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夫滚远点,小心我动胎气在线阅读 - 第239章 咱俩天下第一好

第239章 咱俩天下第一好

        “错了,顾爷……”赵吏后悔自己嘴快。

        顾知珩沉思了一会,照了照后视镜摸了一把自己的脸说:“不瞒你说,赵吏,小时候他们也有说我跟秦毅长得像的,你说呢?”

        “我……”赵吏拉长了声音,“我不敢说。”

        说不像怕刺激他。

        说像……那他顾也不就也成替身了?

        那到底是像还是不像?

        脑子宕机的功夫,顾知珩已经拉开车门下了车,直奔着苏堇那边的方向去了。

        “顾顾顾爷!”赵吏拉下手刹,锁上车赶紧也追了过去。

        此时的苏堇,拍了拍江慕北的肩膀:“走吧小舅舅,我上楼帮你忙活忙活。”

        苏堇转身,就见距离自己大约十米远的距离,顾知珩朝自己挥手,微笑。

        她浑身一激灵。

        顾知珩?他怎么在这?

        然后就见顾知珩朝她走来,双臂呈张开了形式,似乎要过来拥抱。

        苏堇麻了,这是要……抱她?

        就在苏堇准备后退几步逃跑的时候,顾知珩一个箭步冲上前来,狠狠地一把抱住了……她身边的江慕北?

        江慕北:???

        只见江慕北被顾知珩深情搂入怀中,他脑袋上蹦出来好几个问号。

        “老秦,祖坟冒青烟啊,是不是阎王爷不收你给你又送回来了?”顾知珩出口炸裂,虽没脏话可就跟把江慕北从头到脚骂了一遍似得,“来来我瞅瞅,这胳膊是胳膊,腿是腿的,你真秀啊,给兄弟演了个大变活人是吧。”

        苏堇脸色一白。

        江慕北的额角青筋突突地跳,一把推开了顾知珩:“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

        苏堇这才解释:“顾知珩,他是我小舅舅,江慕北。”

        顾知珩顿了一下:“小舅舅?”

        是江若雪娘家那边的人吧。

        闻言,顾知珩情绪才舒缓了一些:“那真是误会,冒犯了啊。”

        顾知珩朝江慕北伸手。

        但是明显江慕北不想理。

        尤其是他知道眼前人就是顾知珩,苏堇的前夫之后,这种抵触心理就更强了。

        “你小舅舅好像不怎么喜欢我。”顾知珩对苏堇说了一句。

        “你上来就熊抱人家,你让人家怎么喜欢你?”苏堇压低了声音问,“你在这干嘛?”

        “路过。”

        这时候,赵吏一路小跑过来,连呼带喘:“顾爷……您……您走太快了,等等我……”

        众所周知,顾知珩迈一步,赵吏要小跑两步。

        要是换了秦烟那种小短腿那就得倒腾得跟两千转儿的三驴蹦子似得才能追得上。

        江慕北睨了一眼赵吏,眼底闪过一丝精明,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模样说是路过鬼才信。

        看来这前夫,对他的小外甥女余情未了啊。

        江慕北一把搂过苏堇:“小外甥女,不给我介绍介绍?”

        这一搂,直接叫顾知珩眼角的肌肉都抽搐起来。

        苏堇有些敏感地推开了江慕北:“其实不用介绍……”

        “得介绍啊,你刚才不是说咱俩天下第一好么?”

        天下……第一好?

        顾知珩眉毛挑了挑。

        苏堇无奈,干笑着说道:“让您见笑了,这位是顾知珩,我……前夫。”

        “原来是小堇前夫啊。”江慕北也大大方方走过去,回给了顾知珩一个拥抱。

        还拍了拍他的后背,好似在安慰他什么似得。

        “不跟你说了,我得帮我小舅舅忙活去了。”苏堇挥了挥手,就当她要离开的时候,顾知珩一把扯住她的手腕,将她狠狠拽过来。

        不由分说地,在她的唇上落下一个霸道又蛮横的吻。

        江慕北先懵了,他有点没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

        不是都离婚了吗?

        还能这样亲呢?

        他急了,上前一步想要把苏堇给拽回来,结果被赵吏抢先一步挡在前面。

        “江先生。请留步。”赵吏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你!”

        此刻,被顾知珩死死地禁锢在怀里的苏堇脑子一片空白,她挣扎,结果男人越抓越紧,她气急,一巴掌扇在顾知珩的脸上。

        “啪”的一声。

        说轻也不轻,说重也不重的一巴掌落下,将顾知珩的脸都扇得侧过去。

        “顾知珩!请你尊重我一下!”苏堇脸色极其难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这么亲她?

        顾知珩没看苏堇,而是把目光落在江慕北的身上,看见他气急败坏的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

        “赵吏,我们走。”顾知珩说了一句,抬腿转身就离开。

        苏堇有些气愤,又有点无奈地擦着嘴。

        果然,在顾知珩心里,她就是一个随时都能拿来亲吻和调戏的前妻而已。

        毫无尊重可言。

        “小堇,你没事吧?”

        “我没事,小舅舅。我们上去吧。”苏堇红着眼上楼。

        “……”

        ……

        车上,顾知珩坐在后排座位,重新点了支烟。

        赵吏抱着笔记本电脑似乎在查阅什么,终于翻出了一个档案出来:“顾爷,您猜的真准,这江慕北和苏堇没有血缘关系。不,应该是说,江若雪当初就是江家人领养来的。”

        顾知珩狭长的眼眸眯起,某种危机感涌上心头。

        果然跟他想的一样。

        他刚才故意当着江慕北的面强吻苏堇,就是为了试探他。

        看他急成那个鬼样子,可不像身为小舅舅能做出来的表情。

        哦吼,对苏堇有意思?

        手机突然响起,何诗雨的电话打了进来。

        骨节分明的手轻轻划开,何诗雨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知珩,明天我叔叔在京城开的分公司要剪彩,你能来露个脸吗?”

        如果是顾知珩剪彩,那必然是相当有面子。

        “嗯。”

        “剪彩结束还有个宴会,你也参加一下好吗?”

        “剪彩可以,宴会就免了。”男人的话冰冷决绝。

        何诗雨在那头沉默了一会,说道:“知珩,你打算就这么躲着我吗?上次的事情,我都跟你解释了是误会,你不信我吗?”

        男人笑笑:“诗雨,你叔叔拿枪指着苏堇。”

        果然,又是因为苏堇……

        电话那头的何诗雨,嘴唇都快咬破了。

        “知珩,我以为我坐了两年的牢出来,你就会原谅我相信我。”

        “是我逼你坐的牢?诗雨,做错事要承担后果。或者你做了就别被我发现。”

        一句话,把何诗雨直接噎住。

        “阿京当年真的没有杀江若雪,你到底怎么样才肯相信?”何诗雨快哭了。

        她此生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她自作聪明想把苏堇杀了嫁祸给别人。

        结果呢?

        不但苏堇没死,她还把自己玩进了监狱。

        导致她出狱之后,顾知珩也从未正眼看过她一次。

        她在顾知珩这里,永远都别想洗白,永远。

        她含着泪,终究是转移的话题:“知珩,答应我,明天你一定要来。小漾和夫人都在。”

        wm0.cc      ebiquge.com      zhuishu.cc      bookabc.com  



        7878xs.com      ranwen520.com      xiaoshuwu.cc      99shumeng.com



        d9zw.cc      biquge0.com      yjwxw.com      ff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