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夫滚远点,小心我动胎气在线阅读 - 第441章 还有……你

第441章 还有……你

        黎霆升眉头紧锁:“确实,你说的,和我听到的顾知珩的作风截然不同。”

        苏堇点头:“是啊。黎先生,你记不记得当时那辆车子是什么型号,车牌号是多少?”

        “我记得,是一辆商务车,车牌号我给你写下来。”黎霆升说着,将车牌号写在一张纸上。

        “好,我知道了。”

        苏堇将那张写着车牌号的字条放进了口袋里。

        那头,护士走了过来,对苏堇和黎霆升说:“星野手术结束了,很成功,目前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只是……”

        “只是什么?”黎霆升显得有些激动,起身问星野的状况。

        “患者还需要持续的输血,明天还得来献血补充一下血库。”

        黎霆升看了苏堇一眼。

        “嗯,我可以。那我今天先回去了,好好休息。”

        “太谢谢你了苏堇……”

        “没事,好人做到底。”苏堇跟护士和黎霆升说了两句话之后,挥挥手道别,转身离开了医院。

        黎霆升转身就去了星野的病房,查看他的状况。

        ……

        此时,顾知珩的私人别墅中。

        他坐在沙发上,开着电视看着电视的新闻,一边喝着啤酒。

        脑海里浮现苏堇白天的时候,跟他说去帮黎霆升献血时候的景象,心中不知道怎么,不太舒服。

        他当时,怕苏堇生气,脑抽一下问都没问,就让她去了。

        早知道,他就应该再多说一句,晚上去接她之类的话。

        这么完了,顾知珩不知道苏堇有没有结束,他想给苏堇打电话问问,又担心苏堇会不会烦他管太多。

        顾知珩脸色一沉,又开了一罐啤酒,咕嘟咕嘟喝了下去。

        他希望,黎霆升讲点武德,别对苏堇有什么歪脑筋。

        顾知珩这样想着,电视里的新闻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闷声喝这啤酒,直到赵黎推门进来。

        “顾……顾总?”

        此时的顾知珩,已经喝得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哪有半点总裁的样子。

        “顾总,您没事吧?”赵黎上去推了推他。

        赵吏闻到顾知珩鼻息之间全是酒气,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空酒罐……

        以前顾总都是喝红酒,这啤酒是他以往都看不上的。

        说起来,之前太太总是买一提啤酒,再从外面买点烧烤,自己拿楼上关在房里吃。

        顾知珩那时候还嫌弃她吃这些路边摊,不卫生。

        “老婆……”顾知珩突然抬手,一把将赵吏给抱住。

        “顾、顾总!”赵吏本能挣扎,结果这一挣扎,直接把沙发上的顾知珩给拽下来了。

        两个人滚到地毯上,滚了好几个翻。

        “顾总!”赵吏两眼昏花。

        奈何,顾知珩一只腿就死死地夹着他,赵吏除了窒息,还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那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完犊子了,他被顾总当成太太了。

        赵吏挣扎无果,只好认命。

        他被顾知珩压在身下,两眼划出了泪水:“顾总,您知道的,跟随您这么多年,我连个女朋友都没得,至今还是处……顾总,我挣扎不了了,我不挣扎了,请你温柔点对待我……”

        顾知珩:“……”

        也许,是因为听到了赵吏的声音,他觉得哪里不对劲。

        吃力地眨着眼睛,看见赵吏近在咫尺,泪眼汪汪地掉眼泪的模样,自己也懵了一下。

        怎么是赵吏,不是老婆?

        顾知珩一瞬间脑仁就生疼:“赵吏……怎么是你……你怎么在我怀里?”

        赵吏:“……”

        他哭得更恨了,他冤枉,他比窦娥姐姐都冤。

        他知道,顾总喝醉,他小赵买单,赵吏索性支开话题,从顾知珩的怀里挣脱爬出来,一脸担忧地问:“顾总,您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喝醉了……”

        “我知道……”

        顾知珩掐着眉心,被赵吏搀扶着到了沙发上:“赵吏,帮我做个醒酒茶。”

        “好好,顾总您等着哈。”

        赵吏去拿茶叶,又去冰箱里拿了点水果去厨房切开,忙活起来。

        不一会,赵吏端着醒酒茶就拿了过来:“顾总,您快喝……”

        顾知珩抿了一口,醒酒茶入口,他却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舒服了,倒是清醒了一些,可头疼依旧强烈。

        “苏堇呢?”他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

        “顾总,家里只有您自己,没有太太……要不,我帮您给太太打个电话?”

        顾知珩沉默了一会,说道:“她应该在忙,别去打扰她。”

        “哦,那我……”

        “要不还是打一个吧,就问问她在干嘛,回家没有。”

        赵吏眼皮跳了跳,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苏堇。

        此时的苏堇,刚献完血从医院出来。

        赵吏的电话打进来,她直接按了接通。

        “太太,我是赵吏。顾总让我问您,您现在回家了吗?”

        “刚从医院出来,准备回家。”

        “哦,是这样啊。”赵吏回头看了一眼顾知珩,他又闭上眼睛,装死。

        苏堇这边的声音不咸不淡:“还有什么别的事吗?”

        “没、没了。”

        “嗯,那我挂了。”

        一旁的顾知珩,瞬间瞪圆了眼睛。

        为什么,为什么都不问问为什么是赵吏给她打,而不是亲自给她打的?

        是不爱了吗?

        是他的位置被取代了吗?

        这女人不要她了吗?

        “赵吏……我头好疼!”男人突然开口,这句话动静不小,赵吏甚至感觉顾总这句话是用喊的。

        那一边的苏堇听见了顾知珩有些痛苦的喊声,问了一句:“赵吏,顾知珩怎么了。”

        “太太……顾总他……喝了点酒,醉了。”

        苏堇问:“是晚上又去跟姜成雨他们喝了?”

        “不是不是!是顾总自己……我回家的时候,看见顾总自己买了几罐啤酒喝,我也惊呆了,顾总很少喝啤酒,也不喜欢喝,今天不知道怎么了。”

        苏堇听出来了,大概能猜到顾知珩是在作。

        狗男人,越来越喜欢作她。

        “赵吏。”

        “太太我在!”

        “你把电话给顾知珩。”

        听见这话,顾知珩立马醒酒,在沙发上坐的规规矩矩地,拿过电话,嗓音低沉浑厚,“老婆……”

        女人的声音很轻,很柔,通过电话那边传过来,酒好像在顾知珩耳边说话一般:“喝醒酒茶了吗?”

        “喝了。但还是头疼。”

        “我过去?”

        顾知珩眼睛亮了一下。

        在赵吏的视角,顾知珩仿佛摇起了尾巴。

        “那个,太晚了,你还是回去吧,别为我折腾。”

        赵吏倒吸了一口凉气:“顾总好茶艺!”

        女人的语气有点疲惫:“确实,我今天献血,头有点昏沉沉的。”

        “嗯……老婆。我想吃你做的红烧排骨了。”

        苏堇淡声道:“我明天做给你吃。还想吃什么?”

        “鱼汤。”

        “嗯。”

        “四喜丸子。”

        “嗯。”

        “还有……你。”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