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武侠修真 - 别人修仙,我和娘子种田在线阅读 - 第515章 十年过去

第515章 十年过去

        转眼间,一个月时间过去了。

        这一个月,生活波澜不惊。

        他每日负责晒各类药材,然后翻炒药材,将药材分类包装,重复着枯燥的工作。

        为了不惹人妒忌,这期间他并未表现出全部将药材弄懂的迹象,但总归表现的比别人学习快就是了。

        他并不着急。

        一个月的时间,努力工作,提升身体素质。

        现在的他,比一个月前,脸上明显有肉,力气起码翻了三倍有余。

        而这一天,是他要学习疾风拳的日子了!

        一大早,和王姐林小蝶一起来到徐家医馆,他注意到,和他差不多时间来的三个杂役弟子,也已经在内院等候。

        他们四人,都将获得疾风拳传承,学习拳法。

        ……

        ……

        内院练武场上。

        徐茂田一手拿着茶壶,一手负手而立,慢悠悠的在苏安林四人面前走动。

        “习武,是为了什么?你们说说看?”

        最右侧之人,喊道:“为了保护自己。”

        “是,为了保护自己。”其他两个弟子说道。

        许阳想了想,却是说道:“是为了争!!!”

        “哦?”徐茂田看去,这一个月,他不曾去过前院,因此一个月没见过苏安林了。

        但他对苏安林还有印象,觉得他的答案,很符合自己,有自己年轻时候的模样。

        随即,嘴巴对着壶嘴,吸了一口香茶后,慢条斯理的朝许阳问道:“继续说。”

        许阳点头,道:“习武,是为了争夺利益,除了保护自己之外,必须要争夺,否则,利益被人夺去,此消彼长,还是会被欺负。”

        “嗯,不错,习武,保护自己只是其一,还要用这手段,去夺取利益,也就是争!”

        “战场上,将士们杀敌,是为了争夺领土。”

        “那些帮派,互相拼斗,杀人,也是为了争夺地盘。”

        “而我们,在外也有许多利益,需要用武力去争。武力,是保证别人和你讲道理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我徐家医馆,以医起家,但重视练武的原因!”

        众弟子点点头,若有所思。

        “你们四人,身体素质最近进步不错,不过,想要学习疾风拳,还差太远。今日开始,你们除了要完成以往的事情之外,还需要练武。”

        “练武,从打桩开始!”

        说话间。

        徐茂田双腿一跨,两手弯曲一提,半蹲在原地,继续道:“保持这样的姿势,每日一个时辰。”

        “是!”

        四人异口同声。

        “另外,还要搬运石锁,跑步,每样训练,缺一不可。至于拳法,我会让你们的大师兄莫文龙教你们。”

        “以后有不懂得,问问你们的师兄师姐……”

        徐茂田又叮嘱了一些话。

        许阳接着了解到,疾风拳分上下两部分。

        前期,医馆只交上部分。

        这让许阳有些失望,他原本以为,也是给他拿一本书籍的。

        这样,也许直接能学习呢?

        不过他可以加属性点学习,当然,这样的话所需的属性点较多。

        现在他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能不能娶妻获取属性点,没有试过。

        徐茂田说完后,手里茶壶里的茶喝的也差不多了。

        这时候大师兄莫文龙走来。

        莫文龙身形颇高,喜欢穿着一件藏青色长衫。

        他体格并不魁梧,比四师兄樊强瘦一大圈,但樊强每次说起莫文龙大师兄,总是面露崇敬。

        可想而知,莫文龙实力,必定有过人之处。

        “文龙,这四个小子就交给你了,指点一下。”

        “好的师父。”莫文龙点头。

        所谓的指点,是跟着莫文龙动作练功。

        这叫把式。

        先练形,然后体会意。

        这不是一朝一夕能成功的,需要长时间锻炼,在此之间,每日还要锻炼身体。

        就在莫文龙指点的时候,一个穿着灰袍,看起来三十出头的男人急匆匆走了过来。

        这是陈师兄,陈重。

        陈重目光一扫,看向许阳,明显是来找他的:“苏安林!!”

        他声音急切,带着责怪之意。

        “陈师兄。”许阳眉头微皱。

        陈重负责看管药材,前面一阵子,陈重对他颐指气使,态度不太好,但许阳不敢有任何表现不满的地方。

        哪怕陈重一个弟弟不怎么干活,都由他主动干活,他也没有怨言。

        他本以为,自己做法能得到陈重的重视,但今日不知道为何?

        “陈重,怎么了,生这么大气?”莫文龙停下手上动作,询问。

        陈重朝莫文龙抱拳,道:“大师兄,我昨日让苏安林处理参灵草,他估计是忘记了,我刚刚一看,都没处理,这明天林家药铺需要,耽误了时辰就麻烦了。”

        许阳皱眉,什么时候让他处理参灵草了?

        这种锅,他自然不会傻乎乎去背。

        他暗暗猜测,陈重应该是吩咐他弟弟陈小刀做的。

        因为这批参灵草是给林家药铺,以前给林家药铺药材,都是他让弟弟陈小刀做,而且让他送货。

        目的是让陈小刀和林家药铺搞好关系,有和林家药铺掌柜闺女接近的机会!

        但昨日,他记得陈小刀中午出去,和朋友喝酒。

        ‘估计是喝大了,睡了过去。陈重担心弟弟受罚,所以拿我背锅!’

        许阳立刻朝莫文龙拱手:“大师兄,陈师兄大概记错了,他并未和我说处理参灵草的事!”

        “你还狡辩!”

        “别人可以证明,我昨天在干其他的事情,反倒是师兄你弟弟陈小刀,中午出去和朋友喝酒了,你会不会是和他说了,记错了?”

        许阳一口气说完。

        凭心而论,目前实力低微的情况下,他不想得罪陈重。

        但他一口大锅甩来,真要是被处罚,可能会被赶出去。

        反正他也得不到陈重任何好处,既然如此,就说实话。

        陈重皱眉道:“我怎么会记错??分明就是让你去的。”

        许阳说道:“谁都知道你有意撮合你弟弟陈小刀和林家药铺掌柜的闺女!!这种好机会,你会给我吗?你是把我当成傻子,还是把师父当成傻子?”

        “你…………”

        陈重这一刻慌了。

        以前苏安林这小子不是傻里傻气的么,而且还是刚来的,平时唯唯诺诺,不怎么和人说话。

        今天这是怎么了?

        居然如此伶牙俐齿!!

        陈重眉头一皱,暗道糟糕。

        许阳这么一说,确实让他哑口无言。

        莫文龙皱眉道:“陈重,你什么情况?竟然欺骗师父?”

        “不,我没有!”

        “啪!!”

        徐茂田一拍桌子,连桌子上的茶壶都碎了。

        这可是他最心爱的茶壶,可想而知,徐茂田现在多么生气。

        “我早就说过,人可以犯错,但是不能欺骗,今天你为这么小的事情欺骗师父,明天你就可以为了利益出卖武馆。”

        “师父,您别生气,我我……我……这是误会。”

        “误会?连我都知道,你有意让你弟弟接触林家药铺的闺女,刚刚你又诬陷苏安林!若是被诬陷成功,苏安林岂不是要被赶出去?你的心怎么如此歹毒?”

        陈重‘噗通’一声,连忙跪下,以头磕地:“师父,徒儿知错了,请给徒儿一个机会,徒儿一定……”

        话没说完,徐茂田摆摆手:“罢了罢了,你我缘分已尽,滚吧,以后你不再是我武馆弟子。”

        “师父……”

        “再不滚,我废了你。”

        陈重连忙站起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徒儿不会忘记师父的教育之恩。徒儿先走了。”

        虽然陈重这么说。

        但是走的时候,眼神极其怨毒的朝许阳这边看了一眼。

        许阳微微皱眉,心中有些无奈。

        不是吧,这都被他忌恨上了。

        玛德,是你先找我麻烦的啊!!

        等他一走,徐茂田继续指导功法。

        许阳终于学会了疾风拳。

        当天晚上,许阳便给疾风拳加点!

        …………

        …………

        转眼间,数日时间过去。

        如今的他,不仅仅学会了疾风拳,而且暗中将徐茂田的绝学排风掌学会。

        这个世界,后期的武道境界,是九品至一品。

        九品最低。

        一品最强。

        他估摸着,自己现在已经有五品战斗力,不要说师兄师姐,就是师父都没有他实力强。

        如此高的修为,光靠苦修,根本没用。

        得需要吃好的喝好的才行。

        没钱,怎么办?

        最近这地方很多劫匪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其实都是他的杰作。

        有了银子,他购买了不少食材,所以进步才会这么猛。

        这一天,他刚刚回到家,眉头一皱。

        屋里,隐隐之间传来一个哭泣的声音。

        “呜呜呜……”

        “呜呜呜……”

        这是林小蝶的声音!

        许阳皱眉,林小蝶和她母亲不是住在边上么,怎么会在他屋里?

        除此之外,在这里,他还感应到一股其他人的气息。

        “苏安林,你回来了啊,等的我可真苦啊!!”

        忽然,陈重的声音传来。

        许阳挑眉,陈重竟然出现了。

        和他一起的,还有两个武者。

        其中一个,就是他的弟弟陈小刀。

        三人左右开弓,朝他围了过来。

        许阳深吸一口气,正色道:“你们把林小蝶和她母亲怎么样了。”

        “哈哈哈,就知道你和这母女俩关系不错,放心,我们没把她们怎么样,毕竟还要等你回来呢!等教训了你,再对付她们吧。”

        陈重冷笑一声。

        “苏安林,都是你,害得我和我哥被赶出了武馆,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陈小刀质问道。

        许阳耸耸肩,“那你说怎么办?”

        以他现在的实力,自然有信心对付这几个人。

        但是,林小蝶和她母亲毕竟还在他们手上。

        他不希望这两个人遇到什么危险。

        “苏安林,我也不为难你,你现在拿五百两银子出来,这件事就算了。”

        陈重大手一挥。

        “好。”

        许阳点头,没有废话。

        “嗯??”

        陈重和陈小刀,以及另外一个武者都是愣了愣。

        他们没想到,许阳会这么爽气。

        “苏安林,你有这么多银子?”

        “有。”

        许阳道:“就在我屋子里,我去拿。”

        “哈哈,苏安林,看不出来啊,你银子怎么来的?”

        “这个你就不用问了,总之我会把银子给你们,怎么样。”

        许阳低语说道。

        他现在就是要接近这几个人。

        等他们一不注意,忽然袭击。

        对此,陈重倒是没在意许阳一步步靠近。

        在他眼中,苏安林实力不值一提。

        “行,那你去找。”

        陈重朝身边的陈小刀使了个眼神。

        陈小刀会意,冷笑道:“别耍花招,要不然挖了你眼睛。”

        “三位大哥,你们这么厉害,我哪里敢?”

        许阳一副小心的样子,让三个人都放下警惕。

        忽然!

        “砰砰!”

        疾风拳爆发。

        陈重率先中招,陈小刀紧随其后。

        两个人都好像破麻袋,飞了出去。

        “陈哥!”

        剩下的一个武者直接懵了。

        还没反应过来,许阳又是一掌。

        排风掌。

        “砰!”

        这人五脏六腑都在翻滚,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你……你怎么会??”

        陈重懵了。

        他没想到,许阳竟然会这么强。

        “咔擦!”

        许阳没有留手,直接解决了对方。

        随即冲入屋内,皱起眉头。

        屋内,血腥味十分浓郁。

        只见林小蝶和她母亲都被绑着,而王姐身上都是刀伤,鲜血直流,已经气喘吁吁。

        “王姐!”

        “安林……”

        王姐虚弱的睁开眸子。

        许阳想要救人,但是王姐生机不断流逝。

        他又没有修行者的力量,根本没法救人。

        “安林,我不行了,小蝶……小蝶这孩子,很乖的,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好好对她…………”

        交代完毕,王姐头一歪,直接死了。

        “娘,呜呜呜……”

        林小蝶哭得泣不成声。

        “小蝶,哎……”

        许阳能说什么呢,只能安慰着林小蝶。

        就这样,转眼间,十年过去了。

        如今的小蝶,已经十九岁了。

        而许阳,也成为了武馆之中的师兄。

        现在就是连师父徐茂田都不知道他得真实实力。

        这年头,世道越来越乱。

        这一天,许阳在武馆之中,正指导林小蝶学武。

        “不好了,不好了……”

        忽然,外面有人冲了进来,只见莫文龙大师兄在担架上,早已经没了气息。

        “怎么回事?”

        徐茂田冲出来说道。

        “师父,大师兄遭遇白莲教的人偷袭,他……”

        来人跪在徐茂田面前。

        忽然,他手里拿出一把匕首,直直的朝徐茂田胸口刺来。

        “老东西,去死吧!!!”

        “你……”徐茂田色变。

        他低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胸口。

        那里插着一把匕首。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