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武侠修真 - 别人修仙,我和娘子种田在线阅读 - 第170章 有占你便宜的嫌疑

第170章 有占你便宜的嫌疑

        “叶道友,可以保证离开路上安全么?”

        林依轮看着叶晴问道。

        “这可不好说,我只能说,安全性很高,我们天上人间已经有三大金丹高手前来,会保证一条安全线路,当然了,林家主不放心,可以联系其他势力商讨。”

        叶晴微笑道。

        林依轮低语:“三大金丹么……”

        “嗯,虽然依旧不是周礼的对手,但起码,也有一定实力抵抗,再说句不好听的,真打起来了,诸位也能趁乱离开。元婴大修士固然强大,但总不能追杀一大群人吧??”

        林依轮暗中和许阳商量了一下。

        许阳表示,为今之计,确实只能跟着天上人间的队伍离开。

        当然了,有消息表示,其他势力也在互相联系,准备逃离的事宜。

        可是他们之中强者太少了。

        修仙黄家、修仙李家,甚至徐家等家族,此次都没有金丹修士前来。

        算下来,整个仙城的金丹修士,一共只有七八个。

        这其中,大部分还是唐家和昊天纯阳宗的人。

        而这两个势力,几乎也确定,被幕后黑手控制了,如何能信?

        所以,属于其他小势力的金丹高人,只有三个。

        且都是金丹初期,在金丹范畴中,实力有限。

        基于此,两人商量了一小会,最后决定,跟随天上人间队伍离开。

        林依轮走上前,说了一下。

        叶晴颔首道:“聪明,你们一共有多少人?”

        “加上我和许阳,一共43人。”

        “这么多人,代价可不小啊,起码精简掉一半的人。”

        叶晴没有感情的说道。

        林依轮身为家主,心中自然不舍得放弃家族一些人。

        但是,眼下是舍小家保大家的时候,他点头道:“我可以放弃23人,不知道需要付出什么。”

        “嗯,灵石十万,二阶上品符箓二十张,二阶灵药一共十九种……二阶法器三把…………”

        饶是知道这次需要付出的代价不低,但林依轮听了之后,还是心头一跳。

        灵石十万,以家族的底蕴,虽然能拿的出,但是压力也很大,毕竟这可是涉及到家族三至五年左右的收入。

        其次,二阶上品符箓,竟然二十张。

        至于二阶的灵药更不用说了,还有二阶法器…………

        狮子大开口!!

        但是,如果舍不得付出,可能他们所有人都要留在这里。

        那对他们林家,打击更大。

        “好,我可以付出这么多,但是能否带所有人一起。”

        叶晴想了想,思索了一下,道:“可以让你剩余的族人跟在后面的队伍。”

        “可以。”林依轮松了一口气,这样,他良心不会受到更大的谴责。

        商谈完毕,三人离开。

        “许阳,那我先回去了,你和这位林姑娘再好好商议一下,到时候可以让她跟在队伍后面。”

        林依轮拍了拍许阳肩膀,转身离去。

        …………

        …………

        酒楼之中。

        林海棠整理着自己的储物袋。

        许阳注意到,身为炼丹师,又是天上人间花魁的林海棠,其财富并没有多少。

        收拾好后,她叹了一口气,“希望到时候平安。”

        “这个你拿着,保护好自己,回头我还要你帮忙炼制筑基丹。”

        许阳递出去两张一阶上品的护身符。

        “多谢许道友。”

        林海棠笑了笑,不客气的收起护身符,主动提议道:“许道友,其实有句话我很早想说,只是有些不好意思。”

        “但说无妨。”

        “接下来,我希望我们住一间房间。”

        许阳没瞎想,自己虽然帅气体贴,但没到那种林海棠主动扑上来的地步。

        而是想到了什么,道:“你觉得,安全?”

        “不错,还是许道友聪明,我们这边已经连续几晚出现魔修,这魔修神通诡异,我怀疑,是身边的人,可能还会下毒,所以我们在一起,安全一些。”

        两个筑基修士待在一起,确实要安全许多。

        “正有此意。”

        许阳点头。

        “那你之前怎么不说?”

        “呃……我毕竟是男的,我主动提出,有占你便宜的嫌疑!”

        许阳面色严肃的道。

        林海棠星眸看着许阳,脸颊微红,转移视线道:“其实相处下来,我知道许道友为人,不是那种人。”

        “林道友能这么想就好。”

        …………

        …………

        下午的时候,许阳独自出门,购买了一些练符材料。

        马上就要离开仙城了,而离开仙城的时候,绝对是最危险的时候,需要做好万全准备。

        他身上,符箓方面,有一张最重要的符宝,可以用来对付金丹修士。

        其次,便是金光符,能对付筑基后期强者。

        法器方面,闪灵飞舟,是最重要的底牌,逃跑就靠它了。

        其次,便是九九归一元气剑,以及鸳鸯双剑。

        想到鸳鸯双剑,许阳有些可惜。

        因为只有他一个人使用的时候,其发挥的威力,甚至不如九九归一元气剑,但是若是有道侣一起使用,那发挥的威力,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

        “可惜妻子都不在这,要不然给她们使用,发挥出的威力,能达到三阶法器威力!”

        三阶法器,以筑基修为发挥,消耗不小。

        但这种合二为一的法器,消耗却要小许多,所以能够使用。

        届时,可以保证能应对金丹力量。

        摇摇头,购买了物资之后,许阳回到客栈。

        这时候林海棠也出去了。

        许阳在房内忙碌起来。

        他准备临时炼制几张疾风符,遇到危险,能第一时间遁离。

        同时,疾风符加持在闪灵飞舟上面,让飞舟速度更快。

        傍晚的时候,林海棠回来了,看到一堆的制符材料,有些诧异:“想不到许道友还能制符。”

        “小有研究,话说,林道友下午去哪里了,一下午都没看到你人。”

        “打听消息,有传言,青阳宗内,有部分人逃下山了,现在就在仙城外围!”

        “嗯,希望我们到时候能安全离开。”

        说着,递给林海棠一张疾风符。

        “林道友,疾风符一张,送你了。”

        “多谢。”

        林海棠感激的接过。

        之所以如此帮助林海棠,许阳其实也有私心。

        毕竟回头要林海棠帮忙炼制筑基丹。

        不过,这次林海棠收了疾风符后,却是没有显得很开心,而是眼神复杂的看着疾风符,叹声道:“符箓虽好,可惜我可能用不上了。”

        “怎么说?”

        许阳回望了林海棠一眼。

        林海棠深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下午,我又见了叶晴主管,她说,我届时可以跟随队伍出发,但是遇到危险,需要我主动出手,甚至,她还给我了这个…………”

        林海棠伸出手。

        她稚嫩的小手上,是一枚黑色的符箓。

        中间刻着一个大型的繁体字:爆!

        “爆炸符!”

        “是的,而且是二阶上品的爆炸符,由修士主动上去自爆,这符箓能发挥三阶威能,连元婴大修士都要避其锋芒,此符箓,作为叶晴的底牌之一。”

        林海棠语气苦涩的道。

        许阳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难看道:“要你自爆,和敌人同归于尽。”

        “是的。”

        一地晶莹剔透的泪珠,从林海棠眼角滑落。

        没人想要自杀!!

        尤其是林海棠这样,已经筑基,在丹道一途上也有巨大收获的女修。

        可以说,她的未来,是一片光明的。

        可是现在,为了逃离这里,叶晴给了她这个自爆的任务。

        这就是一个必死的任务。

        “林道友对天上人间有巨大利益,犯不着为了离开这里,从而牺牲你吧?”

        许阳惋惜的问道。

        “哎,这次算我倒霉,我已经筑基,且是青阳宗弟子,叶晴说,此符我拿着,可以接近青阳宗那些长老,近距离发动爆炸,效果最好。所以这个任务非我莫属。”

        苦涩一笑。

        林海棠从自己储物袋中,取出一些灵药药材,交给许阳:“许道友,我在外面朋友不多,只有你一个,这些筑基用的药材你收好吧,还有这个药炉…………”

        看着林海棠将自己身家都交给自己,许阳也为这个聪明且天赋优异的女修感觉到惋惜。

        “不能拒绝?”许阳尝试又问。

        林海棠摇了摇头,又指了指自己脑袋:“识海中有禁制呢,让我如何拒绝?如果拒绝,他们随意一个念头,就能让我死。”

        这是个必死的结局。

        说实话,林海棠的死,虽然和他无关,不过许阳不希望她有事。

        一来,他认可这个朋友。

        二来,林海棠作为一个优秀的炼丹师,或者肯定对他有用。

        思虑片刻,许阳忽然道:“林道友,如果说,我有一个办法,有一定几率,能让你活下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