蝌蚪状文字刺入泥丸宫,进入神魂之海。

        这些文字形状奇异,大小不一。

        大如千丈高的擎天巨峰,站在其前,竟让他升起了一种仰视后膜拜的错觉。

        微小到仿佛灵米一般,神识探去,    连其上的的符文灵禁都看的清清楚楚,    犹如近在眉睫一般。

        奇异似无数凶禽猛兽奔跑翱翔,    竟有一种铺天盖地、惶惶惊觉的无措。

        紧跟着,他的识海中,自然而然多了一段段玄而又玄的文字。

        犹如漫天火焰幻化成作九瓣状的赤红色红花,纹路玄奥,栩栩如生,铺满触目可及的每一个角落。

        突然,许昭玄福至心灵,其中的部分文字了然于心。

        随风而动,无穷无尽的的赤红色花瓣慢慢融化成一道赤炎浆流,飞快的流向神魂小人。

        “九转涅槃经!”

        “南明一巨木,曰擎天离梧,噬火而生,结果为炎,凤飞凰舞,筑木为巢,    凤凰食炎,而后涅槃···”

        一段段法诀,一项项感悟,一门门技巧烙印在许昭玄的记忆深处,他仿佛参悟了成千上万年,每一个文字,每一种变化,都不再深邃玄奥、晦涩难懂,而是了如指掌。

        只要条件允许,可瞬间习得。

        此时,识海中的文字少了九分之一,转化成《九转涅槃经》的第一篇的记忆。

        等最后一个字融化成记忆后,许昭玄徒然睁开双眼,先是迷茫,而后醒悟,最后是喜忧参半。

        《九转涅槃经》,不知道何种品阶的功法,也没有记载是何人所创,共有九篇,每一篇有九层,而《燃木诀》正是此经的引子。

        此功法只有正在突破筑基之时才可以修习,每进入一篇,    就能参悟两项功法神通,    一木一火。

        两种神通各有杀伐和防御之道,    但最为不可思议的是,两种神通竟然能合而为一,其威力直接提升三五倍。

        当然,这其中需要一些必不可少的施展此神通的条件。

        至于这门功法的具体效果和神通的威势,需要修习后方能一一了解。

        家族的猜想是对的,修仙界的确有第三种筑基之法,或者不叫筑基之法,而是跨入真正修仙者境界筑基境的破镜之法,叫拟物凝练法。

        不过,这里的“物”不是普通的灵物,而是天象、地貌和玄天之物这一类,甚至是更为可怖的不可名状之物。

        这种破镜之法有许多掣肘的地方,甚至凶险异常,但一旦修习有成,同阶无敌不再是随口而说。

        而修习《九转涅槃经》的代价自然会很大,第一步破镜所需要的灵物就端得骇人无比,让他望而却步。

        更不用说还有其他代价,每一项都是对修习者的考验。

        当然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单单两项功法神通就是最好的收获,还有其他一系列的难以想象的好处会让修习者的实力恐怖无比。

        除此之外,《九转涅槃经》还记载了炼制几件宝物之法,都是契合功法,使用时能成倍增加战力。

        “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先告知父亲吧。”

        思绪繁杂之间,许昭玄摇了摇头,将这些念头掐灭,随后打算将玄玉金章放回石台上。

        刚才动静颇大的玄玉金章又陷入了沉寂,其上的图案也已经消失,从新变成了一张没有任何字迹的纸。

        和他手上的那一张没有任何区别,依旧似金非金,似玉非玉。

        “恩,红色珠子呢?”

        以为自己眼花了,许昭玄连续看了几遍,玄玉金章光滑如镜,其上用伟力镶砌入的珠子早已不翼而飞。

        这红色珠子绝对是易宝,可不能让人从手上溜走。

        虽然神魂有不小伤势,但他还是忍着剧痛,放出神识,铺满整个密室,一寸寸的找寻。

        密室陈设简单至极,除了两个石台再无他物。

        两息时间,就来回扫视了几遍,却是没有任何发现。

        “难道遁走了?”

        脸色瞬间冷了下来,许昭玄不信邪的又查看起来,最后结果自然是徒劳无功。

        突然,他的神色一僵,想到了某种荒谬的可能,但又是最大几率的。

        许昭玄立即将外放的神识收回,扫向躯体,内视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很快就发现了丹田处的异样。

        丹田红色法力气海中有一个红色珠子静静的悬立着,但却没有任何动静。

        “这珠子是什么时候突破我的身体、进入气海的,我怎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对于丹田中突然多了异物,许昭玄惊恐万分,彻骨的寒意让他冷汗直冒。

        丹田可是修士的命脉之一,要是出了意外,可是会道途尽毁的,甚至直接陨落。

        虽然他的木属性法力有修复经脉、丹田和其他伤势的功效,但这其中肯定会有一个度,若红色珠子这种隗宝直接在丹田中稍一搅动,怕是仙神难救。

        许昭玄面容郑重无比,他绝不会在丹田中留下隐患,立即神识一凝,化作手掌向红色珠子抓去。

        珠子没有躲避,轻易就被神识之手抓住。

        只是想要将红色珠子摄取出来时,却分毫未动。

        接着又是抓取、横推、竖拍、拳轰,都没有效果,犹如万仞巨峰一般矗立在那里,无论狂风如何呼啸,依旧巍然屹立。

        直到神魂之海传来如敲骨吸髓般的剧痛时,他才不得不收回神识。

        “这怎么可能?”

        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许昭玄最为得意的便是自己的神识。

        神识之幻化成的手,能摄取的物品可以重达百斤,现在却是对一颗小小的珠子都奈何不了。

        这珠子有千斤、万钧之重?

        许昭玄没有放弃,开始运转功法,在丹田中的法力气海卷起道道威势赫赫的法力气旋,轰向红色珠子。

        但没有任何用处,珠子依旧沉默以对。

        ······

        一炷香的时间后。

        全身湿透的许昭玄颓然的摊到在地板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所有能想到的方法都试了一遍,但都是无用功。

        红色珠子像是扎根一般,牢牢定在红色法力气海中,纹丝未动。

        “就当是身体多了一个不影响行动的挂件,只是希望不要有什么变故。”

        无奈又颓然的安慰了自己一句,许昭玄挣扎的站立起来,打算收拾一下。

        他现在的状态可不怎么好,神魂受创,法力枯竭,全身都是汗臭,一副大战后的状况。

        最为重要的是心神上的疲惫,让他有种大睡一觉的冲动。

        这种状况让父亲看到,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担忧。

        许昭玄将玄玉金章从新放在石台上,随后拿出一张净身符拍在身上,整理了一下服饰后,碰触了一下石台便的禁制。

        一息时间,伴随中一阵“轰隆”声,密室的石门缓缓打开。

        “玄儿,你受伤了?”

        看到一脸苍白的许昭玄,许千仁疾走了几步,担忧的问道。

        “父亲,我的神魂有一些伤势,其他地方还好都不碍事。”

        许昭玄没有隐瞒,只是刻意忽略了那颗红色珠子。

        如果父亲问起,他自然会如实说,要是不问,那便最好不过,省得多一人担心。

        “神魂受创可不是小事,这些你拿着,对恢复神魂的伤势有帮助。”

        拿出一个玉瓶和一个玉匣递给他,许千仁看向玄玉金章,某种闪过一丝金光,道:“玄儿,结果如何?”

        他自然看到了玄玉金章上的变化,不过想要确认一下。

        毕竟许氏付出了那么多,如果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他是不会放心的。

        同时也是给那些牺牲的族人们一个交代,这事许氏欠他们的。

        “可以。”

        许昭玄郑重的点点头,回应道。

        “哈哈哈~”

        得到肯定的答案,许千仁忍不住抚须大笑,畅快不已:“真是祖宗保佑,大道垂青我许氏。”

        自从接人许氏族长后,家族遭遇几番变故,他许千仁一直战战兢兢。

        每做一个决定之前,他都要经过深思熟虑,唯恐自己考虑不周,让家族陷入不利境地,甚至毁了传承。

        知道许氏几百年的的付出有了成果后,他的压力一下就释放了出来,才会有这一番表现。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家族的崛起终于有了希望。

        见父亲这般神态,许昭玄倒是能理解一些,所以也没有打扰他,耐心的等待起来。

        好一会儿,许千仁的心绪才慢慢平复下来,只是面上有些羞然。

        “咳~”

        许昭玄假装咳嗽了一声,打破沉默:“这的确是界外之物,上面记载了一门功法。”

        “只有修炼成《燃木诀》后才能进行后续修炼,不过···”

        “玄儿,其他的不用说。”

        许昭玄还想再继续说些什么,却被许千仁给挥手打断:“你只要告诉我需要什么,家族会全力提供给你。”

        既然是界外之物,却能没有损毁的情况下,落到天灵界,以他的阅历,自然知道这门功法绝对不凡,可能还是镇世之宝。

        而想要修习成这门功法,绝不是想修炼就能修炼成功的,肯定有什么苛刻的条件。

        家族也早已有了准备,随时准备投入资源。

        “看来要做决定了,不过我心里不是早就有答案了吗!”

        许昭玄暗自思忖了片刻,才抬起头回道:“我需要一株活的千年以上的火属性灵植,一朵三阶灵火(兽火)和一处最低是二阶上品的火属性灵地。”

        “如果灵植和灵火找不到高阶的,那么品次低一阶的要凑足十分。”

        这就是许昭玄一开始犹豫的原因,光是筑基就需要连金丹真人都为之眼红的灵物,后续的投入绝对是惊世骇俗。

        哪怕是炼丹师,他都觉得自己肯定填补不了这个无底洞。

        不过考虑到有家族的帮助,还有培养了那么长时间的古子霜四人,他又有了不少的信心。

        还有,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谁都不会甘心放弃,他许昭玄也不能例外。

        “千年以上灵植,三阶灵火。”

        咂舌了一下,许千仁眉头紧锁又松开,坚定的说道:“你只要安心修炼就行,在你筑基之前,家族一定会为你准备好的。”

        只要这些灵物不是罕见之物,许氏付出任何代价都会取得。

        他绝不容有什么障碍将许氏的崛起之路挡住。

        听到父亲的话语,许昭玄送了口气,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父亲,我还需要收集一些珍贵的灵物。”

        “我希望家族在找寻时,顺便帮我注意一下。”

        既然有了决定要修习《南明涅槃经》,那么他就要准备炼制其上宝物所需的材料了。

        还有炼体需要的罡熔金也是必须要收集的,体魄强大也是修炼功法的要素之一,也是刻不容缓。

        “好了,需要什么灵物就一并说了吧,反正是顺手而为的事,不过,其中的灵石可不能少。”

        许千仁答应了下来,同时提醒了一下。

        无论是筑基灵物,还是用作其他的灵物,不可能让许昭玄白得到,不然对其他族人不公平,家族的制度就是如此。

        当然,这其中也会有变通之法。

        如果灵石不够,许昭玄可以先借贷,等修为提上去,赚取灵石容易时在还不迟。

        这是家族对族中天赋不错的族人的一种变相奖励,很多修炼天赋,或者修仙技艺不错的族人都因此受惠。

        接下来,许昭玄将自己需要的各种灵物和盘托出,除了一阶、二阶灵物外,还有几样三阶灵物。

        许千仁听后双目瞪圆,惊诧不已,最后表示家族会尽力收集,但不会保证。

        将这件事情敲定后,两人走出密室,回到岛上的石亭中,边喝茶,边聊天。

        直到大日将要落下,许昭玄拜别父亲,独自回到山腰小院中。

        而许千仁,除了要处理族务外,最为重要的事,便是将所需要搜集灵物的讯息通知下去。

        对于前三样东西,还附上一句话:必要时,不惜一切代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