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夫滚远点,小心我动胎气在线阅读 - 第189章 姐姐好惨,姐姐快活不起了

第189章 姐姐好惨,姐姐快活不起了

        她以为,她只是单纯的惊讶于肇事者是个京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这下看来,那时候何诗雨应该就意识到那是自己表哥的车。

        何诗雨在知道这一切的情况下还刻意隐瞒不报,难道她跟莫斯里的关系真那么好?

        “老大,你……你没事吧?”

        苏堇笑笑:“没事,杀我爸妈凶手落网,我其实很开心。”

        这话倒是真的。

        她现在整个人的心胸开阔,呼吸都畅快起来。

        苏堇起身,推开门走进了苏家的祠堂。

        墙上,挂着她爸妈的遗照。

        苏堇拿起三柱香点燃,对着遗像拜了拜,然后将三根线香插进香炉里面。

        “爸妈,凶手落网,虽然女儿没能亲手帮你们活剐了他,但……也算是有个交代了。您二位在天上可以安枕入眠了。”

        苏堇话音刚落,墙上的遗像“啪”的一声掉了下去。

        江哲在身后吓得五官都要飞起来了。

        “啊啊啊!老大老大,显灵了,我去!啊哎哎啊!”

        苏堇也有点慌,但她比较淡定,缓缓地把父亲的遗像拿起来,用湿毛巾擦了擦,重新挂了回去。

        父亲的遗像掉了,可母亲的没什么反应。

        说真的,母亲的尸体被找到的时候,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连一个完整的样子都没有。

        诡异的更是,原本应该在母亲身上时刻佩戴着的吊坠也不见了,她起初还有点怀疑那具烧焦的尸体到底是不是母亲的。

        最终是警方用了科技的手段提取样本到医院做配对,那边给的回复和报告单显示说就是母亲江若雪。

        她也只能信了。

        可……

        不知道为什么,连续六年的噩梦里,她都能梦见母亲在对她呼救。

        梦里的母亲被关在一个漆黑的地方,浑身都是被鞭打留下的伤痕。

        苏堇眼皮跳了跳,双手合十,又对着遗像深鞠一躬。

        总之,这件事就这么告一段落了。

        从祠堂出来,苏堇换了件衣服准备出门。

        “老大,你今天准备干什么去?”

        “去修琴。”苏堇指着琴盒里的古筝,这把琴上的裂痕还没修复。

        “老大,你在家歇着吧,这琴我帮你送去修就好。”

        “不了,你送我亲自去一趟吧,正好散散心。”

        见自家老大难得兴致高涨,江哲心情也变得好起来:“行行,我送你,咱们走吧。”

        江哲帮她抱着琴,俩人准备出门,刚好撞上苏淼淼晨跑回来。

        俩人对视了一眼,火药味很浓。

        之前,苏淼淼一直以为顾知珩是在追求自己,天天做着能嫁给顾知珩的春秋大梦。

        结果在得知苏堇和顾知珩两人之间的关系之后,她气得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

        真是睡到一半要做起来把苏堇从头到脚骂一遍的程度。

        该死的苏堇!

        该死!

        把她当成傻子忽悠!

        “姐,想不到你跟顾知珩离婚之后,关系还能相处的那么融洽么?我真想采访采访你,是怎么协调前夫和现任之间的关系的!你这本事,我真学不来!”

        苏淼淼这话,就是在暗讽苏堇脚踏两只船,还不检点。

        毕竟无论是顾知珩还是秦毅,在京城都是人气非常高的公子哥了。

        普通人一个都巴结不上,现在偏偏两个都对苏堇这么好。

        说不嫉妒那是不可能的。

        苏堇和江哲对视了一眼,都很想笑。

        “淼淼,我是被顾知珩赶出顾家的。顾知珩现在心里只有何诗雨,我算不了什么。”苏堇又现场甩锅。

        “何诗雨?你是说,顾知珩身边那个女的?”

        “是啊,听说她回国之后就是为了跟顾知珩旧情复燃呢,听说顾夫人很喜欢她,她前阵子还住在顾家住了好一阵。你姐姐我啊,分明是被顾家人唾弃,赶出来的命,有什么可羡慕的呢?”

        听苏堇这么一说,苏淼淼又懵了。

        “不是吧姐,可是我看顾知珩对你……”

        “他都说了是前妻了,要是他真的爱我,会跟我离婚吗?”

        苏淼淼想了想,好像也是。

        难道,苏堇真的是被顾知珩厌弃的那个?

        “现在众所周知,何诗雨是顾知珩的新欢,所以,你的目标不是我这个前妻,应该是何诗雨那个现任啊。”苏堇又示意她看看自己坏掉的琴,“她把我的琴砸了,还是顾知珩帮忙赔的钱。要是他俩感情不好的话,顾知珩怎么可能五百万的修琴费用说给就给了呢?”

        五百万修一个琴身的裂痕,这可不是个小数目,顾知珩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帮忙给了,还不能说明何诗雨在他心里的地位吗?

        苏淼淼信了。她信了。

        闹了半天,苏堇是感情里被淘汰的那个,苏淼淼看向苏堇的目光不由得又带了几分轻蔑和瞧不起:“原来是这样啊姐,你被顾知珩抛弃了,看来我误会你了?”

        “是呀是呀,你误会我了。姐姐好惨,姐姐快活不起了。”

        苏淼淼抿唇,说道:“那姐,抱歉了,提起了你的伤心事。离婚就离婚了,你也别太想不开。”

        “淼淼我太感动了,其实我跟你说……”苏堇上前,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说道:“不是姐姐不希望你们在一起,主要是吧,你姐姐我在顾知珩那里已经吃过了爱情的苦。何诗雨是顾知珩心里无可匹敌光芒万丈的白月光,你说我们,拿什么跟人家比?与其这样还不如……”

        苏淼淼皱眉,有点不爱听了:“姐,你怎么涨别人家的威风?那何诗雨,我看着也就一般么,可能运气有点好,现在成了何家的掌权人,不过那又怎么样呢?她这个掌权人的位置是因为何家的动乱白捡来的,也不能说明她有什么硬性的实力。反而我……”

        苏淼淼越说越上头:“我一直都是学校里的三好学生,毕业之后帮家里打理公司,甚至凭借自己的实力让顾爷高看一眼投资了我的项目,我可比她强多了!”

        好,很好,非常好。

        苏堇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淼淼,你要是真这么想,可就太好了!”苏堇连续几个彩虹屁输出,“你知道吗,姐姐我也是看那个何诗雨不顺眼很久了,要真比起来,我更看好你呢!”

        “真、真的吗?姐,你也觉得我比那个何诗雨强?”

        “嗯!”苏堇中气十足地点头。

        江哲把脸转过去,猛掐大腿根,差点笑出声,千万忍住了。

        要不老大白忽悠了。

        有时候他真觉得,他家老大忽悠人给人洗脑的能力是全世界第一。

        没有她忽悠不明白的,何况是苏淼淼这种脑子不太灵光还喜欢自以为是的,简直一忽悠一个准。

        wm0.cc      ebiquge.com      zhuishu.cc      bookabc.com  



        7878xs.com      ranwen520.com      xiaoshuwu.cc      99shumeng.com



        d9zw.cc      biquge0.com      yjwxw.com      ff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