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武侠修真 - 别人修仙,我和娘子种田在线阅读 - 第211章 如此节俭的女修

第211章 如此节俭的女修

        巷子里,一路走着。

        竟然遭遇五次拉拽。

        把许阳郁闷的不轻。

        关键是,这五次,都是喊着见过他。

        来到最里面,终于,看了看门牌号。

        83号!

        “就是这里了。”

        “咚咚咚!!”

        “要姑娘去隔壁,本小姐不卖。”

        里面传来娇脆愤怒的声音。

        许阳:“……”

        好家伙,总算碰到了个说话正常的了,就是语气不太正常。

        可以想象。

        这女修士平日里遭遇了不少骚扰呀。

        “咳咳,道友,鄙人三清山洞府修士,是李力持会长介绍我来这里,询问设置阵法价格。”

        “嗯?”

        刷!

        很快,门被打开。

        一个看起来优雅娴静的女修开了门,不好意思的甜甜一笑:“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来…………”

        她指了指边上那些勾栏女子。

        看着这个女修幼态的脸蛋,娇小的身躯,许阳很难想象,刚刚那种骂人的话,是从她口中发出的。

        心中腹诽着,脸上正色道:“小姐就是杨豆豆?是二阶阵法师么??”

        杨豆豆看着比自己高半个头的许阳,点点头:“是的,很高兴认识你,那我们现在就去你那个洞府看看吧,对了,你那个洞府叫啥,我刚刚没听清楚。”

        “叫三清山洞府!”

        杨豆豆当场愣在原地。

        然后,嘴角一扁,神态伤心起来。

        许阳:“……”

        这女的无缘无故怎么哭起来了。

        许阳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了,忙问:“怎么了?”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我辛辛苦苦的想要存一笔灵石,就是想租那里的,没想到被你捷足先登!”

        “呃…………”许阳摸着鼻子,尴尬解释:“其实就算没有我,你也竞争不到那边,那边有个叫宁飞的邻居,他也是阵法师呢,怎么可能让你这个同行去抢她生意。”

        “对哦。”

        如此一想,杨豆豆点点头,觉得也是。

        许阳乐了,感觉这个阵法师女修呆头呆脑的,有些好玩。

        好玩归好玩,可让她设置阵法,他就不放心了。

        毕竟,阵法一道,比炼丹和制符还要难,因为阵法需要各种测量,对数理化要求极高。

        还需要阵法材料,这些材料虽然没炼丹那般珍贵,可也不是一般人能负担得起。

        “那我们走吧,价格方面的话,你放心,我价格很公道的。”

        杨豆豆拍着自己的胸脯,看得出,她很想能接下许阳这笔生意。

        她越是这样,许阳越不放心。

        不由问道:“你真的是二阶阵法师?”

        说着,上下扫视。

        这初中生的模样,看起来实在是不太像。

        杨豆豆急了:“我不露一手,看来你是不信。我可告诉你,我是我修仙杨家,百年…………不,千年一遇的阵法天才,我从小就被我家老祖带着,学习阵法呢。”

        许阳算是听出来了。

        敢情是从小待在大人物身边,娇生惯养,所以看起来毛手毛脚的。

        “那你怎么来到这里了?”

        “当然是历练了,赚一点结金丹的药材嘛。”

        说着,拿出几个精致的小阵盘。

        “你瞧,这是我设计的二阶阵盘,我真的是二阶阵法师,不骗你的。”

        杨豆豆眨巴着眼睛说道。

        “行吧。”

        许阳检查了一下阵盘,还别说,确实很精致。

        尤其是阵盘里面一些小机关,比他之前买的精妙许多。

        如此看出,这小姑娘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阵法一道上,确实不错。

        “那你先算一下,大概我那个洞府设计一套护山阵法的话,预算是多少??”

        这个要先问清楚,万一杨豆豆狮子大开口,那也麻烦。

        “你先进屋吧,喝点茶,我帮你算一下。”

        杨豆豆拉着许阳进屋。

        屋内,倒是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不过角落里,分类堆放了很多阵法材料,都是一堆废料。

        “不好意思啊,这堆废料看着有些难看,本来刚刚我收拾一下,准备去卖废品的。”杨豆豆不好意思,弱弱说道。

        许阳:“……”

        头一次看到一个筑基女修,说要卖废品。

        “你很缺钱?”许阳问道。

        杨豆豆正色道:“要筹谋金丹呀,现在生意也不好做!每个月开销又大,这里房租,我还要修炼,吃喝,哎,什么都要花钱。”

        说着,坐在院子里石桌边上。

        “刷!”

        一块金色的算盘取出,又拿出纸笔。

        “嗯,护山大阵,首先,阵基大概需要450灵石吧,预计三天完工,我一天工钱300灵石,这个是行情哦,童叟无欺。”

        “然后就是阵眼…………”

        啪啪啪……

        啪啪啪……

        杨豆豆手速极快。

        金算盘打的啪啪直响。

        每计算一个内容,她就用笔在纸上记录一下。

        “嗯,好了,我给你弄得,是金阳烈焰阵法。”

        “这是二阶中品护山大阵。算下来,一个月完工吧,总计四万八灵石,保证帮你把护山大阵处理的很完美!”

        “以后你想搬家什么的,材料随时都能收走,怎么算都不亏。”

        “对了,这里的材料大部分是你来的,大概需要一万多灵石吧,你可以在我这里购买,给你打折。另外啊,我在你那里做事,接下来一个月,要给一个地方住的,吃的话我可以自己解决。”

        “要不然我跑来跑去,很麻烦,浪费时间。”

        一通说下来。

        给许阳的感觉,就是精明。

        甚至连多出的废料,杨豆豆表示自己要拿走的,因为要卖废品。

        “可别小看废品呀,我家里这些废品,能卖三四块灵石呢。”杨豆豆扫了一下眼角的长发,笑道。

        许阳嘴角抽搐。

        见过节约的,没见过这么节约的。

        简直是极品。

        “能否优惠点?”许阳问道。

        其实二阶中品阵法,算下来价格也差不多。

        但看杨豆豆如此精明,许阳自然要还还价格了。

        “价格再便宜,材料就没那么好了哟。”杨豆豆正色道:“你放心,我帮你肯定设计的好好的。”

        看杨豆豆这么认真的样子,考虑到沈曼云也懂一些阵法,到时候可以让沈曼云瞧瞧。

        要是不对劲,终止合作便是。

        于是点头:“行吧,价格我就不还了,不过接下来要是让我不满意,就别怪我炒鱿鱼了。”

        “炒鱿鱼??炒鱿鱼是什么?”杨豆豆刨根问底道。

        “呃……就是终止合作。”

        “不会的不会的。”

        接着,杨豆豆把屋里有用的都收了。

        连废品也放入储物袋。

        出了门,先去隔壁房东这里,表示退租。

        房东居然也是做勾栏生意的,阴阳怪气道:“哟,豆豆,找到男人养了呀,我就说嘛,一个女孩子,这么拼命做什么?”

        “徐姐,你别瞎说。”

        杨豆豆摇头无奈。

        好说歹说,离开这里,对着许阳吐槽道:“不好意思啊,那些女的喜欢乱说话的,你别介意。”

        “我没事,倒是你,离开一个月,你怎么还退租了?不准备在这?”

        “我这一个月又不住在这里,住你那里了,这里不退租,岂不是很浪费。”

        “呃……你真够省的。”

        “没办法,把钱就要用在刀刃上。”

        两人走出巷子,又进入一个偏僻的角落,这里是收废品的。

        一堆废品,卖了五块灵石,让杨豆豆乐了好一阵。

        走出废品站。

        许阳微微皱眉:“跟屁虫么……”

        从杨豆豆家里出来后,他就发现有跟屁虫了。

        气息还很熟悉,竟然是熟人。

        他刚刚看着杨豆豆卖废品,心中已经有了大致规划。

        这种跟屁虫,必须要提前解决,要不然,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洞府都没有护山大阵,安全性得不到保障。

        就这样,他和杨豆豆朝海边走去,随即飞了出去。

        …………

        …………

        在他们离开不久之后,两个戴着面具的一男一女,目光沉默,看不出喜怒。

        不过许阳早已经感应到他们,正是和他竞争水帘洞府失败的宁屠和他道侣。

        两人竞争失败之后,宁屠并不死心。

        他暗中提前传音给宁飞,让他不要给许阳设置阵法。

        如此,许阳必定要来仙城找阵法师,他一直在岸边和他人守候,终于在今天,看到许阳连续找了几个阵法师,最终,找到了这个叫杨豆豆的女修。

        这两人身边,还站着一个粗狂大汉,之前跟踪许阳的正是他!!

        因为没见过许阳,他的气息没被许阳注意到过,所以许阳一开始没发觉他。

        直到之后他和宁屠夫妇汇合。

        粗狂修士沉声道:“宁屠,你们夫妇做事越来越小心了,对付一个筑基初期的散修,竟然还花大价钱邀请我出手。”

        “龚磊,没办法呀,这个许阳可是有两个筑基女修老婆,还有一个也是练气九层了,过几年肯定筑基,这种人能有这么多实力不错的老婆,我怀疑他有某些长处。”宁屠有理有据的分析。

        “有点意思,居然有两个筑基女修做老婆。”

        粗狂修士乐了:“估计嘴巴甜,不知道哪里骗来的吧,筑基初期终究是筑基初期,和我这个中期的修士,还是有天壤之别的。”

        “那是自然,龚磊大哥哪怕是面对筑基后期的强者,那也是游刃有余的呢。”

        边上宁屠的妻子拍马说道。

        “哈哈哈…………”

        龚磊大笑:“那出手吧。”

        宁屠妻子有些疑虑:“不过那个阵法师女修也跟随,这…………”

        “这个女修我听说过,小屁孩一个,听说给人设置阵法,动不动就加钱,导致没什么生意,这种修士,不堪一击。”龚磊无所谓说道。

        听龚磊如此一说。

        夫妻俩倒也没多想。

        毕竟,那阵法女修确实也只是筑基初期而已。

        而他们这边,龚磊和宁屠都是筑基中期。

        再加上宁屠的妻子实力也不弱。

        关键是,宁屠和妻子之间,还有一个重要底牌,哪怕杀龚磊,那也有秒杀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