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夫滚远点,小心我动胎气在线阅读 - 第416章 不用,傻丫头

第416章 不用,傻丫头

        漆黑的瞳仁因为惊恐而放大。

        苏堇赶紧扯下了自己的裙带子把江哲手臂上的伤口绑住。

        不能这样流血了,会死人的!

        苏堇帮江哲绑伤口的动作比较大,那群拿着枪的人一眼就看见了苏堇,拿起手枪瞄准苏堇的脑门。

        苏堇浑身是汗,她知道,在这样下去,她们两个都要玩完。

        她回头,看了一眼漆黑的河面,心一横,拽着江哲把他一起拖进水里。

        因为天色一片漆黑,周围又没有路灯,大大限制那群人的视野。他们根本就看不见藏进水里的苏堇,为首的一个人甚至想要下水去抓她们,被一旁的人给拽了回来。

        “干什么!你疯了?别下水,这个水下淤泥很多,大部分人下水都很难活命!”

        这是事实,这片水域下全是淤泥和水草,哪怕是水性很好的人也难免被困住,几个人犹豫再三,愣是没有下水,只是朝着水面又开了几枪。

        就这样大约10分钟,水面一片安静,死气沉沉。

        “死了?”

        “应该是死了!就算是没被我们射中,在水里憋10分钟还能活命?”

        “对对,一定是这样,我们去交差吧!”

        “等会,把他们的车砸开,车里应该有她们用来交易的50万现金!”

        这群人直接就冲着拿车里的现金去了。

        此刻,水下的苏堇拽着江哲拼命地朝另一旁的岸边游。

        苏堇最长的潜水记录是15分钟,十分钟对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可问题是,她一只手拽着的江哲,快不行了。

        江哲水性并不好,每次带她去游泳馆,都是苏堇一脚给他踢下去。

        十分钟,对苏堇来说不过尔尔,可对江哲来说,简直要命。

        废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把江哲拖到了岸上。

        他躺在地上,月光照在他惨白的脸上,已经不省人事。

        苏堇双手交叠,按压他的胸腔,给他做人工呼吸。

        “醒醒!江哲!你他妈给我醒醒!”苏堇一下又一下地按着,每一次见他没有反应,她都快要崩溃。

        “不许死!你不许给我死!听见没有啊江哲!”苏堇不愿意放弃,坚持给他做人工呼吸。

        但,也许是自己在水下的体力耗费得差不多,她明显感觉到四肢无力。

        这样的她……根本就救不了江哲。

        苏堇苍白的手捶着地面,她哭得身子弓了起来,陷入深深的绝望。

        江哲死了的话……她的身边还剩下谁?

        没有人了……

        关心她爱护她的人,都一个个死去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苏堇?”这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走拿着手电筒走了过来。

        苏堇被这手电筒刺眼的光亮弄得睁不开眼睛,直到那人走进些,苏堇才看清。

        居然是黎霆升!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救救他!我现在身上没力气,你过来给他做人工呼吸,我是医生我教你!”苏堇死死地抓着黎霆升让过来。

        “好好好,别哭,我救他!我一定救他!”黎霆升根据苏堇说的技巧,俯身跪下来,一次又一次地发力。

        他也急得满头大汗,希望江哲能快点醒过来。

        他不关心江哲,他只知道,这个躺着的人,是自己妹妹非常看重的人。

        “咳咳!”江哲吐了一口水,黎霆升见果然有效果,没停下手里的动作。

        江哲又吐了一大口水,这次他直接翻了个身,跪在地上一顿猛咳。

        苏堇拍着他的后背,一把紧紧地抱住他,喜极而泣:“太好了,你没事!太好了!”

        江哲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他实在难受,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手臂上的枪伤还在不断渗血,黎霆升见状,知道一定是出什么大事了,立马叫上两人:“快上车!我送这个小子去医院!”

        江哲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黎霆升抓着后脖领子甩到车上了。

        他被甩得迷迷糊糊,怎么感觉这个姓黎的,比他老大都着急他的狗命?

        江哲正纳闷,可手臂上的疼痛已经容不得他纳闷太多了。

        他自己也发现了,这一枪子弹下去,他手臂的肌肉组织遭到严重的破坏,肉混着血水侵染着苏堇的裙带子,他天生胆小,躺在黎霆升车后座直接吓得又晕了过去。

        “江哲?江哲!”苏堇叫了两声,发现江哲没反应,已经晕过去了。

        血水顺着他的手一直流到车上,弄脏了座椅,整个车子里都泛着一股血肉的腥味。

        苏堇歉意地看向黎霆升:“黎总不好意思,我朋友把你的车子弄脏了,之后我肯定都给您清洗干净。”

        黎霆升笑了声:“不用,傻丫头。”

        “?”苏堇歪着头看他。

        她们之间的关系不熟,黎霆升一句傻丫头让她怪不适应的。

        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她想起,顾家跟黎家的恩怨,又考虑到自己的身份,索性没有接话。

        “倒是,黎总你怎么会在这附近?也太巧了?”

        黎霆升解释道:“我是来看看城南这边的地,想着开发一下,看能不能寻到商机,然后在附近的菜馆吃了点小吃,那会听见这边有枪声,我就过来看看。”

        苏堇又问:“听见枪声的第一反应难道不是先离开,你怎么会主动靠过来,不怕有危险吗?”

        “我是亲眼看着那伙人离开之后,才走出来的。不然我确实不敢,不过我真的庆幸自己站出来了,不然你朋友就……”黎霆升的目光朝后面看了一眼。

        苏堇扭头看了一下危在旦夕的江哲,有些愧疚地掐了自己大腿一下。

        她是混蛋吗,明明黎霆升是好心来救她们,她居然还怀疑他是不是别有用心,真是太没良心了。

        “对不起,我话多了。还是非常感谢你的。”苏堇收回了目光,就这样,一直到了医院。

        黎霆升将江哲给亲自背到了急诊科室。

        又拿出钱包刷卡付手术费。

        他几乎是非常真切清楚地说道:“所有医疗手段都用最好的!”

        他如此帮忙,如此卖力,苏堇站在急诊科的门口有点不知所措了。

        她要干嘛来着……

        哦对,先给家里报个平安。

        “黎先生,能借我一下你的手机吗?我的手机好像是掉到河里去了,找不到了。我想给我老公打个电话。”

        “行。”黎霆升把手机递给苏堇,苏堇拨通了电话。

        那头,顾知珩看见是黎霆升的来电显示,他并没接。

        本质上,他认为自己跟黎霆升不会发生什么关系,也不会有什么需要沟通的事情,顾知珩给按了挂断。

        他现在要准备回家。

        “诶?挂了?”苏堇呆愣愣地看着手机。

        “正常,他不会愿意接我的电话。”黎霆升将手机收了回来,“江哲的手术已经在做了,我们出去聊聊?”

        “啊……好。”正好,苏堇还有很多事情想问。

        关于黎霆升……还有……黎朵?

        对!黎朵!

        “黎先生,黎朵是你的什么人?”

        听见黎朵的名字,黎霆升浑身都僵了一下。

        “黎朵是我妹妹。5岁时候就去世了。”黎霆升回忆着,眼眶泛红,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几根白发。

        黎朵的事,他永生难忘,得到黎朵死讯的那天,几乎一夜白了头。爸妈也承受不住重创,身体素质急剧下降……

        “这些年我也没放弃找杀害黎朵的凶手,你问这个是怎么了吗?”

        苏堇点头:“我知道杀害黎朵的凶手是谁。”

        黎霆升怔住,瞪大了眼睛:“是谁?”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