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武侠修真 - 别人修仙,我和娘子种田在线阅读 - 第2章 隔壁老王死了

第2章 隔壁老王死了

        看林玉惊慌失措的样子,许阳扶着她安慰道:“玉儿,你又结巴了,别紧张,你多休息一会儿,没事的。”

        说着,他穿衣洗漱,去做早饭了。

        片刻,屋里散发灵米粥的香味。

        林玉其实早已经起床,收拾桌子,拿出了碗筷。

        看着徐阳勤快的端着锅过来,闻着灵米的香味,内心转忧为喜,十分感动。

        先前她起床晚,她还担心夫君会不会不开心,现在看夫君勤快的样子,明显很体贴,她知道,自己找对人了。

        “你坐吧,我给你盛饭。”

        吃好饭,林玉很懂事的收拾碗筷。

        而徐阳,走出后院,来到后面的田里。

        这里是一片灵田,他家大概有两亩地,清晨的田野之中,还散发着薄薄的雾气,滋养着地里的灵植。

        这是一种叫灵虚草的一阶灵植,每亩地种植五十颗。

        种植难度不高,只需加水、固定输入灵力即可,一年可以收获两次,是用作数种疗伤的材料,修行界用途很广。

        最近,正是灵虚草要收成的时候。

        但这一看,他眉头皱起,就近的几颗灵虚草,上面布满了虫眼。

        他蹲下来查看,忽然发现面前出现一段信息。

        【一阶灵虚草:成熟度94%+,状态:虫害。】

        许阳:“!?”

        他吃了一惊,他竟然能灵植状态。

        想了想,他连忙朝边上看起来比较好的灵虚草看去。

        【一阶灵虚草:成熟度96%+,状态:良好。】

        这一刻,许阳喜不自胜,根据得到的信息,凡是自己亲手种植培育的灵植,自己都能看到属性值,而且能用属性值给它加点,加快灵植的生长速度。

        比如灵虚草六个月才能长成,他一个属性点加下去,灵虚草就成熟了。

        这就爽了啊!

        “不过,眼下这一批灵虚草都长虫眼了!”

        有了虫眼的灵虚草,灵气大降,根本卖不出去,就是当野菜,别人也嫌弃难吃。

        “这是出现灵青虫了!”

        灵青虫,是一种虫害,虽然一脚能踩死,但白天的时候躲在泥土里,很难找到,硬是挖的话,会损害灵植的根茎。

        “为今之计,得去买一瓶除虫水!不过这地废了。”

        “不过,属性点加上去,灵虚草会不会恢复健康?

        他属性值还有12点,想到就做。

        他看向状态是‘虫害’,相当于废了的一株灵虚草,对着后面的加号,加了一个属性点下去。

        顿时,这株灵虚草上闪烁一道绿光,状态变了。

        【一阶灵虚草:一年份成熟度。状态:优秀。】

        “嘶嘶嘶!”

        许阳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这类灵植品质,分:劣质、一般、良好、优秀。再往上,就是要看年份了。

        正常来说,大家种植的灵虚草就是六个月时间的,种的好,品质顶多就是良好。

        而现在,得了虫害的灵虚草,品质竟然达到优秀,且是达到一年年份!

        出现这样的灵虚草,也不是没有,但要满足两点。

        【第一:有特殊的灵植术法术。】

        【第二:有绝佳的灵地种灵植。】

        “一般来说,一株良好品质的灵虚草,能卖到50碎灵。”

        一灵石等于一百碎灵石。

        两亩地算下来,每次收获能赚五十块灵石,一年两次收获,那就是一百块灵石。

        除去种子,灵虚草的损耗,以及自己修炼消耗,购买吃喝,一年的收入能有三四十块灵石的存余。

        但这种一年份的灵虚草,价值可是有120碎灵。

        年份越高的灵植,价值越高。

        许阳轻轻舒了口气,这下灵石有着落了,让他有种踏实的感觉。

        他扫了一眼剩下的属性值,还剩下11点。

        他毫不犹豫,继续加点。

        “加点,加点,加点……”

        很快,又收获了11株一年年份的灵虚草。

        “咦,夫君,这灵虚草是成熟了吗,感觉和边上的不太一样。”

        随着这十几株灵虚草成熟,不会种地的林玉瞪大了眼睛,也发现了不同。

        “嗯,成熟了,可以收获了。”

        许阳露出笑容,拿来铲子,连根开始挖了起来。

        一共12株灵虚草,被他放入菜篮子里,待会就洗一下,可以拿去一些药铺卖了。

        回到屋,便将灵虚草分开放入三个行囊之中,准备出门卖了。

        之所以分开放,也是担心遇到意外,出门在外,财物不能放一个篮子里。

        他将两个行囊贴着腰放,外面挂着另一个行囊,走了出去。

        外面,坑坑洼洼的街道上,不少修行者开始忙碌起来。

        生活在外城的人,大多都是底层修士,每日过得很拮据,需要不停的去赚灵石讨生活。

        “许道友新婚燕尔,怎么也这么早出门啊。”

        “许道友不多陪一下妻子?”

        路上遇到熟悉的街坊邻居,纷纷打着招呼。

        许阳干笑着回应,忽然注意到,有几个熟悉的灵植夫急急忙忙的出门。

        “哎呀,许兄!”

        一道响亮的声音,叫住了许阳。

        这道声音听着耳熟,是原身在这里为数不多关系比较好的修士,叫李大懂。

        李大懂身形高大,相貌憨厚,他有着练气四层的修为,有一个练气两层的道侣,两人生了一个五六岁的女娃。

        这对夫妇都是灵植夫,在这里有七八亩地,偶尔李大懂会外出猎杀妖兽,生活条件要比许阳好许多。

        曾经原身种地,李大懂夫妇指点过他,让他少走了不少弯路。

        “李大哥,早啊。”

        许阳笑着打招呼。

        “今天不少人家地里出了很多灵青虫,你家地里怎么样了?”

        “我家也有很多灵青虫,正准备去买除虫水呢。”

        “那你赶紧去买,你嫂子大清早去买了,说大家的地里都闹虫害,除虫水都快卖空了。”

        许阳心中一惊,想不到虫害这么严重了,不过他幸好催熟了一批受到虫害的灵虚草,情况没那么糟糕。

        心中松口气的同时,许阳表现出该有的焦急之色:“知道了李大哥,我马上去。”

        李大懂似乎又想到什么,提醒道:“对了,昨晚老王一家死了,大清早的他侄儿开门才发现,老两口死的老惨了。”

        “什么?老王死了?”

        老王是一个练气三层的老修士,有一个凡人夫人,也是个灵植夫,关系不远不近,住离这里比较偏僻的北面。

        “嗯,应该是劫修,家里都被翻空了,哎,我前天还提醒老王,家里的防御阵法坏了,得买新的,他说是要交田租,防御阵法的事缓缓。”

        在李大懂说话的时候,许阳想到了自己。

        他家里的防御阵法也快到时间了,这要是真的有劫修出没……他一阵头疼,购买防御阵法,最便宜也要五十块灵石,可是不买的话,劫修万一盯上他家……

        “许阳,灵虚草成熟季要到了,小心被人盯上,你又刚刚娶了漂亮媳妇,得小心点。”

        “知道了李大哥,我先走了。”

        许阳一阵小跑,直到走到主干道,这里才热闹起来,两侧叫卖的小贩声音不绝于耳。

        许阳才松了一口气,这里是去内城的主干道,要安全许多。

        来到一处主要销售丹药和药材的铺子,这家铺子,原身合作过多次,是值得信任的。

        “哟,这不是许道友么,好些日子没见了,伤势好了?”

        掌柜迎了出来,他修为有练气六层,看到许阳这种低阶的修士,态度也没有很冷漠,反而更加热情。

        “徐掌柜,这次我卖十二株灵虚草!”许阳拿出了三个包裹。

        徐掌柜轻笑道:“许道友真是够小心的。”

        “没办法,最近外面不太平,听说有劫修出没,徐掌柜可听说此事?”

        徐掌柜接触的人多,消息灵通,许阳相信他应该知道一些事情。

        果然,徐掌柜将许阳拉到一边,轻轻低声道:“徐家要和御兽周家打仗了,镇守此地的很多徐家高手,都被派到了前线,现在这里防守空虚,又正值灵虚草收成的日子了,劫修就多了。”

        “徐家就不好好管一管?”

        修仙徐家传承上千年,怎么说也是这北域修仙界的一霸,族内据说有金丹老祖坐镇,筑基高手更多。

        练气之后,便是筑基,然后金丹,一个金丹修士,随手能灭几十筑基高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管?为什么管?我们这些散修,无根无萍,徐家怎么会在乎我们?眼下徐家和御兽周家争夺的一处渔场,那里才重要,里面的灵鱼众多,水底可能还有灵石矿,价值上百万灵石,你要是徐家主事,你是在意那处渔场,还是在乎这里?”

        许阳轻轻一叹,点头道:“那看来以后要小心点了。”

        “是啊,尤其是要小心身边的人,很多劫修,平时可能和你我一样,都是普通修士,一旦你露了财,就麻烦了。”

        “谢掌柜提醒,不过我一个灵植夫,家里穷的都揭不开锅了。”许阳摇头轻叹。

        徐掌柜也知道许阳家境不怎么好,也不再说什么,接过三个行囊,打开一看。

        这一看,他愣了一下,里面的灵虚草,色泽亮眼,茎叶浓密,根须粗壮,不像是贫瘠灵地能长出来的灵虚草。

        “一年份的灵虚草?”

        徐掌柜吃了一惊。

        “掌柜的好眼力。”许阳找了一个借口,道:“最近我学了一门新的灵植术,领悟颇多,种灵虚草的时候,没想到效果不错!”

        “好,真是不错。”

        对于许阳的借口,徐掌柜并不在意,生活在这里的很多灵植夫有本事的也不是没有,每到丰收季节,这类一年份的灵虚草数量虽少,但也经常能收到。

        “还是和以前一样价格吧?”许阳问道。

        “嗯,这样的灵虚草,一颗120碎灵,算下来是14块灵石零40碎灵,我给你凑个整,就给你算15块灵石吧。”

        许阳知道,这是徐掌柜主动示好。

        以前徐掌柜只是表面客气,但价格上很难有大的让步,他估计是徐掌柜看他种出了一年份的灵虚草,以后想长期合作。

        “那多谢徐掌柜慷慨了。”

        许阳收下15块乒乓球大小的灵石,确定没什么问题,又放到三个行囊里面,藏在身上三个地方。

        离开这里,来到隔壁的杂货铺,购买了一袋灵米,又买了一只灵鸡,十几个灵鸡鸡蛋,两条普通的半灵草鱼。

        走的时候,在杂货铺一堆陈旧的书架上,看到一本内气功法,这是世俗功法,专门给凡人修炼的。

        他虽然用不到,但考虑到妻子若是能修炼凡人武道,起码强身健体,将来也能延寿,于是就买下了。

        一眨眼就花了五块灵石。

        接着,来到售卖符箓的店铺,花了六块灵石,购买了一张一阶下品的火焰符。

        近来不太太平,买一张火焰符防身,能对付练气五层以下的人,虽然说不能致命,但至少能烧伤人家。

        没办法,太贵的攻击符买不起,只能用这个防身。

        走出店铺,许阳唏嘘不已:“世俗的东西果然不值钱,珍贵的功法还没一张一次性的下品火焰符珍贵。”

        掂了掂手里的钱袋子:“哎,一眨眼就剩下四块灵石了。”

        身上拮据,许阳没敢多逛,离开店铺后,没有着急顺路走,而是在一些摊位上逗留,看看有没有好点的二手防御阵法卖。

        现在虽然买不起,但打听一下价格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