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历史军事 - 抄家后,我诗仙的身份曝光了在线阅读 - 第336章 请赐教!

第336章 请赐教!

        “二少爷,这厮武人出身,确实有点实力,咱们暂避锋芒,交给卞头领吧!”黄蜂刺劝说蔡金虎。

        蔡金虎退开几步,对正在与杜蘅交锋的一个大汉说道:“卞头领,此处交给你了,务必给我拿下这厮!”

        “二少爷,你放心吧,呵呵,卞某纵横江湖二十年,不知多少冤魂死于我这一双铁手上,不过你既然吩咐只要活的不要死的,那卞某饶他一条小命,打他一个半死……啊!”话没说完,卞头领身形一个倒翻,重重跌在地上。

        黄蜂刺大惊失色,拽着蔡金虎急忙冲出暖房,同时招呼其他的手下:“拦着他,一起上!”

        暖房之中,十几个武人,一起扑向了杜蘅。

        杜蘅游刃有余,顷刻之间,放倒了两个人。

        卞头领再次从地上一跃而起,一双铁手虎虎生威,再次奔向杜蘅面庞。

        杜蘅侧身一让,反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咔嚓!

        卞头领手腕脱臼。

        杜蘅纵身一起,一脚踹在他的胸口,把人直接踹出了门外。

        其余的手下见状,惊恐的看着杜蘅。

        “滚开!”

        杜蘅一脚又将挡路的蔡家招揽的江湖人士踹飞,堂而皇之的朝着门外走去。

        此刻,黄蜂刺又带了一帮家奴过来,手中都是直刀。

        “杀!”

        “把这厮乱刀砍……”他本想说乱刀砍死,但想到要从杜蘅口中套出秘方,当即改口,“挑断他的手筋脚筋!”

        家奴人数众多,四五十人,直刀迎着冬日的暖阳,透出的刀光却冷冽人心。

        不过他们的修为相比刚才的江湖人士,似乎有所欠缺,杜蘅迅速夺下了一柄直刀,一蓬鲜血飞溅出来,一个家奴倒在了血泊中。

        举刀乱杀,家奴不能靠近。

        “蔡金虎,我是正五品上的定远将军,你知道残杀朝廷命官,是什么罪责吗?”

        “哈哈,杜公子说笑了,我只是想留你在寒舍做客,可没想要杀你啊。”蔡金虎躲在人群之后,笑盈盈的道。

        “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蔡金虎笑道:“杜公子将门虎子,武力超群,我这些家奴不知好歹,想要跟你试试,请你不吝赐教!”

        “好啊,既然想要赐教,我多找几个人陪你们练练。”

        “什么意思?”

        蔡金虎微微一愣,一时没有明白。

        忽然就见秦淮别院四面的屋顶,出现了不少黑影,手里也都是直刀。

        刚才秦淮别院的武力,全部针对杜蘅,所以许安带着一帮花奴,悄无声息的潜了进来,也没人发现。

        “兄弟们,既然蔡二公子有命,要跟你们讨教讨教,咱们也不能驳了蔡二公子的面,下去陪他们练练吧!”

        许安一声令下,黑影从屋顶飞落下来。

        双方人马一时厮杀一起。

        蔡金虎脸色骤然一变:“杜蘅,你好大的胆子,既然带了这么多人闯入我蔡家的别院!”

        “是你蔡家的别院,还是你蔡金虎的别院?”

        “有何区别?”

        “蔡家的家主是蔡太师,蔡家的别院就是蔡太师的别院,自然与你的别院有着很大的区别。何况,今天是你邀请我来的,我多带几个人过来,有何不可?”

        杜蘅笑了笑,说道:“何况,刚才是你说要跟我讨教讨教的,是你开的头,现在不会玩不起吧?”

        “我会玩不起?”

        蔡金虎轻蔑的看向杜蘅:“你以为我只有这么一点实力?既然你要玩,那我陪你玩到底,呵呵,杜蘅,我这个人一向热情好客,既然请你过来,那你就别走了,留下来多陪我几天,我不信到时你仍旧不肯交出秘方!”

        话音一落,一道身影便从蔡金虎的身后掠了出来。

        竟是一名容貌庄严的女子,一袭白衣,很像观音菩萨的打扮。

        只见她慢条斯理的在手指上,套上了尖锐的手甲指钩。

        “铁指莲花,她是血观音!”许安大吃一惊。

        杜蘅愣住了,这尼玛就是铁指莲花?

        没有见到之前,他还以为是多么牛逼的功法,结果只是在手指上装上了手甲指钩。

        其实可以理解成为是一双铁手套,只不过指甲比较尖锐而已。

        可能在这个时代,这种工艺也不简单,所以才造就了血观音的牛逼。

        竟然名列江湖十大顶尖高手之一。

        血观音套上手甲指钩,眼神渐渐生起了寒意,忽的纵身扑入人群,一手握住了一名花奴砍来的直刀。

        另一只手,猛地插入花奴的心口。

        “杜兄,你记得安不归的死状吗?”许安来到杜蘅身边,语音略微颤抖。

        当日安不归等人,可能查到了蔡金虎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结果死于血观音之手,除了安不归之外,其他的花奴,几乎只是一招之下,死在血观音手里。

        血观音本身修为就很不错,加上铁指莲花的加持,一双手几乎可以直接抗衡任何兵器,但比其他兵器更为灵活,因为她的兵器就是一双坚不可摧的手。

        手上能做的动作,手甲都能做的出来,这是其他兵器并不具备的功能。

        两个花奴挥动直刀,猛地扑向血观音。

        血观音一只手扼住了一个花奴的咽喉,待花奴的刀尚未刺出之时,血观音迅速往后一撤,两个花奴不约而同的倒地。

        他们的脖子已经出现了几个血窟窿,像是颈动脉被铁指刺破了。

        血观音一袭白衣,渐渐被鲜血给染红了,她疯狂的就像一台机器,无坚不摧的双手,烈日下猛烈的厮杀。

        许安提起一把直刀,快速的冲了上去。

        血观音灵活的避开了一刀,右爪落在他的背上,顿时留下三道血淋淋的痕迹。

        许安似乎有些惊恐,急忙变换了身形,以防血观音从他背后再下黑手。

        杜蘅也担心这一点,脚下踢起地面一把直刀,破空射向血观音。

        血观音猛地一个回头,直接用手抓住了直刀,直刀在他掌中擦出了一小串的火星,接着她就将直刀一甩,射向了杜蘅。

        杜蘅一把接住直刀,飞一般的冲了过去,快到血观音面前之时,一跃而起。

        一刀凌空劈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