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悟性满级:剑阁观剑六十年韩牧野在线阅读 - 188、请前辈出剑(3/3)

188、请前辈出剑(3/3)

        魔道功法。

        西疆魔修不少,各种功法流传。

        在西疆修行者眼中,魔修与剑修和灵气修行者,有着天然的隔阂。

        魔修比其他修行者更冷血。

        据说西疆第一魔道大修尚阳魔宗宗主李慕白,就曾经亲手杀了自己的道侣。

        这也是为何当初姜明见到韩牧野与白素珍做生意时候,会特别提醒。

        西疆魔修,大多不得好下场。

        “我知道你对魔修没什么偏见。”黄老六看向韩牧野,    面上露出一丝笑意。

        “要不然你也不会跟白素珍纠缠不清了。”

        这话让韩牧野原本严肃的面孔化为笑意。

        确实,在他看来,修行本无对错,只看修行者本心是否能正。

        唐迟修的倒是九玄剑门真正的嫡传功法,又如何?

        这一次不是他故意拖延,凤首山防线或许都不会被攻破。

        “还是六哥你看的透。”韩牧野摇摇头,也是伸手剥开一个红薯。

        韩牧野没有在黄老六这多留,    说几句话,就起身离开。

        远处山崖上,李三提着酒葫芦,有一口没一口的灌着。

        韩牧野走上前,掏出自己的那个小葫芦。

        他长长灌一口伤心酒,然后将酒葫芦的口朝下,任这珍贵的酒水散落。

        “我老家有个规矩,把酒洒在地上,那些逝去的人就能喝到。”

        韩牧野说着,拿着酒葫芦往半空中示意一下:“十哥,十九敬你。”

        李三抬头,也是将酒葫芦举起,然后再狠狠的灌一口。

        “陆十这家伙,对我有想法。”

        将酒葫芦里的酒水学着韩牧野的样子洒落,    李三忽然开口。

        “他知道我等的是邓纯罡,所以他不跟我提。”

        “临来之前,他故意借我的酒葫芦,将我的酒全都换成了水。”

        李三目光看向远处,脸上露出嘲弄的笑意:“那个傻子,    以为做点好吃的,    一直守在灵地,我就能对他有心思?”

        “可笑。”

        说完,她站起身,将一个小布包递给韩牧野。

        “这是陆十让我交给你的。”

        “还你丹药的灵石。”

        陆十上次来凤首山,从韩牧野这里借了丹药。

        韩牧野伸手接过布包,这布包里,全是各种灵材,灵石也不少,还有些剑器。

        林林总总的,价值估计有几十万灵石。

        韩牧野紧紧握住布包。

        说实话,他没想过让陆十他们还丹药的灵石。

        他不缺。

        “等这一战结束,我就离开九玄剑门。”

        走出几步的李三顿住脚步,淡淡道:“跟唐二那样的人同在一個宗门,我没兴趣。”

        说完,她提着剑,径直离开。

        韩牧野坐在山崖上,看着远方的妖族驻地,轻叹一口气。

        “呵呵,年纪轻轻,就这般唉声叹气。”

        “要是老夫像你们这年岁,    早直接出手斩了那个唐二。”

        头发蓬乱的涂孙师不知何时立在山石边上,捋一把胡须,鼻子轻嗅一下:“酒不错啊。”

        韩牧野抬手,将那个小葫芦甩过去。

        涂孙师接过葫芦,直接举起,一道晶亮酒液往口中落去。

        “好酒啊!”

        一口入喉,他长笑一声,抱着小葫芦连饮几口,方才爱不释手的把玩起来。

        “喜欢就送你了。”

        韩牧野摆摆手道。

        这酒,他跟陆十他们一起喝的时候,觉得无比畅快。

        现在,李三不想再留在九玄剑门,陆十也陨落了。

        这酒,真的越喝越伤心了。

        涂孙师嘿嘿笑一声,将酒葫芦揣起来,然后道:“小子,往后你会习惯的。”

        “修行,本就是孤独之旅。”

        “三五百年之后,同行者凋零百不存一,你便不会再有今日的心思了。”

        韩牧野点点头。

        他知道涂孙师说的是对的。

        修行者动辄千百年寿命,最终还是会同行者纷纷陨落。

        怪不得那些老祖真的能断情绝性。

        不过是已经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心中有挂念的了。

        “别说,你们九玄剑门后辈中战力强横的不少,可真够狠的,还是那个唐二。”

        “今日之事他要是真成了,整个西疆,有他一席之地。”涂孙师看向韩牧野,面上露出笑意来:“可惜,人算终究比不上天算。”

        说完,涂孙师转头看向远处的山林,那边妖气升腾。

        “小子,后面一战可不容易挨过去。”

        “你别死在这。”

        韩牧野笑一声,抬头看向涂孙师:“前辈伱也是。”

        这话让涂孙师哈哈笑出声,声音传出千丈之外,引来无数目光。

        涂孙师离开,韩牧野盘膝而坐,丹田中一颗颗仙品丹旋转,挥洒灵气。

        他不眠不休来此,又一场大战,确实已经疲惫到极点。

        盘膝调息,他心神收束,浑身剑气收敛,仿佛一座山石。

        ……

        “轰——”

        当韩牧野睁开眼睛时候,已经是朝阳初升。

        远处有轰鸣声传来。

        “昨晚妖族大军已经推到云巢岭一线。”抱着长剑的李三立在山崖,目中有精光与朝阳相辉映。

        “那边是云台道宗方向。”

        “估计云台道宗被围住了。”

        云台道宗,西疆九大派之一。

        驻地在凤首山附近,云台道宗早有准备。

        远处,一道道光幕升起,然后又被漫天的妖气压碎。

        轰鸣声仿佛雷霆。

        “能守住吗?”

        韩牧野深吸一口气,开口问道。

        李三摇摇头道:“守不住。”

        守不住。

        云台道宗不过是九大派之一,挡不住南荒大军的围攻。

        “那,我们就这样看着?”韩牧野双目眯起,沉声开口。

        “那边妖族绝对布置了强者,就等着我们去救援。”李三面色平静,看向韩牧野。

        “我虽然杀起人来很疯狂,但我不傻。”

        这时候谁去救援,谁不成了往网罗里钻的傻子?

        轰鸣声,响成一片。

        谷檔

        那边的云天都被染成青红。

        远隔数百里,云巢岭上数十万修行者,就这么看着。

        韩牧野只觉心中一股难以排解的郁气在凝聚,让他不吐不快。

        他飞身而起,转头看向身后山林。

        “涂孙师前辈,云台道宗被围攻,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

        他声音高亢,传出十里之外。

        下方,无数修行者抬头看他。

        李三看着韩牧野。

        她不明白,韩牧野为何要此时出头。

        今日,无人能救云台道宗。

        “韩牧野,你当你是谁?”一道清冷声音传来,一位身穿青袍的背剑青年飞身静悬半空。

        青袍,长剑,身上剑意冲霄。

        太一剑宗后辈精英,万法无咎孙金石。

        “你九玄剑门不担凤首山失守之责,现在你倒是来问为何干看着云台道宗被围攻。”

        孙金石面上露出冷笑,盯着韩牧野:“有本事你自己去救援云台道宗。”

        听到孙金石的话,下方无数修行者都是摇头。

        凤首山之败,有九玄剑门的原因,更多的还是南荒大妖到来,西疆无力支撑防线,只能退后。

        但孙金石说的也没错,要找个罪魁祸首,自然是九玄剑门。

        韩牧野目光扫过孙金石身上,然后看向他背后背着的长剑,淡淡道:“原来,也是个跟唐二一样的家伙。”

        他的话让孙金石面色一变,“仓啷”一声背后长剑出鞘。

        韩牧野没有搭理他,身形化为流光。

        “涂孙师前辈,晚辈斗胆,邀你往云台道宗走一趟,可敢同行?”

        韩牧野一声长啸,声音震彻数百里!

        邀西疆第一剑修同往云台道宗!

        还问敢不敢同行!

        这一声高呼,让云巢岭上所有修行者瞪大眼睛。

        疯子,还是傻子?

        孙金石瞪着眼睛,咬着牙,手中剑透出十丈锋芒。

        “找死!”

        他抬手,剑光刺向韩牧野。

        涂孙师是西疆第一剑修不假。

        可就算是西疆第一剑修,也不敢同时直面数位南荒大妖。

        韩牧野现在哪是在邀请救援云台道宗,分明是在请涂孙师赴死!

        “滚。”

        就在孙金石剑光刺向韩牧野之时,下方的李三抬手一剑,直接将孙金石的剑光击散。

        “你没胆量去,不代表别人不会去。”

        李三长剑一引,放声高喝:“九玄剑门李夕夕愿往——”

        她身形化为一道青光,随着韩牧野往云台道宗去。

        前方,一道道妖光升起。

        那些是妖族中的地境高手冲上天际,阻拦剑光。

        在远处,有三道将天地遮盖的妖光化为烟柱。

        “涂孙师,你有胆子来吗?”

        声音仿佛雷霆一般,轰鸣炸裂。

        然后,便是长笑。

        西疆第一剑修又如何?

        此时,不也要乖乖缩头?

        整个云巢岭上,西疆修行者个个咬牙。

        但没有人希望涂孙师出手。

        西疆只有四位天境大修。

        涂孙师不出手,还能作为威慑。

        一旦出手,被三位同阶强者围攻,完全看不到一丝胜的希望。

        不管是涂孙师陨落还是重伤,对于西疆来说,都是灭顶危局。

        “师祖,万不可去!”面色苍白的孙金石转头高呼。

        “不可去?”

        虚空之中,涂孙师的声音响起。

        一身青色道袍,头戴紫金束冠,背一柄精光长剑的涂孙师全没有昨日邋遢模样。

        “何处不可去?”

        涂孙师一步千丈,身周仿若雷霆涌动,剑光化为一条条游龙交错。

        “是我西疆云台道宗驻地,我这西疆修士不可去?”

        “还是说,这天下,有我涂孙师去不得之地?”

        涂孙师一字一步,瞬间百里。

        “哈哈,来的好!”

        南荒大妖所化的云柱之中有长笑传来,然后三道云柱撞向涂孙师。

        “小子,你问我敢不敢往,你看看老夫敢不敢。”

        涂孙师长笑,抬手招出背后长剑,剑光一扫,万丈的龙影瞬间飞出。

        韩牧野双目眯起,口中低语:“天龙。”

        烈阳宫镇宫剑术,天龙。

        这一式剑术,韩牧野从剑丸中见过。

        万丈天龙裹挟风雷,径直撞上挡在前方的大妖云柱。

        云柱被撞开,露出其中一位满身鳞甲,头生长角的大汉。

        那大汉手中一柄长斧,朝着天龙斩去。

        另外两道云柱左右两边一起撞向涂孙师。

        涂孙师哈哈大笑,头顶一柄虚幻长剑出现。

        “小子,你们剑阁传承的神魂之剑,与老夫这一剑有何不同?”

        他口中问,头顶长剑轰然斩向左边云柱。

        “轰——”

        这神魂之剑似乎比剑术天龙还要犀利,一剑就斩开云柱,让其中手握木杖的青袍妖族连连败退。

        此时,最右方的妖族云柱已经笼罩到涂孙师的头顶,一位身穿黑色半身甲胄的丈高大汉长笑:“涂孙师,你还有什么手段?”

        涂孙师面色不变,韩牧野身形一动,落在涂孙师身侧。

        “既然是晚辈邀前辈同行,自当全力助前辈出手。”

        韩牧野头顶上,一柄虚幻长剑出现,瞬间与涂孙师那柄神魂之剑相合。

        “轰——”

        两剑相合,炸裂无尽光辉!

        原本还能抵挡的大妖被一剑斩出百里之外,吐血败退。

        这一剑之力,超出之前数倍!

        “我剑阁有一剑,能敌天境百息。”

        “今日这剑在天境强者手中什么模样,我也很好奇。”韩牧野看向涂孙师,轻声道:“请前辈出剑。”

        涂孙师哈哈一笑,转头看一眼右侧想要奔逃的大妖,然后目光投向韩牧野:“小子,你剑术比我好,这一剑,我让你出。”

        随着他话音落下,那柄光辉无尽的虚幻长剑凝实,落在韩牧野头顶,静静高悬。

        韩牧野双目之中,有无限光彩迸发,头顶长剑随他心意轻颤。

        他缓缓看向云柱之中面色凝重的黑甲大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