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夫滚远点,小心我动胎气在线阅读 - 第402章 带到你面前

第402章 带到你面前

        顾夫人眼神愤怒,恶狠狠地盯着七七。

        这个死丫头!

        居然下手这么狠!

        她全然忽略掉刚才顾心漾手里拿着刀准备划苏堇的事,对苏堇和身后的顾知珩说道:“够了!这件事到此结束!小漾跟她开个玩笑,她人也差点因为大火没命,你们不心疼她居然还动手!”

        苏堇拿起掉在地上的水果刀,笑了笑:“动手是轻的。下次再乱说话,我直接割了她舌头。”

        这话不像假的。

        躺在床上装晕的顾心漾听见了也跟着打了个激灵。

        ……

        这头,星野经过医院的层层检查确认身体没有问题之后,回到了家。

        他脑袋还晕乎乎的,进屋就坐在沙发上葛优躺。

        电视上播报一则新闻,正是天海大厦恶意纵火案。

        女主持播报伤亡人数,9死6伤。

        星野看着新闻里被烧焦的天海大厦的画面,仍旧心有余悸。

        不得不感慨,得亏是青烟大师佛光普照把自己给救了,不然自己就是那死的第10个人。

        “这个纵火犯太可恶了!别被我知道是谁,不然我饶不了他!”星野说话间,黎霆升手里的香烟已经燃了一半。

        他手机在震动,拿起手机接听,听了一会之后眉头越皱越深,独自走到了阳台去。

        “黎总,纵火案的凶手找到了,是星野的极端粉丝,那人说很讨厌星野,也讨厌创星传媒,一气之下就倒了两桶汽油给点了。”

        “星野招惹他什么了?至于?”

        “不知道,对方在录口供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后来警方把他送到精神病院检测,说是有轻度的精神分裂……”

        “精神病患者么?可……”黎霆升还是觉得不放心,问,“再去追查一下,我担心星野的身份是被有心人给发现了。”

        “查不到了,黎总,那人从精神病院被拉出来,直接就被判了死刑。”

        正常来说,如果是精神方面有障碍的话,可能会缓刑,判个死缓的概率还是蛮大的。

        “怎么会。”

        “是京城的那位爷,顾知珩,他打通了关系叫人做的。说了,不让他见到明天的太阳。”

        “哦,那我知道了。”黎霆升懂了,顾知珩这是,给他自己的老婆出气呢。

        时隔多年,顾知珩的性子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脾气暴,性子急,一刻都等不了。

        黎霆升挂了电话,那头,星野又被经纪公司给制裁了。

        “哥,刚才经纪人给我打电话说,我的mv拍摄进度还有粉丝见面会都要延后了,说上面最近限制娱乐发展,我的宣传都要受限,这是为什么啊。”

        黎霆升想了一下。

        京城最大的传媒是被谁掌控。

        答案是顾知珩。

        估计,他是不满苏堇为了救星野差点出事,索性限制他出道来打击他呢吧。

        这狗男人,哪来的那么大气性。

        “怎么办啊,我的计划全被打乱了!”

        “经纪公司怎么说的?”

        星野委屈巴巴:“他们说……他们说叫我等着,等上头的消息。”

        “嗯,那就等吧。”

        “哥,你怎么也……”

        黎霆升摸了摸自家傻弟弟的头,他恐怕还不知道自己惹怒了什么人。

        “听话,正好你这也被火灾吓得不清,先在家休养一段时间,好了在继续工作,劳逸结合才是最重要的。”

        “哦……我知道了。”星野到是听他哥的话,没多说什么,抱着自己的吉他还有半包薯片上楼练琴去了。

        黎霆升淡淡一笑,眉目间染了一层忧伤。

        ……

        翌日,苏堇照旧将七七和川宝送去幼儿园上学。

        随后,她就驱车到了秦家的老宅去接秦烟。

        秦烟昨天晚上发消息说,想找苏堇聊一聊。

        两个人去了一家餐厅,一边吃一边说。

        苏堇胃口还好,吃了份牛排,但是对面的秦烟就不太好。

        她的脸色,比之前更加苍白了几分。视觉上也消瘦了一圈,看着就像是路边饿的饥瘦的小猫。

        苏堇心疼她,问她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带她去吃点别的。

        秦烟摇头,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看着餐桌上的食物非但没能激起她的食欲,反而叫她更加的反胃了。

        她干呕了两下。

        苏堇赶紧把面前的食物挪开,急匆匆结账之后,把她带离了餐厅。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颗药丸,递给她:“这个是能缓解孕吐的,我自制的药,对孩子不会有损伤。”

        秦烟点头,吃了下去,这才好些。

        谁知道,她这几天都是怎么过的。

        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的孕吐会这么的严重。

        “当妈妈是很辛苦的,我之前怀着七七和川宝的时候,还去西郊那边救我母亲,当时,我自己走的上坡路,简直寸步难行。我现在都不知道当初是怎么坚持下来的。”苏堇说着自己的事,秦烟静静地听着。

        “为什么当初你要毅然决然地生下七七和川宝,我记得当时你都要跟顾知珩离婚了。”

        苏堇眼眸含笑:“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天意。或许,是我感性上认为,这会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孩子,我当时就想,我自己也完全有能力抚养他们,恰好,我是个很喜欢孩子的人……这种母爱泛滥真的很奇怪吧。”

        秦烟垂眸,看着自己还小,尚未显怀的孕肚:“苏堇,那你说,我该怎么办……这个孩子,是个意外。他本不该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秦烟说着,声音在抖:“之前,江慕北答应过我,等到我冷静下来,他就会跟我好好的商量后面的事情。可是现在,我找不到他。我现在也不知道,如果我没有经过江慕北的允许就把这个孩子拿掉,我是不是也成了罪人。如果之后,他找我怎么办,我告诉他孩子没了,他会不会恨我?”

        苏堇按住秦烟的肩膀,安抚着她:“千万别这么想,是他有愧于你……不……不对,是我有愧于你们两个。当初是苏胜要害我,你是阴差阳错的顶替了我,这件事,我要负起最大的责任。”

        苏堇坚定地看着她:“秦烟,我一定会帮你找到江慕北,把他带到你面前,你等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