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都市言情 - 前夫滚远点,小心我动胎气在线阅读 - 第82章 叫苏堇打胎!

第82章 叫苏堇打胎!

        男人冷笑:“你敢说,信不信我真的虐待你。”

        说完,他松了松自己的领带,眼底全是欲望。

        苏堇恍然想到之前在顾家仓库里,他对自己那副充满兽性的侵犯欲,一下子慌了神。

        “你怎么这样?”

        “我哪样。”顾知珩指着不远处自己的合作伙伴,说,“那边都是跟我们顾家合作密切的几个老总,我带你过去跟他们打个招呼。”

        “早说不就完了,我又不是不配合你!”苏堇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疼的手腕,碎碎念,“挺大个男人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你这种人居然会娶到老婆。”

        顾知珩:“……”

        就这样,苏堇陪着顾知珩又演了一出戏。

        这场宴会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一点多,大家看着时间都差不多,都准备离场了。

        陆逸臣早早退出来,在宴会场外的喷泉这里等。

        他拿着钻戒,紧张地来回踱步,反复地捋顺自己一会要说的话。

        如果,她拒绝怎么办?

        不,不要给自己这种心理暗示,如果真的拒绝就惨了。

        她会答应的,她一定会答应的……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陆夫人打来的。

        “喂?妈?”

        “儿子……你现在人在哪?”

        “我……我还在会场,没回去呢,马上回去。”

        陆夫人沉默了一会,问:“是顾家奶奶的寿宴?”

        “是。妈,怎么了?”

        “你现在给我回来。”陆夫人的语气十分急促,陆逸臣听出了不对劲。

        “妈,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是,我身体不太舒服,好像是老毛病犯了,你快回来帮我看看……”

        陆逸臣迟疑了,一边是说好要等她的苏堇,一边是身体不太舒服的母亲。

        他捏紧了拳头,沉声说道:“妈,等我,别乱动,我这就回家!”

        说完,他行色匆匆,快步离开了现场。

        陆夫人有很严重的神经性眩晕症,这属于疑难杂症的一种,不太好治疗。

        当初陆逸臣在高考结束选择大学的时候,坚持选了医学专业就是为了能治好母亲的病。

        经过他这么多年在医院的工作经验,还有药物研发,他确实也做出了一些成果,不过都是暂时性的控制病情,并不能根治。

        陆夫人偶尔还是会犯病,严重程度也不一样,最严重的时候需要送到医院去急救。

        陆逸臣推开家门,就见陆夫人坐在沙发上,脸色苍白。

        “妈?你没事吧!”

        随之,从夫人口中迸发出的第一句话却是:“跪下!”

        陆逸臣懵了一阵,但他没有问任何话,而是直接跪在陆夫人的面前。

        小时候他犯错,母亲也会这样罚他。

        “你给我说清楚,苏堇为什么是顾家的儿媳妇!要不是今天我听到圈里的太太们讨论她写的书法,我差点就要被这个狐狸精给蒙蔽了!”

        陆逸臣摇头:“妈!你误会了,她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她确实是顾家的媳妇,顾知珩的老婆,但是就在上个月,她们已经离婚了,离婚手续都办完了,现在之所以没彻底一刀两断是因为担心顾家奶奶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病情恶化……”

        陆夫人掐着眉心:“然后呢?你和她怎么打算的?你说说?”

        “我……我们研究出来的药物完全可以把顾奶奶的病治好,我是打算,等她和顾家人说清楚这些事情之后,我们就在一起。不过……只是我的打算而已,我还没来得及跟她求婚……”

        陆夫人点头,气愤地说道:“老祖宗保佑!让我及时知道这件事才没让你犯傻淌这浑水!以后,你跟那个苏堇不要有来往了!”

        陆逸臣惊讶地抬头:“为什么?妈,您不是说,不在乎我娶一个二婚的吗?”

        “可那是顾家!”陆夫人“咣咣”拍了两下桌面,声音震耳,“你真娶了苏堇,我们陆家不就是明摆着要跟他们顾家对着干吗!”

        “妈,我们陆家的权势,没必要怕他啊!”

        “糊涂!”陆夫人起身,拿起一堆合同摔在陆逸臣面前,“就在前几天,顾氏集团突然取消了跟我们的合作项目,让我们陆家平白无故损失了好几个亿!我心里还纳闷怎么回事……原因竟然出现在你这里!”

        “顾知珩?那个混蛋,他又开始公报私仇了?”

        “何止!他还私底下围拢其他企业,叫他们不要跟我们陆家合作,我们陆家现在成了众矢之的,你让我心里怎么过得去!”陆夫人气得拍着自己的胸口,又坐回了沙发里。

        “妈……这事怨我,是我考虑不周,我会想办法挽回这个局面的,请您收回刚才的话,苏堇她是很好的姑娘!”

        “再好,又能怎样?陆氏是你爸的心血,你想就这么糟蹋在你手里?”

        提起已故的父亲,陆逸臣沉默了,陆夫人也流下了两行眼泪。

        “父亲为陆家鞠躬尽瘁,我知道,可……”

        “没有什么可是的!儿子,天底下好看的姑娘有的是,负责人的医生也有的是,你要是喜欢哪个我绝对不拦着,唯独苏堇不行,娶她进门是灾难!”

        陆逸臣眼眸颤抖,双手握拳。

        他脑海中搜索能够解决当下这个矛盾的办法,恍然,他想到了什么,下定决心一般,仰起头微笑着说:“妈,可苏堇怀孕了……您舍得我们陆家的骨肉就这样流落在外吗?”

        “你……”陆夫人咬牙切齿,竟然掏出一张百万的支票丢到陆逸臣的面前,“这张支票给她!让她把孩子打了,别再来缠着你!”

        捡起那张支票,陆逸臣心碎了一地:“妈,你怎么能这样……”

        “我都是为了你!你要是再不听话,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妈吧!咳咳咳……”陆夫人脸色越发苍白,在身体情况及其不稳定的状态下,陆逸臣不敢再说出什么话反驳母亲。

        “妈,我先送你去医院。”

        ……

        宴会现场,苏堇提着裙摆走入了后院的喷泉前。

        月色朦胧,周围是一片茶靡花,散发着香味。

        苏堇身后传来脚步声,她以为是陆医生来了,回头却看见顾知珩站在那,一脸玩味地看着她。

        “你在这干嘛呢。”

        “要你管。”苏堇拿出手机,没看见陆逸臣给他发其他的消息了。

        “难不成,你在等陆逸臣?”男人从苏堇的眼神里得到了确定的答案,他突然恼火,“你等他做什么?有那时间还不如赶紧回家洗洗睡。”

        “他有点事要跟我说,怎么了?”

        “什么事不能打电话说?非要面对面?这么晚了就你们俩,玩意他对你做些什么过分的事情你怎么办?”

        苏堇又被喷得一头雾水:“顾知珩你有病吗?我在这等人碍着你什么事了?而且,人家陆医生是正人君子,你以为谁都像你啊,一言不合就解皮带,下半身思考的低等动物!”

        wm0.cc      ebiquge.com      zhuishu.cc      bookabc.com  



        7878xs.com      ranwen520.com      xiaoshuwu.cc      99shumeng.com



        d9zw.cc      biquge0.com      yjwxw.com      ff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