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武侠修真 - 别人修仙,我和娘子种田在线阅读 - 第97章 不会这么倒霉吧?

第97章 不会这么倒霉吧?

        看着兴奋的妹妹,黄文林却表现的异常冷静。

        “嗯,小敏,我们初来这个坊市,还未真正立足,万事还是要小心一点,能和平解决,尽量和平解决,树敌不好。”

        黄文林板着脸说道。

        “知道了哥,那边的我都看了,都是一群底层散修,不,连散修都算不上,以他们的财力,怎么可能修炼呢,都是一群种地的罢了。”

        甩了甩自己柔顺的头发,黄敏一屁股坐在边上的凳子上,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起来。

        斜睨了妹妹一眼,黄文林道:“小敏,哥哥和你说过多少次,这个世界卧虎藏龙,有时候你看着很弱的人,也许有着你想不到的能量。”

        “我知道啦哥,你啊,真是越来越啰嗦了,我运气怎么会这么差,遇到那样的人,是吧?”

        见妹妹听不进自己的话,黄文林也是一阵头疼,道:“罢了,你把那里发生的情况和我说说!”

        黄敏兴奋的开始说了起来。

        从小到大,大哥就是她追随的榜样,所以她一直以来,都想让哥哥看看她的本事,为哥哥分担事务。

        她觉得,今天自己做的事情就很好,所以绘声绘色说了起来。

        黄文林听了之后,本能的皱起眉头。

        “两个老年夫妇被你杀死了么,其中一个还是凡人。”

        “是的,这样的人能有什么背景,所以大哥,你就放心好了。”黄敏将桌子上的茶一饮而尽,皱眉的看了看桌上的茶叶道:“哥,什么时候你喝这么差的茶水了?”

        黄文林没理睬黄敏的话,道:“光是这两个倒是无所谓,尸体处理好了吗?”

        “嗯,本来想烧掉的,但是有个傻子出面,替他们收了尸体。”

        黄文林双目一凝,认真问:“收尸的人是谁?”

        “是一个叫许阳的,这个许阳只是开一家店铺而已,据说是徐芷若面前红人,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许阳……”黄文林心中一动:“许阳我知道,最近徐芷若的一个好友,叫林婉清的,身中魔修剧毒,貌似就是许阳替他治疗,而且许阳这个人受到徐家家主徐长龙重视,曾经徐长龙想将徐倩倩嫁给许阳的!”

        “不是吧,那徐长龙眼瞎了不成!”黄敏惊讶的眼珠子瞪大:“就那许阳,竟然要将徐倩倩嫁给他,乐死我了。”

        “小敏!金丹修士,也是你能在背后骂的?”黄文林真的生气了,一拍桌子,与此同时,捏碎手中的隔音符,给这里的隔音上了一层保险。

        “以后说话有点分寸,要是被金丹修士听到,人家随便在背后对付你,就有你受的,知道吗?”

        “知道啦,只是人家真的很惊讶,就那许阳有什么本事?”

        “你可不要小看此人,在我罗列的徐家坊市人员名单之中,许阳是我们需要拉拢的人之一!此人出身底层,但近些日子,屡屡为徐家立下大功,要不然,你以为徐长龙为什么会看重他?肯定有其本事在里面!况且,我听闻许阳和青阳宗修士有交情,关系不菲!”

        “青阳宗么,那难怪了,不过在我看来,再有交情又如何?这个世界,讲究的是利益的,大哥,这还是你教我的。”

        黄文林头疼的道:“讲究利益是不假,但是交情也有用,你要学的还有很多,修行讲究财侣法地,侣就是朋友,多个朋友就是多条路,不得树敌过多……”

        “嗯,明白了,不过那许阳真是奇怪,为何替那两人收尸?”被大哥这么一说,黄敏也有些奇怪起来。

        黄文林心中也有疑虑,在他看来,能混到许阳现在层次的,必定也是人精,犯不着这么做吧?

        “难道,那两人还有其他背景?”

        念及此,他拿出传讯符,询问张铁。

        还在杨柳街这边搞拆迁工作的张铁看了传讯,连忙回应死者身份。

        “什么,青阳宗弟子的父母?”

        愣住了!

        黄文林像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怒声:“张铁,你怎么不早说?”

        张铁暗暗叫苦,暗道你那妹妹嚣张的都鼻孔朝天了,我压根来不及说,就把人家杀了。

        当时那种情况,他哪敢阻拦?阻拦的话,搞不好自己也要成为黄敏的剑下亡魂。

        “文林少爷,我来不及说,黄敏小姐就突然下手!”

        听着张铁的无奈声音,黄文林将传讯符捏碎,恶狠狠瞪了妹妹一眼。

        黄敏意识到自己做错事了,着急道:“哥,我不会这么倒霉吧?”

        黄文林没说话,而是又拿出一张传讯符,询问了徐家内部一些知情人士,关于那老两口的情况。

        很快,关于黄小梅的事情,都被黄文林了解。

        “是我的失误,我来到这里之后,只记录了还在坊市内部重要人士的资料,那黄小梅因为早已经离开,没被我记录下来。”

        黄文林做事有个习惯,无论去哪个地方,都要调查当地一些人背景,能力。

        就是为了避免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

        万事算尽的他,没想到一过来,就遇到这等棘手的事情。

        “哥,不就是青阳宗弟子么,家境那么差,在青阳宗混的也不好吧?”

        黄敏还企图安慰哥哥,更多的是安慰自己。

        “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黄小梅虽然家境一般,但在青阳宗颇受重视,前不久,更是成为青阳宗内门弟子!几乎可以说,进入筑基,板上钉钉!据说,当时她进入内门弟子之后,举办庆祝小会,许阳也受到邀请!”

        “也许正是有着这一层关系,许阳才会出面,替黄小梅父母收尸。”

        黄敏了然:“原来是这样!”

        “你还好意思说!你杀了黄小梅父母,这种仇一旦被她知道,迟早会找你报仇!”黄文林加重了几分语气,一拍桌子:“我还是太宠溺你了,应该像其他人建议的那样,把你关起来,好好磨砺一下你那性子。”

        被哥哥这么一骂,黄敏眼圈一红,急的都要哭了:“哥,事情已经发生,怎么办啊?你说,以后黄小梅筑基,会不会真的找我麻烦?”

        黄文林盯着地板,也是眉头紧锁。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换任何一个修士都要报。

        这种大宗门弟子,身份都要比他们尊贵,再加上黄敏在家族中地位本就不高。

        要是黄小梅真的找上门来,家族可能会弃车保帅,将黄敏交出去。

        这是各大家族惯用的手法。

        “事情还有转机。”片刻,黄文林抬起头,看着黄敏道:“解决许阳,不就没人知道是你杀的人!至于其余散修,这里必定活不下去,都要搬走,黄小梅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人,到时候,我们可以放出话,杀人者是劫修!”

        黄敏眼前一亮:“杀了许阳!”

        “不错,再者,尸体就在许阳手中,杀了他,夺得尸体,我们可以制造劫修杀人假象!我到时候出面,表示调查案件,随随便便抓几个人应付黄小梅即可。”

        “大哥,你真聪明!”

        黄敏兴奋的道:“那我现在就带人去杀了许阳!”

        “你傻吗?许阳居住的地盘是徐家的,再者,你兴师动众去杀人,是生怕别人不知道?”

        黄文林一阵头疼,自己这个妹妹怎么这么傻?

        “对对,那我……那我什么时候动手?我着急啊。”

        “三日之后,徐芷若在潘阳湖举办筑基庆典,许阳必定会受邀前往,我们沿途阻拦,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好,我马上去准备。”

        “你还不行,这件事我亲自安排。”

        想了想,黄文林摇头,他已经不放心再让妹妹独自插手了。

        没办法,他这妹妹智商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