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夫滚远点,小心我动胎气在线阅读 - 第232章 小妖精啃的

第232章 小妖精啃的

        冰凉的枪口抵住男人的喉结。

        何斯晨一身冷汗,顾知珩这行为,纯属是把他架在火上面烤。

        要是他不开枪,就代表他怂了顾知珩。

        要是开枪……

        这怎么开枪?

        面前的可是顾知珩,也是何诗雨心心念念想要嫁的人。

        何斯晨轻嗤一声,他明显,低估了这个苏堇在顾知珩心里的地位。

        他有些不解地看向何诗雨,他自认为他侄女条件也不差什么,可总感觉和苏堇一比,直接就弱了下去。

        何诗雨心头一惊,生怕走火,她赶紧小跑着过去:“叔叔!别!别这样!”

        何诗雨将手枪按了下去,然后紧紧地抱住顾知珩。

        “知珩,我叔叔只是有点冲动了,他不是故意要拿枪指着你的,你不要……不要生气……”她红着眼睛,温声细语。

        何斯晨也暗地里松了一口气,无奈道:“诗雨,你刚才跑哪去了?”

        “我刚才……上了个厕所。”何诗雨说完,过去将秦烟给拉起来,像模像样地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叔叔,您真得控制控制您这脾气了,这位妹妹秦烟是我的好朋友,她肯定是被欺负了才……”

        这是剧本里的情节。

        但是她表演痕迹太重了,苏堇一眼就识别出来。

        走过去毫不留情地推了何诗雨一把,将秦烟护在自己的身后。

        何诗雨被推得一个趔趄:“苏堇!你干什么!”

        她抬起脸,朝顾知珩投了一个眼神过去,似乎在表示自己的委屈:“知珩,你前妻……太过分了。”

        还不忘了刻意强调俩人的关系,是前夫妻。

        可她哪知道,她挑的不是苏堇,而是顾知珩敏感的神经。

        姜成雨过去将她给扶起来:“诗雨,不是我说你,你带秦烟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我……”何诗雨抿唇,说道,“我之前前阵子烟烟因为哥哥的事情心情不太好,我就想着带她来这里玩玩,开心一下……知珩,我真是好心。”

        “你是好心,所以把秦烟一个人扔卡座里面跟这群黄毛一起玩,玩骰子输了脱衣服?你挺会选娱乐项目啊,何诗雨。”苏堇似笑非笑地打趣。

        “我不知道烟烟玩了这个。况且我刚才去了一趟洗手间,还没来得及……”

        “那你挺会选时间哈。”苏堇看了一眼手表,“无论是离开的时间还是出现的时间,都挺巧哈。”

        何诗雨的脸色跟个大冬瓜似的难看。

        秦烟好像也反应过来什么,她应该是被何诗雨耍了。

        “你什么意思?我是好心……”

        “对对对,你好心。你好心让秦烟受欺负,好心让你叔叔拿枪指着我。”苏堇把秦烟拽过来,郑重其事地说,“秦烟你听见了吗,这叫好心,以后再遇到这种,咱们还得给人家说声谢谢,要不然显得咱们不知好歹了不是?”

        秦烟气得脸色一片死灰。

        “我不需要这种好心!劳烦您费心了诗雨姐!”她还以为,何诗雨是什么好人。

        哥哥去世,何诗雨第一个过来嘘寒问暖的,结果呢?

        “烟烟,你真是误会我了,我……”何诗雨还想上前去拉秦烟。

        “别碰我!”秦烟狠狠地推了她一把,这下她真“啪唧”一声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

        秦烟扭头就走。

        “知珩,我真的不是……啊!”何诗雨一眼看见了顾知珩脖子上的吻痕,她大叫了声,“知珩,你的脖子怎么了?”

        斑驳的吻痕,几乎能想象到顾知珩和哪个女人彻夜缠绵的模样,每一个痕迹都像利刃,把何诗雨的心扎得血肉模糊。

        顾知珩……跟谁睡了?

        哪个贱人敢的!

        说起顾知珩脖子上的吻痕,姜成雨有一堆想吐槽的。

        从前的顾知珩,日常就是衬衫西装。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西装里面故意换了一件黑色的圆领打底衫,那脖子上斑驳的吻痕一览无余,就他妈跟故意炫耀给他看似的。

        他忍了顾知珩很久了。

        顾知珩看了苏堇一眼。

        俩人的脖子上……

        好像都有……

        这么巧?

        何诗雨几乎要裂开,她不想承认,绝对不是她想的那样!

        “哦,前天晚上某个小妖精啃的。”顾知珩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小妖精还死不承认自己做过什么,我真惨。”

        苏堇额角的青筋突突地跳。

        顾知珩的话是不是太多了?

        哪来那么多屁话?

        苏堇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走了,推开门去追秦烟。

        外面的街道夜色笼罩,秦烟嘴里不知道怎么就多了一根香烟,苏堇一怔,走上去把她的烟抢过来,直接掐灭扔进垃圾桶。

        “你想干嘛?”秦烟有些恼。

        “抽烟不是好习惯,你跟谁学的?”

        “我……我自己。”

        “下次不许抽了。”苏堇抬手,揉了揉秦烟的头顶,结果手直接被她弹开。

        “别搞这一套!你不会以为,就这件事,我就彻底原谅你了吧?我告诉你,一码归一码,我哥的仇我是不会忘的!你别指望我会原谅你!”

        苏堇双臂抱胸,淡漠地看着她:“秦烟,我没说要你原谅我。”

        说真的,她甚至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是你哥哥,临终前把你托付给我,叫我照顾好你。我欠你哥的。”

        秦烟咬牙,落泪。

        该死的哥哥……

        为什么临走时候还惦记她。

        她已经被秦毅保护了大半辈子,有担心她的功夫,就不能关心关心自己?

        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颗接着一颗掉下来,秦烟猛女落泪,挂着鼻涕,泣不成声。

        苏堇叹了口气,走上去抱紧了她。

        秦烟没抗拒,抱紧了苏堇在她怀里哭。

        “好了,听话,我现在就送你回秦家。这么晚了你爷爷应该很担心你吧?”

        提到爷爷,秦烟猛地抬头:“苏堇,我爷爷他得了脑梗,你能治治他吗?”

        苏堇呆住:“啥时候的事?”

        “就前两天查出来的,但是因为爷爷年纪大了加上血脂粘稠,手术风险太大,可不手术的话,就是慢性死亡……”

        “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脑梗不是小事,不能耽搁!”

        见苏堇如此严肃,真把她爷爷的身体当回事了,秦烟这才垂眸,别扭地抠手,像犯错的孩子:“我……我这不是,不好意思么。”

        苏堇:“……”

        其实是因为在f国她给了苏堇一巴掌之后觉得苏堇也会很讨厌她,她才没敢请她帮忙。

        结果……是她小肚鸡肠了,人家苏堇压根没记恨那一巴掌,还跑过来救她。甚至帮她挡枪。

        秦烟瞬间就想抽自己一巴掌,她咋这么混蛋。

        wm0.cc      ebiquge.com      zhuishu.cc      bookabc.com  



        7878xs.com      ranwen520.com      xiaoshuwu.cc      99shumeng.com



        d9zw.cc      biquge0.com      yjwxw.com      ff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