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夫滚远点,小心我动胎气在线阅读 - 第262章 你就这么想给人当小妈

第262章 你就这么想给人当小妈

        楼上的包厢内,顾知珩长腿交叠,坐在沙发上。

        他眼眸深邃,打量着眼前这个和苏堇有着七分像的女人,无端地有几分快意。

        “顾爷,我是舞蹈学院毕业的,我跳支舞给您看好不好?”陈鹿的嗓音几分娇软,又好似在故意模仿苏堇的语气。

        她踩着高跟鞋,穿着连衣裙在音乐的伴奏下跳舞。

        一曲十分勾人的爵士舞。

        顾知珩喝着杯子里的酒,眯起眼眸看着她。

        恍然,脑子里浮现很多个场景。

        他仿佛,真的看见苏堇在为他跳舞。

        知道是幻象,是虚假的梦幻,可他还是可笑地沉溺与此。

        连顾知珩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疯了。

        居然会因为被苏堇甩了一巴掌拒之门外之后疯成这个鬼样子。

        一曲终了,陈鹿俯身低头谢幕,偏偏肩带松了掉了下来,胸前的景象瞬间一览无余。

        “啊!”陈鹿惊慌失措,她赶紧按住了自己的胸口,但又窃喜自己做的天衣无缝。

        对,她就是故意的。

        都把她叫到包厢里了,她不信顾知珩不会对她做什么。

        然而,当她再次抬眸,对上的却是顾知珩凄冷得仿若要杀人的目光。

        她吓得脸色苍白:“顾……顾爷……”

        顾知珩把刚脱下来的西装外套直接甩到她身上。

        宽大的西装直接就把女人浑身裸漏的部分给遮了个彻底,顾知珩眼底厌恶,仿佛多一眼都不削于看:“弄好,别搞这些小动作。”

        他冰冷冷地皱眉,明显是不愿意吃这一套。

        陈鹿慌了一下,赶紧讨好地问道:“顾爷怎么了?不喜欢?”

        她想不明白,自己这出戏,是个男人都要把持不住,顾知珩怎会这般抗拒?

        “蠢女人,你以为自己跟她有几分相像?”男人的话冰冷冷地落在她耳朵里,“不过是一身长裙一头长发,一张有点神似的脸,你脱光了身子在我面前,就是另一个人。”

        陈鹿脸色苍白。

        顾知珩的意思是,脱光了就不像了?

        所以,他脑子里,从头到尾想的都是苏堇……

        可恶……

        陈鹿握紧了拳头,非常不甘心。

        “我不明白,像顾爷您这样身份尊贵的,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一定要在一个身上吊死。”这话说的,陈鹿也是鼓足了勇气才说出来。

        她也怕顾知珩会骂她多管闲事。

        顾知珩讥诮道:“怎么你也觉得我疯了?”

        “您不是疯了,您是在逼自己,把自己逼上绝路了。如果我是您,我一定会找一个比她还优秀的女人,让她后悔……”

        “比她优秀?你吗?”

        陈鹿抿了抿唇:“我不敢把话说满,但如果我可以留在顾爷身边的话,我一定会努力伺候顾爷的……只要顾爷开心,想怎么样都行……”

        顾知珩骨节分明的手抬起了陈鹿的下巴。

        他看着她,眼底多了几分迷离:“怎么样都行?”

        陈鹿红着脸点头:“是……是的。”

        “你出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陈鹿失落下去,眼神也暗淡无光。

        但是,她已经为了勾引他做到了这个地步,不甘心就这样什么都没发生的跑出去。

        “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顾爷……”她咬咬牙,一下抱住顾知珩的腰,去解他的皮带。

        顾知珩眼神一冷,几乎是毫不留情地抬腿,皮鞋直接踹在女人的胸口上。

        普通人都受不住顾知珩的一脚,别说一个身体娇弱的女人了。

        陈鹿直接摔在地上,痛得流泪:“顾……顾爷……”

        顾知珩居高临下地睨着她:“滚出去。”

        他掏出了烟点上,眼底藏着薄怒:“别以为自己顶着一张跟她相似的脸就能在我这为所欲为。你真以为你跟她很像吗?你们差远了!”

        强烈的挫败感在陈鹿的心里盘旋,她咬着牙,不甘地从地上爬起来。

        顾知珩眼底渗出薄凉。

        不知道她这副样子,要是陆公子看见了会是什么感想?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里传来男人的声音:“陈鹿!陈鹿你在哪!”

        顾知珩眉头一挑,是陆逸臣的声音?

        下一秒,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撞开,陆逸臣看见衣衫不整的陈鹿,还有一旁沙发上坐着抽烟的顾知珩,脑袋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陈鹿有些惊慌,她后退了两步:“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陈鹿!”陆逸臣死死地抓着陈鹿的胳膊,“什么情况!怎么回事!你给他了吗?你们发生什么了!”

        陈鹿恍惚了两下,见顾知珩在看戏,她一把甩开:“你别碰我!我们已经离婚了!我现在是顾爷的女人!”

        顾知珩挑眉,哦,这就成他的女人了?

        他同意了?

        “我们只是签了协议,离婚手续还没彻底办完,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出来浪了?我当初,真是被你的清纯给骗了!”

        被戳破了心思,陈鹿当场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扒光了一样难堪。

        “与你无关!你别缠着我了!我才是后悔嫁给了你,你什么都听你母亲的,嫁给你我受了多少委屈!”

        俩人就这样吵着。

        顾知珩拿着西装外套起身,步履从容地往外走:“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陆公子处理家事了。”

        顾知珩离开,陈鹿心里凉了半截。

        她还以为,顾知珩会替她哪怕是说一句话,结果就这么走出去了?

        “我已经跟人打听过了,陈鹿,你跟京城的很多公子哥都有染,陪他们上床,让他们养你,我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

        陈鹿索性也不装了,五官都扭曲起来:“哪有如何?我不过是想过我梦想的生活,我有什么错?”

        “所以你就把顾知珩锁定成你的目标了是吗?”

        “顾知珩也比你强多了!他会要我的!”

        “陈鹿!顾知珩跟苏堇有孩子,你就这么想给人家当小妈?”

        陈鹿眨了眨眼,蹙眉:“你说什么?那孩子不是苏堇婚内出轨,跟秦家少爷生的吗?”

        “那是苏堇骗顾知珩的!苏堇怀的就是顾知珩的,苏堇怀孕的时候我是第一个知道的!”

        陈鹿瞬间脸色惨白,身子都晃了晃。

        然而,一道更加危险森冷的话从背后传过来:“陆公子,你说什么?孩子……是谁的?”

        wm0.cc      ebiquge.com      zhuishu.cc      bookabc.com  



        7878xs.com      ranwen520.com      xiaoshuwu.cc      99shumeng.com



        d9zw.cc      biquge0.com      yjwxw.com      ff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