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夫滚远点,小心我动胎气在线阅读 - 第316章 只是在替我出气

第316章 只是在替我出气

        按理说,顾家当年把黎家赶出京城,导致其家族覆灭,已经是最大的报复了。

        可顾家,哪里是那么轻易就肯作罢的。

        得知苏爷爷去世的消息,黎霆升的心头也跟着颤了颤。

        不知道,小苏堇有没有难过得哭出来。

        ……

        这天,殡仪馆内,人满为患。

        除去前来哀悼的宾客,还有不少媒体记者。

        苏堇一身黑裙,在给苏爷爷上完香之后,跪在地上磕头。

        不施粉黛的脸上依旧精致可人。

        做完一切之后起身,她站到了一边。

        紧接着,是苏淼淼前来跟着磕头。

        她用目光瞥着苏堇和站在她身侧,如同守护者一般充满威严高大矜贵的男人,一时间心里泛酸。

        这就是,有人罩着跟没人罩着的区别。不然,这现场估计得有不少人上去跟苏堇兴师问罪。

        明明她自己就是医生,怎么会叫自己的爷爷这样去世?

        苏淼淼原本是准备了一堆当着众人面挖苦苏堇的话,却都被站在那的顾知珩给震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磕完头,苏淼淼不甘心地起身,也跟着站到了一边去。

        就在这个时候,苏胜出现了。

        他姗姗来迟,正当大家想说道两句的时候,就见苏胜哭得不行,眼睛红红的,十分憔悴地样子对着镜头做戏:“抱歉诸位,这几日我天天以泪洗面,难以入眠,今天来得晚了些……”

        说罢,又继续哽咽。

        如果说,一个女人对着镜头哭,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但是苏胜一个大男人,对着镜头这样哭出来,就显得很动情。

        当场,就感动了一堆人,都说他是孝子。

        苏堇看着苏胜哭得惺惺作态,她想要冲上去给他一拳。

        “苏堇。”男人抓住了苏堇纤细的手腕,顾知珩眉头微微皱起,“冷静点。不能在这里闹。”

        苏堇眨了眨眼,强忍住胸口的钝痛,点点头。

        顾知珩抚摸苏堇的头顶,一下又一下,以作安抚。

        这互动,又被苏淼淼看了去,酸得眼睛都直了。

        殡仪馆的门口,一个劲瘦清贵的身影随之出现。

        江慕北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领口出别着白花,走了过来。

        他看似在等待上香叩拜,实则目光一直落在苏堇的身上。

        他看见了苏堇对苏胜眼里的恨意和疲惫,突然心里有点懊悔和难过。

        如果。

        如果他一早就把苏胜的把柄交给苏堇,是不是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

        地图什么的,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他想看到的,不就是苏堇的笑脸吗。

        顾知珩眼神警告了一下江慕北,示意他管好自己的眼睛。

        苏胜跪下磕头。

        顾知珩眼神一冷。

        就在这个时候,头顶上的香炉突然就从从桌子上掉了下来,直接砸在了苏胜的后脑勺上。

        “啊!”苏胜一声惨叫,被砸了不说,因为香炉里面还有燃着的线香,直接烫的他脖子上起了泡。

        苏堇都跟着一惊。

        按理说,香炉好好的摆在那,没有外力撞击,是不应该就这么无缘无故地掉下来的。

        她眯起眼睛,才看见那香炉的一脚被栓了一根透明的人鱼线,如果不仔细看,真的很难发现。

        苏堇抬头看了顾知珩一眼,是他做的?

        他大叫一声起身,身后的江慕北见状,一脚踢在苏胜的膝窝里。

        被这一脚踢中,苏胜又倒头跪了下去。

        人群一片骚动,苏胜震惊又愤怒地回头看他:“江慕北,你要干什么!”

        “才磕了一个,最起码得磕三个才能起身。”江慕北面无表情地提醒着。

        “你没看见香炉砸下来了?我头流血了!”

        “知道,但是头再疼,流再多血,也不能坏了规矩。不然你让苏老爷子在天上怎么看你?”

        苏胜愕然。

        他此时有一堆想骂江慕北的话,奈何都被噎住了。

        他知道,江慕北有他的把柄,如果他在这种场合跟江慕北撕破脸,对自己也没有任何的好处。

        想了又想,他还是把这口气咽下了。

        一脸憋屈地重新磕了三个响头才起身。

        苏堇有点意外,她没想到江慕北会这样替她出风头。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不怕别人议论她?苏堇有点不懂了,一双好看的眼睛有点迷惑地看着江慕北。

        腰上突然被人使了力道按了一下,顾知珩垂眸,看着她:“盯着谁看呢,这么入迷。”

        一开口便知,醋意满腔。

        并且,眼神里明显的不悦。

        “顾知珩,别这样。”苏堇抿唇,“小舅舅只是在替我出气。”

        顾知珩没说不让江慕北替苏堇出气。

        只是,他这一脚下去,自己安排的香炉砸天灵盖的戏码一下就变得不那么好看了。

        充满敌意的目光又看了看江慕北:“我怎么不记得我通知他葬礼的事了,你打电话喊他过来的?”

        “不是。”

        “那他对你挺关注啊,不请自来,就是为了替你出一口恶气?”

        苏堇懒得解释了。

        顾知珩拧巴得不像话。

        见苏堇表情不佳,顾知珩心里的怨气也没法撒出来,全堆在胸口。

        苏胜叩拜完起身,当着镜头的面他再也装不下去,捂着自己流着血的头和烫出了水泡的脖子,以去处理伤口为名,匆匆离开了现场。

        葬礼进行到一半,苏堇看着苏爷爷的黑白相框,胸口一阵阵的发堵。

        她提着裙摆缓缓地走出了殡仪馆,站在路边靠着墙休息。

        感觉很晕,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爷爷生前的画面,她越逼自己不去想,那些画面就越发放肆地在她的脑海里跳跃。

        她越来越晕,最终身子一倾斜撞在一个宽厚的胸膛上。

        那人,抓住了她的手,紧紧地。

        “谢谢……”苏堇抬眸,看见的是江慕北十分担忧的脸。

        她心头一惊,下意识地想把手抽回来。

        奈何,江慕北抓着她的手,抓得很紧,她现在又晕的厉害,半天也没能把手抽回来。

        她抬眸,祈求的眼神又带着不解:“小舅舅,放开我。”

        “苏堇。”江慕北闷声道:“我想你。”

        苏堇被这三个字激得浑身都僵硬,眯着眼看他:“你说什么?”

        wm0.cc      ebiquge.com      zhuishu.cc      bookabc.com  



        7878xs.com      ranwen520.com      xiaoshuwu.cc      99shumeng.com



        d9zw.cc      biquge0.com      yjwxw.com      ff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