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夫滚远点,小心我动胎气在线阅读 - 第414章 答应我

第414章 答应我

        江晟看见舒雅夫人这副样子,知道是药效起作用了。

        她的身体已经快不行了,这就是一个逼她退位的好时候。

        身后的医护人员直接把舒雅夫人给抬到了担架上。

        “等一下,你们……”江晟刚要说话,就被医护人员挡住,“江先生,我们先在需要抢救病患,您若有什么事情请稍后再说。”

        就这样,舒雅夫人被抬上了救护车。

        “该死的!这么好的机会让她逃了!”管家低声说道。

        “没关系,就算抬去医院也没用,我让你下的毒是很难解的。”江晟一脸轻松,仿佛眼前的一切还在她的算盘之内。

        如果苏堇不出现的话,这确实是万无一失的计划。

        当江晟知道,舒雅夫人跟医院申请了转院,并且直接转到京城医院的时候,江晟是蒙了又蒙。

        “这婆娘要干什么?”

        “不、不知道啊,她逃去京城有什么用吗?难不成是觉得京城的医疗更发达,她能得救?”

        江晟将手里的烟掐掉:“不可能的,这个毒药我还是从何家那里偷偷买到手的药,何斯晨跟我承诺,不会出任何岔子,除了他无人可解!”

        中了天底下最难解的毒的舒雅夫人几经周转被抬到了苏堇的面前。

        女人长发盘起,唇红齿白,站在床边看着半死不活的舒雅夫人,她笑笑:“来了啊。”

        舒雅夫人脸色堪比吃屎一般难看:“苏堇……我答应你的事会做到,你答应我的呢?还不快救我……”

        “嗯,好啊。但是,我怕你事后反悔,咱们再来签个合约吧。”苏堇说完,拿了一沓a4纸,上面一条条地写着各种条款,除去之前苏堇在电话里跟她讲的,还有一条是,舒雅夫人与江慕北断绝母子关系。

        舒雅夫人看见断绝母子关系这四个字,脑子几乎轰一下炸开。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苏堇:“苏堇,你这贱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居然怂恿江慕北跟我断绝关系?你……”

        “不是怂恿。这是江慕北深思熟虑之后做的决定,不信你问他。”苏堇说完,就打开了病房的门。

        此时,江慕北穿着一身白衬衫和黑色西裤,脸色略有苍白地走了进来。

        他看着床上躺着的正在磕血的舒雅夫人,嘴唇动了动,说了一声:“妈。”

        这是最后一次他这样叫。

        “妈,你签了吧。这样对大家都好。您名下的资产,我一个都不要,只求你成全我。”

        舒雅夫人虽然不解,可想到江慕北做出这个决定她并不意外。

        她知道,自己没对江慕北好过。给他的惩罚,大于母爱。

        就像她当初以为,前妻死了之后她就能嫁进江慕北的父亲,结果等了好久也没能到,连个承诺都没有。

        逼得她在跟江慕北的父亲办完事之后,假装吃了避孕药又抠出来,催吐,几次这样才终于怀上了江慕北。

        对她来说,这个孩子,从来是自己的傀儡和上位的工具。

        碍于这个孩子,江家怕她闹,只好娶了她。

        嫁入江家,她一门心思都在如何哄骗老公,掌握财权上,年幼的江慕北只要淘气就会被关小黑屋。

        那时候,若不是江若雪看他可怜,照顾他,恐怕他早就被困在小黑屋里疯掉了吧。

        舒雅夫人拿着笔,终究是无奈地签了自己的名字,按了手印。

        江慕北点头:“谢谢您的成全。”说完,江慕北将合同拿走了。

        他甚至,没再多跟舒雅夫人说一句话。

        苏堇这时候才慢悠悠地走了过来:“躺好,我要给你放血治疗。”

        说着,苏堇在一旁准备着一会要用到的银针。

        那银针个顶个的又粗又长,舒雅夫人吓得牙齿打颤:“你你你……”

        她甚至有一种苏堇要把她扎死的错觉。

        舒雅心中警惕万分,恐慌地盯着苏堇。因为过于惶恐,牙齿打颤的声音传进了苏堇的耳朵里。

        苏堇狐疑地看着她,居然有点想笑。

        “你中毒太久太深,我不这样的话,效果不明显。我可以拿我的名誉发誓,我是给你治病,不会对你不利。”苏堇指着上方:“而且,在这个房间有好几个无死角监控。”

        见是这样说,舒雅夫人放下心来。

        她躺了下去,心中仍有不解:“为什么你要这么救我,当初我可能是想要你的命的。”

        苏堇将银针刺入她的体内,舒雅夫人没觉得疼,反而是酸胀的感觉。

        “我为什么救你,当然不是看在你的面子。是江慕北求我,让我救你一命。你如果有什么感谢的话,倒是就对他说吧……哦我差点忘了,你们已经断绝关系了,那就别说了吧,免得再给对方添堵。”

        舒雅夫人:“……”

        她总感觉苏堇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在挖苦她,但是她没有证据。

        舒雅夫人被戳破放血,黑色的血水滴滴答答地掉落在一个医用的小盆里,看着那混沌不清的颜色,就知道江晟为了杀她,给她下了多狠的毒。

        舒雅夫人眼皮跳了跳,躺在床上脸色苍白。

        终于,她问了一句:“那个叫秦烟的姑娘怎么样。”

        苏堇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很好。”

        “有多好。她能给江慕北幸福和快乐?”

        “总比在你身边好。”

        舒雅夫人:“……”

        她懊恼,心想着苏堇要不你换个名字就叫苏怼怼吧,这一会怼她多少次了,不怼人会死?

        “我欠慕北的,断绝关系这件事,我毫无怨言,希望那个叫秦烟的姑娘,能跟他长远的走下去。”

        苏堇不说话,只是默默推开了门走了出去。

        走廊外面,江慕北手里拿着那份断绝关系的合约,上面只有舒雅夫人的签名和红手印,他并没签。

        苏堇问:“为什么不签。”

        江慕北吓了一跳:“不……不是……我是在想,我先不签,如果有事的话,我再签也来得及,随时生效。”

        “这倒是个好办法。”苏堇坐了下来,靠着窗户透气。

        “我母亲……舒雅夫人她身体好些了吗?”

        “情况是很严重,好在我给她放完血应该就没什么事了。得亏是我发现得早,但凡再晚一点,可能都要救不回来了。”

        “谢谢你。”

        “不客气。”苏堇理了一下自己的刘海,“答应我,照顾好秦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