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开局北美1400年:正在建国在线阅读 - 【185】有手就行

【185】有手就行

        【虚空之眼】意识降临。

        见雪女已然转身归返,周黎安也睁开了眼。

        “回来了?”

        雪女一阵心累的样子,“主人,法则修士向学之心,多有懈怠,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令人失望。”

        摆烂嘛,实属人之常情。

        均衡文教体系发展至今,殊为不易。

        自学真没那么简单。

        小花一品大圆满纯靠天赋,其余人等天赋不足,便要吃苦功才有所得了。

        不过当这第一批法则先驱定立,文教体系培养就趋于成熟。

        周黎安以【虚空之眼】注视,也是为将方才一幕幕,记录拍摄下来。

        这可都是神国历史。

        几十年、上百年后再看,法则大圆满早已多如狗。

        如跳鱼这些人,想必都会唏嘘感慨,缅怀青春。

        而他们的徒子徒孙也会揶揄偷笑。

        吾师法则大圣者……

        那年十八,大圆满未成,跪拜如喽啰。

        均衡没有朋友圈,吾主均衡当然要赐下恩典,为他们保留这些黑历史啦。

        随着【学术中心】晋升,未来“一品大圆满”能否踏入圣殿山,都要看他在“法则之海”的表现,才能被“各研究小组”选拔为实习生。

        那时候大概也不叫研究小组了,而是研究院。

        “你对牛屎可有信心?”周黎安问。

        雪女想了想道:“他不是鲁莽之人,既祈求考核降临,便有突破的把握。”

        “只是他也不知,吾主又开‘品级’。”

        周黎安笑道:“论及‘大地法则’,神国上下,无人能与之睥睨,小花是靠记忆力,牛屎是有理解在其中的,毕竟征伐数年,且你可还记得他幼年所立下宏愿?”

        雪女感受到主人喜悦,也跟着露出对牛屎的欣慰笑容,陷入回忆,“那好像是主人第一次带他乘坐飞行圣器,探寻海岸米沃克人的领地,在海边沙滩降落。”

        “他说要为均衡开盛世,征伐四海。”

        周黎安颔首:“他心中有愿景,就会努力去做,法则奥义修行,也需凭喜恶见未来成就。”

        “大地法则他应是满分,加之军事法则的额外40分,100分已经到手。”

        雪女立即算起账来,“那就还差400分,可入一品?”

        “五大法则平均分只需达到80即可!

        ”

        她平日里情绪不表,不代表心中不对家人牵挂,牛屎若有成就,她比谁都高兴。

        “就看最终结果了!”

        ……

        监禁所外。

        圣殿山修士已开始计分。

        语文法则多是默写,并无后世常见阅读理解,所考验的是对《均衡圣典》的熟悉度。

        又添入均衡神国13年历程点滴,融入历史题。

        如今法则修士都为亲历者,仅凭记忆都能做答。

        然而,当众人看到,最后还有问策题……

        顿时变色!

        对“供销社制度”的思考,对“东部大开发”以及时下热点“盐路之事”的建议。

        “首席境界考核时,并没有这些问题!”

        “我本以为‘语文法则’最好吃分,但这道问策体就占了整整20大分!”

        场间不乏有几日前,在神殿见证吾主赐下考验的人。

        自结果看,是圆满落幕。

        周若男语出惊人,得吾主赞许恩赐。

        然而,真要以他们的本领作答,已有鲜明首席的弟子、书记官抛砖在前,细碎一地。

        就那样的回答,恐怕一分都别想拿。

        而小花依旧在场。

        一眼扫过牛屎的问策回答,就知问题不大。

        于大半年前,三人就在监禁所多次讨论过“供销社”制度,引申未来经济问题。

        牛屎便侃侃而谈,将三人论点之精华,稀疏道出。

        东部大开发,亦是同理。

        三人不止一次展开过讨论与假想。

        场间有人负责朗读问策答桉,待得话音不断吐露,无数人或震惊叹服,或不明觉厉。

        牛屎为众人之师的形象,又一次巩固壮大。

        到最后一问。

        盐路。

        “周良臣答,吾见新闻报详情,已知吾主旨意;然,暂放盐路对我神国未来发展不谈,若东部大开发,数百万人迁徙后,神国所需食盐不足,可先于10号大区(德克萨斯)东部进行盐矿开采造物……”

        他列举出诸多可造物食盐的盐湖、矿产地。

        这可都是均衡铁骑大军征伐时,他沿途所见所得的积累,是旁人不能及的本领。

        “地下盐矿开采虽艰难,消耗劳力,却可备不时之需,而均衡所计划修成盐路,其意义并不完全在于大盐湖的食盐造物,更是为各类矿物、能源,可以被送达均衡各城,推动工业发展。”

        “此外,也是为神国今后的交通道路奠基。”

        众人听后,瞠目结舌。

        “吾主有言,条条大道通均衡,法则大道可相辅相成,吾师牛屎便做到了,他精通大地法则,而思维广阔,目光之长远,不是我等能睥睨。”

        最后计分,96分。

        令全场振奋。

        随后,又是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的判分。

        法则修士尚且未掌握奥义,但有吾主所赐标准答桉参照,判取结果很快出炉——

        “数学88分,物理70,化学71,生物91分。”

        “五大法则总分416!”

        “仅仅比首席差51分!”

        方才因巫之震怒而恐惧的跳鱼,如今已回复神采。

        他知晓老师最擅长什么。

        数学、生物与大地法则。

        前二者已有结果。

        大地法则绝对不差。

        而且……

        “就算吾师牛屎,大地法则有疏忽,加之军事法则40分额外分,也可轻易踏入‘一品大圆满’!”

        这话一出。

        全场又一次震动。

        他们原以为牛屎二品无虞,却没想竟也是与首席一般,达到一品大圆满!

        虽说有军事法则额外加分,但所有人都不会因此而看清。

        为均衡出征被人人是为荣耀。

        额外分并非取巧而得,反而是一种实力的证明。

        “大地法则结果出来了!”

        “60分全满,无一错漏!

        ”

        “416+60+40,总分516,超越一品大圆满整整16分!

        ”

        “吾主在上!”

        “赞美您,赞美均衡!”

        无数人情不自禁发出赞颂,明明是牛屎得突破,可他们的反应竟比当事人还要振奋。

        监禁所内。

        牛屎叹息,“果然,我与小花还有差距!她军事法则因‘定位法’只加20分,而我得40,便是五大法则总分,也比她差了51分!”

        一旁周卫国脸皮抽搐。

        他结果未出,哪里受得了牛屎这样的刺激,深吸一口气,保持沉默。

        而那场外欢呼不止,完全不与他的悲喜相通。

        他再难隐忍,走到门边小窗大喊,“吾主令你等为我二人判分!为何不继续进行了?”

        呼喊声令院外一静。

        人们通过小窗看着那颇为陌生的脸,便知是谁了。

        得大圆满的品级难度,众人如今就算不看好他,也不会出言嘲讽,只对他勇气肃然起敬。

        小花深吸一口气,拿起周卫国的卷子,“我亲自为你判分吧!”

        曾经的邻居对视一眼,已有默契。

        小花对他也有担忧。

        若不得突破,便是湮灭的罪罚。

        虽平日里对他多有怨怼,但这也正是彼此间朋友相处的方式。

        偏偏,周卫国竟在眼角闪过一丝得意的笑意。

        他丢下一句令所有人愕然的话,便离开了窗口——

        “诸位,待吾出关,吾将在各城均衡学院展开“巡讲”,若想聆听吾之教诲者,要提早做好行程安排,以免错过机遇!”

        “毕竟,吾事务繁忙,吾主或有其他安排任用!”

        “……”

        场间鸦雀无声。

        聆听他的教诲?

        就算他有信心突破,也不用这么狂妄吧?

        而且,吾主另有任用?难道他自觉能突破一品?

        “狂妄!”

        “便让我等看看你能踏入几品吧!”

        院落内。

        周卫国大摇大摆回返,坐于屋檐下门廊楼梯,对隔壁的迪迪玛尔与罪王道,“待吾与牛屎离去,我二人所种植蔬果,就赠予你二人了!”

        “语文法则你等已有低阶上品水平,若勤加苦学,突破中阶指日可待!”

        迪迪玛尔与罪王乖巧点头。

        因一齐参与考核,牛屎周卫国二人被安排到一个院落,方便外面人通过小窗监考。

        牛屎来到他身旁道,“你就这么有信心?”

        周卫国笑了笑,“即便没有‘艺术法则’加持,吾也有突破400分的把握,既然又有艺术法则,我还惧怕什么呢?”

        “你看好吧!”

        院外,众人被勾起火气,明显是不服的。

        小花迅速判分。

        轮到问策题,便莞尔一笑。

        周卫国那家伙直接将她曾经所说的话,一字不差的默写下来。

        无论是对供销社,还是对东部大开发的想法,全盘照搬。

        不过这也没什么问题,他既能背诵默写下来,就算是属于他自己的知识,不存在什么抄袭,而是小花为师,他为弟子。

        众人见后,对其论点目瞪口呆。

        即便有叹服之意,也因方才愤满而隐忍。

        对盐路的建议就趋于平常了。

        与牛屎的建议不谋而合。

        “这周卫国为何与吾师牛屎所答差不多呢?”

        听有人生出质疑。

        小花立即扼杀于摇篮,“吾不得追随服侍吾主身旁时,周卫国已是执掌‘光影圣器’的存在,他乘坐均衡圣器,登临天空领域,自然对大地法则了如指掌!”

        如此一言,换来的便是沉默,以及羡慕嫉妒。

        登临天空领域,乘坐均衡圣器。

        这是多大的恩宠啊。

        神国上下有过如此殊荣者,屈指可数。

        众人只是想,或许我们都看轻了周卫国?

        然而,这就是幕后工作者的无奈。

        均衡电影都出自周卫国之手,可周卫国却是那执掌镜头,在画面之外的人,因此不被人所熟知。

        否则仅凭他追随服侍吾主的时长,就足够令诸人生出敬意,莫敢不尊。

        “语文法则,86分。”

        “数学……69!”

        第一个跌破70的分数出现了。

        而这还没完。

        “物理法则,66分。”

        “化学62,生物67分。”

        众人一经核算,得出答桉,“五大法则总分,350分!

        ”

        “若‘大地法则’能得50分,他便可达到三品大圆满!

        ”

        “而首席有言,周卫国对大地法则掌握,比之首席、牛屎,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无数法则修士因此而沉默。

        这种感受很微妙。

        大概是……

        首席、牛屎突破,是为实至名归,它们法则境界众人皆知,有目共睹,理应如此。

        而这名不见经传的周卫国凭什么啊?

        哦,他也不是名不见经传。

        他可是被载入《均衡圣典》中,得赐名者。

        但心里还是有落差,此为嫉妒的人性。

        小花翻开大地法则,开始判卷,最后结果毫不意外——

        “大地法则,满分60!”

        “总分410分!达三品大圆满!”

        呼——

        唏嘘声不止,场面异常诡异。

        院落内,周卫国听得声音,终于起身,来到小窗处喊道:“继续翻,后面还有一张答卷!”

        “410分怎能算吾的最终得分呢?”

        “三品大圆满?那不是有手就行?”

        “吾即便天赋不佳,也应是二品!”

        嚣张的话语,令群情激愤。

        “三品大圆满你还不知足?”

        “二品?难道他也有军事法则加分不成?”

        无数目光偏移。

        压力来到周卫国弟子身上。

        “吾,吾师未征召,得入均衡铁骑!”

        可就在这时。

        小花已想到了什么。

        额外分不止军事法则,还有艺术法则,皆为40分加成。

        而且,这半年来周卫国时常向她讨要吾主所赐洁白纸张。

        难道说……

        她勐地翻开新的一页,只在目光解除的瞬间,惊呼起来——

        “吾主在上!”

        “这,这是什么?”

        随她一声呼喊,所有人回过神来,注视而去。

        只见一张纸上以简单黑白为色调,不见色彩,可偏偏阴影与留白结合,竟然令那纸上画面仿佛将要冲破纸张!

        黑白铅影,组成了一副均衡铁骑大军奔腾的场景。

        人人着甲,显现深深威严。

        便是那身下战马,也绽放冷厉的目光。

        有人认出了这幅画面——

        “这,这是在9号大城!我马氏族人的族地!”

        “那时我还年幼,随父母负责养马事宜,不得朝圣均衡而来……”

        “我便亲眼目睹,大族长爬山率领万军而至,驾驭铁骑作训的场面!”

        “正与这纸张上的画作一模一样!”

        有人抓住重点,“画,此为壁画?”

        “不,壁画粗糙,不见具体,而此画作中的一切仿佛活了过来,又如被封印在纸张!”

        “难道,这便是吾主所赐‘光影圣器’的力量?”

        小花道:“吾等得监禁的罪罚,圣器早已被吾主收回,周卫国怎可能有圣器?”

        她大步来到院门前,高呼:“周卫国,你自己来解释吧,莫要再语出狂妄,你需知吾主教诲,骄傲使人落后!”

        周卫国听到门外惊呼不止,终于装了。

        来到小窗处,哈哈大笑——

        “便如诸位所见!”

        “吾,周卫国,已得艺术法则之道,大成!

        ”

        “此画作可呈于吾主,由吾主真神降下旨意,是否可为我争取得40额外分!”

        然而,也就在话落时,一道低矮身影亦迅速跑来,正是那周若男:

        “吾主均衡有旨——”

        “周卫国得艺术法则之真谛,可为考核分数加40额外分!”

        “计,总分450分,入二品大圆满!

        ”

        “周良臣、周卫国,罪罚考验圆满,得自由身;今夜归返家中,与亲族团聚!”

        “于明日,拜见真神,得她荣耀的赐福恩赏!”

        吾主均衡注视世间。

        众人尚未搞清楚状况,吾主竟然已有旨意传来。

        至此一刻,再无人敢看清那周卫国。

        而是为他与牛屎一同道贺,发出赞颂——

        “赞美吾主,赞美均衡!”

        “均衡存乎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