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武侠修真 - 别人修仙,我和娘子种田在线阅读 - 第120章 将计就计,小哑巴的身世

第120章 将计就计,小哑巴的身世

        “范小雨竟然有此物!!”

        林玉诧异的说道,有些意动,想要过去购买。

        沈曼云也是一样。

        因为刚刚,范小雨说,店里来了几件有弹性效果,材质极佳的肚兜和内衣。

        穿着舒服不说,关键是,有丰胸效果!!

        这种东西,试问哪个女人能抵挡得住这种诱惑。

        丰胸效果,两个妻子都想要。

        毕竟,最近和林婉清对比了一下,两人都是自叹不如。

        许阳心中一动,觉得两个妻子喜欢的东西,去看看也无妨。

        不过现在店铺繁忙,等傍晚的时候过去。

        …………

        …………

        傍晚的时候,许阳先一步来到范小雨店铺门口。

        小哑巴蹲坐在门口,双目无神,直到许阳的阴影挡住了她的视线,小哑巴才茫然的抬起头。

        顿时,眼中闪过惊惧:“阿巴阿巴!!”

        小哑巴开口,可以看得到,小哑巴有舌头,但却发不出声音,让人奇怪。

        “你老板娘呢,我来看看衣服。”许阳含笑问道。

        “阿巴阿巴!”

        小哑巴手指了指里面,双目露出惊惧,头下意识的摇晃着。

        许阳皱眉,小哑巴这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他没多想,走进去。

        “范道友!”

        “许道友,怎么是你过来,你夫人呢?”

        青媚空幽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我夫人收拾一下店铺,收拾好了,马上过来。”

        许阳微笑:“衣服呢?”

        “许道友真是有意思呢,你一个大男人跑到我这里看女子的衣服,这不太好吧?”

        许阳淡淡开口:“有什么不好的,这次回去,我和我夫人说了,说你对我有意思,她们愿意接纳你。”

        “啊?”

        范小雨愣了一下,下一刻,玲玲一笑:“那好呀,许道友,你进来吧。”

        院落之中。

        范小雨依偎在椅子上,她穿着薄薄的红纱裙,裙摆开了很大的叉,露出雪白的大长腿,美妙的大长腿轮廓起伏,惹人遐想。

        “范道友这一身衣服,真是好看。”

        “咯咯咯,许道友,你喜欢就好,只要你愿意收留妾身,妾身的一切都是你的。”

        范小雨一笑,暗道许阳平日里假正经。

        那时候在双子岛,她主动邀约许阳,去客栈耍耍,没想到被许阳拒绝。

        如今看来,许阳不是不喜欢她,纯粹就是怕老婆呀。

        如今,许阳被她成功勾引,看来那个计划暂时不需要了。

        许阳走过来,看着媚眼越发圆润的范小雨,笑容更甚:“你说这种话,你义父那边没事吧?”

        “义父??”

        范小雨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解释道:“我义父自然是全力支持我的。”

        “哦,是么,那他怎么不出来和我见面?”许阳脸色一冷。

        此言一出,范小雨俏脸变色:“你怎么知道我这里还有其他人??”

        砰!

        里屋房门被撞开,一袭紫衫长袍的修士,眼神冰冷的望着许阳,下一刻,一柄长刀直接刺来。

        当!

        许阳身上,磐木法盾自动护主,许阳边退边说:“哈哈哈,果然,范小雨,你当初带我去炼丹,和这个人认识。”

        眼前的紫衫长袍修士,正是当初说要和他众筹炼筑基丹之人!!!

        这两人果然认识。

        当初许阳就暗自怀疑,这所谓的众筹筑基背后有诈,如今看来,自己猜测是对的。

        再一次的,他的小心谨慎救了他。

        “不能让他离开!”

        范小雨一咬牙,催动院子里的防御阵法。

        但,她胸口一疼,再低头的时候,就看到腹部有两道口子,肠子掺杂着血水,不停地往外流。

        她心中一沉:“怎么会,义父救我!!!”

        紫衫长袍修士目光一冷,顺手一颗丹药扔给了她。

        接着,他取出一根玉笛。

        黑色玉笛!!!

        “果然,你是邪箫童子。”

        许阳脸色一沉。

        他之前在发现林家大长老林威和宋平认识,得知宋平要给一个人炼制筑基丹的时候,他就猜测,这个人会不会是邪箫童子。

        因为林婉清说过,她和她大伯都怀疑,邪箫童子可能和大长老林威有些牵连。

        林威想要借邪箫童子的手,袭杀林婉清。

        而作为回报,他会让宋平帮忙给邪箫童子炼制一枚筑基丹。

        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邪箫童子让范小雨接近他,搞来筑基丹的药材,届时交给宋平炼制。

        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只是没想到,他会临时变卦,不同意众筹炼制,这才把邪箫童子逼急了,让范小雨勾引他。

        “许阳,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竟然被你发现了,不过也没用了,在这阵法之中,你就算叫破喉咙,外面的人也感觉不到任何声音,你死定了。”

        邪箫童子目光阴冷,双手提起黑色玉箫。

        他决定了,杀了许阳,接着去他店里,把储物袋夺来,接下来立刻去双子岛,把药材交给宋平炼制。

        筑基之日,指日可待!!!

        让他意外的是,许阳没有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反而身体还在后退,慢悠悠道:“你就这么有自信?”

        “装神弄鬼,先把你腿打断再说。”

        凶名在外的邪箫童子可不是软柿子,话音落下,便冲过去,但下一刻,头顶处的防御阵法剧烈摇晃。

        随着阵法的摇晃,外面隐隐约约传来叫喊声。

        “夫君……”

        “许道友……”

        “夫君……”

        “许道友……”

        轰!!!

        随着一声炸响,阵法碎裂,连带着这里店铺的屋顶都破碎,成了碎渣。

        “怎么可能??”

        邪箫童子一愣,阵法竟然破碎了。

        接着,一道如雷一般的声音传来。

        “邪箫童子,你果然在这,今日你插翅难逃。”

        一个脸黑如炭,白发苍苍,满脸褶皱的老修士在破碎的屋顶上,居高临下,看着邪箫童子。

        邪箫童子一眼认出来人:“林绪之。”

        林绪之,正是林婉清的大伯,筑基中期修士。

        邪箫童子惊恐万状,扭头就跑。

        “义父,义父…………”

        范小雨拼命叫喊。

        但是,这种时候邪箫童子怎么可能留下?

        他非但没有任何停留,反而加快速度。

        “嗖!!”

        但是林绪之毕竟是筑基中期修士,速度更快。

        天际之中,只是几息时间,邪箫童子的人头便滚落下来。

        这期间。

        许阳和林婉清已经汇合。

        “呼,还好你没事,下次不要这么冒险。”

        林婉清小心传音。

        许阳一笑,“我也没想到你会带你大伯过来。”

        今天,范小雨通知他两个妻子过去试衣服,原本许阳没多想。

        不过,他神识探查,察觉到范小雨这边有第三人,还是个气息并不弱的男人。

        这就引起他注意了。

        保险起见,他让林婉清过来再说。

        没想到,林婉清听说这里有危险,便让大伯也来了。

        好在,她大伯是自己人,倒也没事。

        许阳朝店内看去,范小雨也已经气绝身亡,浑身没有任何血色,脸如白纸。

        可能她到死都没有想到,许阳是怎么知道她阴谋的。

        忽然,他注意到,门后的小哑巴瑟瑟发抖,惊恐的看着许阳。

        “小哑巴,你把范小雨的情况都告知我,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许阳开口,他怀疑,小哑巴是范小雨拐骗来的小孩。

        总之,范小雨平日里对小哑巴并不好,这一点从小哑巴无神的目光,很容易能看出。

        小哑巴望着许阳,似乎并不信任许阳,不过这时候,林婉清上前,悄悄说了几句话。

        小哑巴这时候才被林婉清牵着手离开。

        片刻,林婉清重新回来,和许阳说了关于小哑巴的事情。

        让他意外的是,小哑巴竟然是某个练气小家族的子女,范小雨曾经是这个家族中小姐的侍女!

        她曾经所在的家族,是一个主要经营法袍、衣物鞋帽的小家族,制衣方面技术娴熟。

        “范小雨曾经是侍女?”许阳惊讶。

        “是的,小哑巴是范小雨主子的女儿,可能憎恨她主子吧,范小雨偷走了小哑巴,之后逃亡路上,遇到邪箫童子,认邪箫童子为义父,但其实也是情人。这些年,范小雨在这里隐姓埋名,其实是邪箫童子的一枚棋子!”

        “邪箫童子将劫掠来的法袍,交给范小雨售卖,为他筹集资源,形成了产业链。”

        “对了,你刚刚和小哑巴说了什么?她好像很信任你的样子。”

        许阳问道。

        “也没什么,我只是告诉她,我知道她没做过坏事,不会对她如何。”

        就在林婉清和许阳聊天的间隙,林绪之来到跟前,朝许阳看了一眼。

        “大伯,他就是许阳,告知了我这里的情况!”

        林婉清俏脸恢复镇定,朝林绪之说道。

        “三长老。”许阳拱手抱拳。

        “嗯,这里人多眼杂,先随我来。”

        林绪之抚须,满意的点点头,看了一眼周围之后,朝前离开。

        许阳让两个妻子早点关门,随后也跟了上去。

        片刻,海边一处凉亭。

        “大伯,我曾经中毒,就是许阳救的我,之后他在徐家坊市那边得罪了修仙黄家,他没地方去,才过来这里,正好我也缺人用…………”

        其实林婉清已经和林绪之说过这些,此时不过是再提一下。

        “嗯,许阳,你很不错,这次抓到邪箫童子,让婉清在家族中立下重要功劳!”

        “应该的,林小姐接纳我,让我有落脚之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许阳说着场面话。

        由于自己还不算强大,他和林婉清都选择将他们的关系隐瞒。

        “作为奖励,那间店铺就交给你打理,租金免除二十年!”

        “多谢三长老。”

        见林绪之没有再说话的意思,许阳主动表示离开。

        他走的时候,林婉清朝他眨巴了一下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