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夫滚远点,小心我动胎气在线阅读 - 第275章 什么事啊,很急吗?

第275章 什么事啊,很急吗?

        赵吏不便多说,坐在前面的位置,已经感受到身后顾知珩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

        试着代入一下,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现在正跟别人有说有笑,还把自己的宝贵资源介绍给他,想想都扎心。

        赵吏想劝顾知珩消气,又不知道从何劝起。

        跟在顾知珩身边这么多年,他太知道顾知珩现在什么心情。

        估计,杀人的心都有了吧。

        赵吏想了想,还是发动的车子。

        “停。”顾知珩皱眉,通过后视镜瞪了赵吏一眼,“我让你开车了?”

        “可……”赵吏吞了口口水。

        不开车干嘛,在这里找虐吗。

        “之前我们顾氏集团跟白家在工程那边发生点摩擦,你还记得不。”

        赵吏想了想,确有此事,但是,又能怎么样?

        顾知珩垂眸,淡淡道:“我去找白老爷子说说。”

        赵吏:“……”

        内心无语道,你就直接说你想见苏堇得了。

        “那件事情确实不是小事,要是现在能当面说清楚肯定是最好的。”赵吏一本正经且非常懂人情世故地说道。

        话落,顾知珩已经下车走了过去。

        饭店包厢内,苏堇非常热情地跟白爷爷和白雪柔介绍起自己的小舅舅。

        以及,她江家在海城那边的实力。

        提到实力,多少有点吹捧的成分在,主要是,苏堇真的想帮江慕北一把,好还了当初车祸他帮自己挡了一下的恩情。

        她这个人,最不想欠别人的。

        所以,当顾知珩敲响包厢的门的时候,他也听见了包厢里面女人对江慕北的一系列吹捧和彩虹屁。

        醋得人心头发颤。

        轻叩了两声,顾知珩推门进来,西装革履的一身,加上那矜贵疏离的气场,让包厢内的气氛一下子就不对了。

        啥叫气氛终结者。

        顾知珩就是典型的。

        不管在哪,只要是他出现的场合,大家都会下意识地去看他的脸色。

        “白老先生,刚才楼下看见您进来,正好有点事打扰您。”

        他说着客套话,人却以及走了进来。

        苏堇心头一怔,不知道他又要过来捣什么乱,餐桌下的手不自觉地攥紧了。

        “是顾总啊。你什么事,很急吗?”白清桦看出来苏堇不想见顾知珩,语气也稍微硬了一些。

        “是啊,有点急。”顾知珩没落座,而是站在门口心平静地地说着,“前阵子,您孙女白雪柔小姐负责的项目时与我的堂弟发生了摩擦,您孙女动手打了我堂弟。”

        顾知珩的堂弟顾允礼,前阵子负责了顾氏集团的一个项目,作为经理去跟白家的业务对接。

        当天早上去的时候有多意气风发,回来的时候就有多狼狈。

        听说是被白雪柔踢了命根子,直接被送去医院抢救,差点下半身就废了。

        闻言,白清桦怔愣一下,刚要喝进嘴的茶水都呛到,一个劲儿狂咳。

        “爷爷!”白雪柔安抚着白老先生的后背,她抬眸,对上顾知珩的脸有些敌意,“顾总,那件事希望您了解清楚情况,是您堂弟对我言辞侮辱在先,我只是正当防卫而已……”

        “是么。”顾知珩淡淡道:“我堂弟他是有过错但最多只限于言语侮辱,但你直接把他打到住院,这个,好像叫防卫过当?或者恶意伤人?”

        当时,顾允礼当着员工的面说她腰细臀翘身材好,其实是由衷夸赞,只是,从他嘴里说出来跟那个语气就跟x骚扰似的。

        偏偏白雪柔是那种比较传统和保守的女性,以为顾允礼在羞辱她,一气之下踢了顾允礼的蛋。

        她心思单纯,禁不起挑逗,更没那么多城府。

        有些事情,一冲动就做了,却完全没考虑后果。

        等到顾允礼被送去医院了,她才得知这个纨绔子弟是顾家人,顾知珩的堂弟。

        刚毕业准备来接手白家的家业就碰上这么个事。

        要命,真要命。

        白雪柔脸色一僵:“我承认我当时有点冲动……您、您想我怎么做呢?”

        顾知珩疏离地笑了笑:“白小姐放心,就算是看在白老先生的面子上,我也不会刻意刁难您什么。只是,顾允礼怎么说也是我家族的人,于情于理,都应该有个道歉。”

        白清桦瞪了一眼白雪柔:“雪柔,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白雪柔心虚道:“是……三天前的事情,因为我觉得不太严重就没跟您说……”

        “打了人还不严重?真把人给打坏了怎么办?”白老先生气得捶胸口,“送你去学跆拳道是为了让你保护好自己,不是叫你去伤人的!”

        白雪柔红着脸低头:“对不起爷爷,孙女知错了……您责罚我吧。”

        “顾总,您说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

        “无需大动干戈,只需请白小姐写一封道歉信给我堂弟就好。毕竟咱们俩家的情分在,都是孩子,打打闹闹也正常。回去我也会教训我那堂弟一顿,叫他出门在外,尤其是对女同事,言辞上注意些。”

        白清桦沉声道:“行,那就按照顾总说的这么处理吧。”

        气氛变得有些僵硬,好在白雪柔是个聪明的,起身去给顾知珩倒了茶水:“这件事实在不好意思了……您喝点茶水。”

        顾知珩挑眉,看了她一眼。

        白雪柔仿佛意识到什么,赶紧说:“您坐下来也一起吃口饭吧?”

        “行,那就麻烦您帮我多添一副碗筷了。”顾知珩说完,径直走到苏堇身边,拉过了苏堇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苏堇忍不住疑惑,旁边这么多位置空着,非得紧挨着她坐是几个意思?

        顾知珩落座后,故意将双腿打开,大腿在不经意间紧贴着苏堇的腿。

        今天苏堇穿得是包臀裙,白皙的大腿裹了一层黑丝,隐隐地泄出一股不知名的诱惑感。

        顾知珩扫了一眼,喉结跟着滚动了一下。

        苏堇赶紧把腿收了收。

        不管顾知珩是不是故意用腿撞自己,她都想离他远一点。

        江慕北眼神示意她把凳子往他的方向挪一挪,苏堇刚要挪凳子,男人宽厚的手掌直接拍在苏堇的凳子上。

        大手一按,她是再也挪不动了。

        回头瞪了顾知珩一眼:“你干嘛?”

        wm0.cc      ebiquge.com      zhuishu.cc      bookabc.com  



        7878xs.com      ranwen520.com      xiaoshuwu.cc      99shumeng.com



        d9zw.cc      biquge0.com      yjwxw.com      ff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