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捷径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捷径

        巨龙,无论在哪个世界观里,基本都是强大的代名词,而无罪之界中的巨龙自然也不能免俗,他们有着生来强大的力量、蛮不讲理的天赋与悠久漫长的寿命,这些格外被造物主偏爱的存在甚至没有弱点、死角与天敌,除了相对其他种族较为低下的生育率外,这些经常在各种吟游故事中被屠的存在已经无限接近于‘完美生命体’了。

        我们之前也说过,任何一个成年巨龙只要别太怠惰,就能够轻松晋阶到半步史诗的境界,注意,这里说的是境界,事实上如果单看肉体强度与龙息这种基本操作的话,成年巨龙已经有了常规意义上史诗阶的水平了。

        不仅如此,尽管他们与精灵一样是长生种,但成长速度却远远强过前者,某些天赋卓绝(或者特别能吃)的巨龙甚至内在五岁左右就能长到成年大小,而得益于普遍只能被应用于纯血龙族中的血脉传承,他们的心智成长速度也不可谓不快,想想王霸胆吧,那东西理论上才不到一周岁啊……

        诚然,王霸胆因为早早苏醒在蛋壳中可以算是个特例,但其他幼龙就算比不上这家伙也不会差太多,刚破壳就能掌握三四门语言,不到满月就拥有中阶实力的例子比比皆是,总之就是非常逆天。

        除此之外,巨龙们除了有着强大的肉体力量之外,还能够使用‘龙语魔法’这种蛮不讲理的技艺,要知道对于绝大多数智慧生物来说,神秘学都是只有后天钻研才能够有所建树的领域,否则的话,就算天赋再怎么好,元素亲和力再怎么高,如果不主动接触并研究神秘学,也不可能伴随着年龄的成长自动晋阶成法师学徒。

        但巨龙却不在此列,这些无论从哪种角度来看都过于离谱的存在就算啥也不干,在成长到一定年龄后也能够通过本能使用‘龙语魔法’,充其量就是某些善于施法的龙族,比如银龙、湛蓝龙、彩虹龙放的比较麻利,而身体素质更强一些的红龙、黑龙等放得没那么麻利而已。

        而在包括龙族自己在内的无数学者孜孜不倦地研究下,龙语魔法强大易学的秘密也终于在圣历三千年左右被研究了出来,跟元素亲和力、魔力敏感性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毫无关系,学习龙语魔法唯一难以克服的障碍,就是……说龙语。

        想再进一步的话,就是……龙说龙语。

        这一发现当时几乎让世界上所有研究这门技艺的学者直接脑溢血,毕竟大家之所以愿意去钻研这玩意儿,其核心目的就是想要让其他种族的人也有资格修习龙语魔法,结果门槛竟然是特喵的说龙语,入门要求竟然是龙说龙语!

        要知道龙的人体构造跟其他种族可不一样,如果说人类学习精灵语(因为通用语属于基本语种精灵不用特意学)时的难度约等于我们背单词、练发音,那么所有种族学习龙语时的难度就好比……把脑袋插进水里用鳃呼吸。

        有一说一,用鳃呼吸其实并不是问题,问题是没有腮。

        众所周知,一般人是没有腮的。

        当然,这个问题并不是不能解决,尽管成功施法必须要施法者本人正确使用龙语这点是个问题,但很多造诣颇深的神秘学从业者依然可以在刻苦钻研后通过修改声纹等方式达成这一目的。

        然后就是第二个问题了,你得是条龙,至少你得稍微有点儿龙的基因。

        那么问题就来了,大家伙这么辛辛苦苦地研究龙语魔法,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施法者必须使用龙语,而且最好是条龙……

        毫不夸张地说,那些年真有不少德高望重的学者被这一研究结果气死的,其中脑溢血的死法占大多数。

        当然了,这一学说也不是完全没用,毕竟主流种族中还真有并不是龙但多少带有点龙族基因的,那就是半龙人,所以在圣历三千年后到现在,世界上也确实出现过不少能玩明白龙语魔法的半龙人,但作为一个巨龙血脉理论上不会超过五分之一的种族,他们那些龙语魔法依然无法跟正统巨龙相提并论。

        而正是因为以上种种原因,巨龙那全方位无死角的强大才被所有智慧生物所认可,或许比蒙巨兽之类的稀有品种在力量层面也有着同等潜力,但后者的智慧却远远无法跟巨龙与主流种族相比,所以就算再怎么强大,也注定会被打上‘魔兽’的标签。

        那么问题来了,巨龙会去学习那些主流种族的主流技艺吗?

        答案是暧昧的,如果说是‘音乐’、‘艺术’、‘文学’、‘哲理’等方面,那么确实有很多巨龙沉浸其中,甚至就连特意跑去山里找矮人学雕金的也不在少数。

        但是,历史上却鲜少有巨龙会跟其它种族学习任何……没错,就是‘任何’与战斗有关的知识,什么盗贼游侠狂战士、法师术士召唤师,在巨龙们的眼中根本就没有这一概念。

        我们经常会听到什么地精盗贼、兽人战士、熊猫人武僧、食人魔术士等说法,但却从未听说过‘巨龙贤者’、‘巨龙法师’、‘巨龙游侠’这种词汇,因为巨龙就是巨龙,巨龙本身就足以代表其战斗定位了。

        这一点甚至在排行榜中都有体现,大家应该也记得,科尔多瓦是代行者、谷小乐是阴阳师、双叶是驭法者、沐雪剑是剑痴,这些都非常清晰明了。

        但语宸的好姐妹南宫娜,也就是游戏中的克里斯蒂娜·尤克,本应该写有职业的地方却是她的种族——龙。

        并不是说巨龙有多高傲,实在是因为它们真没必要去练那些常规职业。

        举个并不恰当的例子,作为一个人,你会在跟蚂蚁混熟了之后选择成为‘兵蚁’还是‘工蚁’呢?不出意外的话,我觉得你应该还想继续当个人。

        当然,巨龙跟主流种族的差距并不会像人和蚂蚁那么大,尤其是在传说阶之后,双方在实力层面的差距基本就剩不下什么了,但还是那句话,但凡没有什么大病,巨龙是不会学习其他种族那些技艺的,因为真的没必要。

        但是…….

        但是!!!

        王霸胆他做到了!就在鲁维和胧的眼皮子地下,这货成功地使用了盗贼职业系的技能【消失】,然后就……特么的顺势进入了【潜行】状态!

        说真的,饶是这两位见多识广的天柱山高级干部,看到这一幕后也稍微懵了那么几秒,因为他们都知道王霸胆虽然看上去是个亚种,但实际上却是个根红苗正的黄金龙裔,比起他的母亲,末代龙王的强大基因在他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占比甚至高达百分之九十九。

        剩下那百分之一是其爬行纲龟鳖目的外形。

        换句话说,抛开形象方面不谈,王霸胆在潜力方面跟正常龙族没有任何区别,而事实也是如此,不满一周岁的他现在已经有了高阶巅峰水准,就算是跟自己的同族横向比较也属于佼佼者了。

        然后……这个佼佼者就潜行了,完全没有半点矜持地潜行了!

        “王霸胆是一条非常怠惰的龙。”

        菲米格尔一边努力说服自己那是条‘龙’而不是别的什么玩意儿,一边面色僵硬地解释道:“我原以为他需要的是指导,结果后来才发现龙王陛下已经将无数有用……以及没用的知识通过‘血脉传承’的方式传授给了他,也就是说,他并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变强,只是单纯的懒,只愿意通过效率最低的方式被默往上硬拉境界,时刻享受事倍功半的晒太阳式修炼法。”

        鲁维咂了咂嘴,憋了半天都没憋出一句话来,最后才嘟囔着低声重复了一句:“果然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所以呢,你是怎么做的?”

        胧则是在消化完这句话后露出了微笑,饶有兴致地问道:“我真的很好奇,究竟是在一种怎样的情况,才能这样一条天赋卓绝的黄金龙种学会潜行。”

        菲米格尔轻咳了一声,言简意赅地说道:“基本就是……把它扔到一些人迹罕至、魔兽丛生的地方。”

        “然后呢?”

        “没然后了。”

        “……说实话,菲米,你这个训练方式是不是多少掺杂了点私人恩怨?”

        “……是我太不成熟了。”

        “嗯。”

        ……

        与此同时,就在鲁维和胧槽多无口,贾德卡等人满脸懵圈的时候,季晓鸽已经拎着她那把迦忒琳与二斤海带丝振翅飞起,凭借种族特性带来的强大视力盘旋着展开搜索。

        就在刚刚,墨檀通过好友消息告诉她,王霸胆并没有通过空间转移之类的方式跑路,这会儿多半依然停留在这片区域,只是其气息遮蔽的效果有点太好了,就连血契连接都无法锁定其具体位置。

        于是后者便决定飞到天上用海带丝进行无差别范围攻击,佐以迦忒琳的无差别扫射,试图逼出王霸胆的身形。

        然而截止到季晓鸽上天为止王霸胆已经消失了超过一分钟,现在高概率已经找到了适合藏身的角度,根据他那极端猥琐的本性分析,被季晓鸽硬扫出来的的概率其实不高,毕竟盗贼职业系最重要的素质之一就是猥琐,尽管王霸胆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盗贼,但他在猥琐方面却有着传说阶的水准……

        果不其然,尽管季晓鸽展开了无规律的空对地攻势,但却并未扫出任何异状,而当她换了个护目镜试图通过热源来锁定对方的位置时,竟然发现以墨檀为中心的很大一片范围都非常均匀地变成了红色,其主要成分是与刚刚那个护盾相仿的能量以及少量带有氨味的液体残留,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龟尿。

        “这该死的东西!”

        从墨檀的消息中得知了那些非能量温热残留应该是王霸胆随地小便的杰作后,季晓鸽顿时愤怒地将迦忒琳切换成榴蛋发射模式,开始用一些声光效果大于实质杀伤力的蛋种进行大范围狂轰滥炸,试图像很多故事中那样通过烟尘走向等方式发现王霸胆。

        只可惜盗贼职业系的【潜行】并不只是单纯地隐匿身形而已,所以这种方式的效果其实并不好,甚至还能对不知道躲在哪里的王霸胆起到掩护作用。

        但墨檀这会儿却并未指出季晓鸽的操作失误,并非因为他不着急把那王八揪出来绳之以法,而是他这会儿正在用意识跟脑海中那个声音交流,听后者的意思,似乎是有意让他走个捷径……

        ‘您能找到他?’

        【别用敬语,听起来怪费劲的!】

        ‘好的好的,还请赐教。’

        【如果是当年的我,自然能找到那个小乌龟,但现在我就一孤魂野鬼,虽然能通过你我之间的联系感知外界,但鉴于你的实力太弱,肯定是做不到的。】

        ‘所以说,你果然就是晓里面的……’

        【我只是寄宿在自己的斧子里而已,这事要细说可就长了,你还想不想找到那只小乌龟?】

        ‘想!’

        【好,那你就先别用老子的斧头了,把那柄破匕首掏出来吧。】

        ‘匕首?你的意思是,长恨刺?’

        【好像是叫这个吧,对,用那玩意儿就行了。】

        ‘也就是说,我把【晓】转换成长恨匕状态的话,你就可以……’

        【不不不,我都说了我做不到,但我做不到不代表别人做不到,懂了不?】

        ‘果然,这把【晓】里面并不只有你一个意识存在。’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总而言之,如果你想抓到那个王八,就别磨磨蹭蹭的赶紧用那柄破匕首吧。】

        ‘那……’

        【先按我说的做,还想再问什么的话,教训完儿子先别下山。】

        ‘好,虽然那王八不是我儿子。’

        墨檀有些兴奋地轻笑了一声,随即目光一凝,两柄战斧中的左手斧瞬间消失不见,而右手斧则在一阵扭曲中飞快地变成了一柄平平无奇,看上去灰扑扑的匕首。

        然后,一个有些怯懦的稚嫩童音便取代了刚刚掉线的破锣嗓子——

        【你……你好……】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