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时空遨游者易,杀给诸神看!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时空遨游者易,杀给诸神看!

        战天山上,明光竹轻轻摇曳,洒落下晶莹的光雨。

        残破的天宫没有阴冷的气息,一蓬光明火,像是永恒的火种,在这片残垣断壁间燃烧,照亮七大人神子嗣的脸。

        “大哥,自己人啊!”

        最先忍不住的是姬镇狱,他瞪大了眼睛,用不可置信地目光看向苏乞年,那眼神分明在说,大哥,我们过命的交情啊!你连我都不信了吗。

        玄无界五人也摇摇头,拒绝离开现场。都是诸神子嗣角斗场上的强者,心思何等敏锐,这分明只是不想他们七个知道,而此前,连战神图录这样的新法都拿出来了,他们不信苏乞年会为了一个周知的战名而刻意驱逐他们,或许……

        “大哥,你的战名到底是什么?”姬镇狱心念纯粹,但并不傻,很快回过神来。

        苏乞年轻吸一口气,身为人神子嗣的气质呢?傲骨呢?

        再看天磨、震元两位至高神主,脸色也渐渐变得有些古怪,不会是立下了什么犯忌讳的战名吧?

        这种情况,在天庭还不多见,因为天庭众部,在对于各家子弟凝聚战名时,都会敦敦告诫,将各种忌讳一一列举,尤其避讳的,是诸位至高神主的名讳,至于九大人神,世人皆知,没人会犯浑。

        更多乱象的,是中天界众多的人族世家、国度里,一些野路子的人族修行者,往往天大地大我最大,桀骜不驯,凝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战名,不仅削弱己身气运,也引发各种纷争,劫数不断,无尽岁月里,没少给天庭惹麻烦。

        这一下,清绝孤傲如归舟月,那如光阴流水般清亮的眸子,也不禁落在苏乞年身上,罕有的好奇,这下界走上来的同辈强者,新晋年轻神话,气质看上去沉稳而从容,原来当年也曾有桀骜不羁的时候。

        既然已经避无可避,苏乞年没有多说什么,眉心处琉璃战辉流淌,两个古朴的篆字浮盈而出的一瞬间,整个战天山上空雷霆闪耀,神电如龙,比山岭还要粗大,并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归舟月呆住了,清亮的眸子里,那流淌的光阴河水像是被冻结了,不用说姬镇狱六人,鸡皮疙瘩瞬间起了一身,从头到脚都在轻颤,战魂都像是在过电,他们实在没有想到,会在当今天界,当下的天庭看到这样的战名,这实在是比神话还要离谱,比时空长河逆流还要梦幻……

        天磨与震元两位至高神主缓缓起身,强如两位神榜上也堪称霸主的存在,此时也不禁生出了一种立即下山的冲动。

        无上战名,战名诛神!

        这到底是有多忤逆,才能够凝聚出这种战名,能够活到今天,踏入天界,比其跻身神话领域还要神话,两位至高神主很想剖开苏乞年的脑袋,看看当年的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算是中天界那无数桀骜不驯的野修,也知道神明不可轻侮,再离谱的战名,也不敢涉及诸神,这位倒好,直接就要诛神。

        “你这简直是……”天磨老人气得眉毛都在抖,倏尔一怔,看向苏乞年,道,“当年伱应该不知道,人族还有天庭,天界还有新神,天庭内,还有九大人神和老神王吧。”

        琉璃战名一闪而逝,苏乞年颇有些尴尬地点点头,当年的确是针对诸多伪神与隐匿在无尽岁月中,谋划各种杀劫与纷争的诸神血脉,却没想到而今入了天界,他人族亦有成神者,但战名不可更迭,虽然感到尴尬,但苏乞年秉承心意,并不后悔。

        震元神主感叹一声:“也就是当年古神尚未复苏,下界的诸神国度未现,否则你未必躲得过重重神劫,诛神者不是这么好当的,不过我当年觐见老神王时,曾经听他老人家提过,锁天一脉,曾有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只是战名有些逆天,现在看来,或许也是为诸神所忌的根源之一。”

        听到这里,苏乞年与大师兄洛生相视一眼,都默契地保持了缄默,反正两界裂缝已经贯通,日后随着星空诸族强者上界的越来越多,有些东西他们自然会知晓,一个诛神已经让他们吃不消了,要是再来一个不中听的,苏乞年怕他们当场下山。

        不过,下界的诸神国度,对他们这一脉有所了解,苏乞年并不感到意外,毕竟无尽岁月里,陆陆续续曾有一些诸神血脉挣脱了黄昏天碑的束缚,但两界自远古诸神黄昏后,随着不周山天柱被截断,绝地天通,那位老神王,是如何知晓他们这一脉的,难道天界与浩瀚星空,除了不周山天柱与冤魂海禁途之外,还有第三条未知的通路?

        要真是如此,诸天也不会被截断,各自衍化出不同的生命进化之路。

        对于苏乞年的疑惑,震元神主也说不清,但他记得,第一次听老神王提起,应该在四个纪元之前,那时他刚刚跻身至高领域,因为积淀太过深厚,九九重劫惊世骇俗,从而得到了老神王的召见,指点他修行路上一些缺漏,也谈及了一些秘辛与旧闻。

        四个纪元之前!

        这一次,轮到苏乞年霍地起身,大师兄洛生也露出沉凝之色,因为在浩瀚星空,众所周知,锁天一脉崛起于近古末年那段消失的岁月,师父易也是在近古与星空两个年代更迭的大世里,被诸族列为禁忌。

        虽说活过了三次纪元更迭,从近古末年一直到浩瀚星空第三纪元,但怎么算,师父易的年岁,应该在两个纪元多,至多不到三个纪元。

        但震元神主却说,在四个纪元前,听老神王提起过锁天之名,难道是最初那门在人族流传,却常常断绝的兵法锁天拳?

        这个念头甫一生出,就被苏乞年否决了,因为这些秘辛,这些年来,他与大师兄洛生几人也曾经探讨过,虽然师父易不愿多言,但也可以知道,即便上溯至那位在近古曾经名震诸族的封神大帝,凝聚的战名封神,也没有他这诛神来得大逆不道。

        而诸神国度那些诸神血脉,提到的也从来都是诛天者,对于那位封神大帝并不关注。

        在不符合的岁月里,出现在了后世的人族神王口中,这不得不令人怀疑,苏乞年想到了当年的时空路,以他现在的道行,已经可以洞悉,是师父易以一己之力截断了诸皇伟力,将他送回了后世地球之上。

        那么,在过往的岁月里,师父易是否曾经遨游时空,进入过天界,并非是没有这种可能。

        震元神主显然也察觉到了什么,他仔细回忆,蹙眉道:“老神王当初也没有多言,但曾经提及重归远古这四个字,亦说时空无量,难以揣度,若是能够执掌时空之心就好了。”

        苏乞年心神一凛,虽然老神王没有明言,但从这只言片语中,但他有理由怀疑,当年师父曾经遨游时空,或许来到的,不是几个纪元之前的后世天界,而是远古诸神黄昏之前的古天界。如此一来,就可以理解,为何连神王也认为,有这样逆天的人族战名存在。

        这个念头一生,就在苏乞年的心中生根发芽,瞬息之间,他想到了很多,远古天界,诸神之光最为璀璨夺目的年代,也是人族天帝在世的年代,师父易在那场席卷诸天的诸神黄昏中,是否也曾惊鸿一现。

        因为初代佛祖曾经提及,那祸乱之源,也是诸神黄昏的根源之一,当初掀翻血族始祖湖,断裂的诛天枪就曾经追着湖底镇压的诡异祸乱而去,看上去很像是旧识。

        这一切都只是苏乞年的念头转动,他很快收敛心绪,这诸多疑惑,或许只有天柱上,紫微宫内的老神王能够解惑一二,不过现在的他,还没有做好觐见一位诸神之王的准备,神话天劫要来了,成帝也快要压不住了,玄黄与星空道心几乎时刻在共鸣,斩断与未来身的最后一缕羁绊,已经箭在弦上。

        接下来,    震元神主话锋一转,落到了退去的诸族身上,没有人再提人族战名,就连最跳脱的姬镇狱,也被天磨神主以眼神呵止,但归舟月几人再看向苏乞年二人的目光,更多了几分郑重,虽然来自下界,但这两位南天门外一战,已足以令诸神侧目,遑论他们出身的锁天一脉,更是连老神王也感叹的存在。

        “一场声势浩大的试探。”

        这是震元神主对于此番诸族威压南天门外的盖棺定论,目的只有两个,看一看天碑之力与天龙血脉。

        谁都知道,向天庭要人不可能,仅凭一群至高神主,即便是神榜前十,也撼动不了神明的辉光,裹挟滚滚大势,更多只是为了壮胆。

        “诸神不愿触怒天庭,但也不会容许一位执掌天碑之力的神祗出现在天界。”天磨神主沉声道,“这只是神劫的开端。”

        苏乞年颔首,他同样看得清,所以南天门外一战,没有半点留手,击毙一群诸神子嗣,就是他对于这场闹剧的回应,杀给诸神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