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玄幻奇幻 - 富仙传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宇文香的关心

第八十九章 宇文香的关心

        就在落辰提炼出火种那一刻,千里之外的玄月宗紫萱峰的阁楼中,两个女子相对而坐。一个是段一一的师傅宇文香,另一个就是救过落辰半条命的青衫女子柳音音。

        柳音音已经褪去面纱,那是一张不施脂粉的脸庞,莲藕般的粉白肌肤,冰雕玉凿的精致五官,美艳身姿如同画布上走出来的仙女。双眸中偶尔迸射出冷冽之光,显露出性格中的狠辣,与静好容貌略有不符。

        宇文香正在给柳音音斟茶,茶杯未满,已经茶香满屋。“音音,尝尝我种制的灵茶。”

        “姐姐,现在就我们两人还用假面隔着,看着多别扭!你说你,天天遮遮挡挡的藏着真容,都可惜了你那绝美容颜!”

        宇文香微笑道“那你又为何天天戴着面纱?”

        “我那不是讨厌男修看我的眼神……”

        青衫女子说着说着卡在那里,脸上露出尴尬之色。

        宇文香温柔的笑了一下,不见她有何动作,普通面容慢慢退去,显露出不亚于青衫女子的惊世容颜。正是落辰念念不忘的那张脸。

        “姐姐,你说你为啥给落辰那小子留我的名字!”

        “不是给你说了,他要拜入落雁宗,与玄月宗是兄弟宗门,离的太近迟早会知道我在玄月宗,为了避免麻烦才留下妹妹名字。妹妹你离得那么远,和他身份差距那么大,根本不会有见面的机会——难道他去找你了?”

        柳音音立刻换上一副兴奋表情“正要给你说呢,我在来的路上救了一个筑基期小子,当时他正被一个结丹修士和筑基中期修士追杀。等我赶到惊走那两人后发现,那小子竟是落辰。当时那两人叫破了我的名字,他把我当成了你。那热切的小眼神,现在想起来都是一身鸡皮疙瘩!”

        柳音音喝了口茶,脸上恨色一露继续道“我当时看见他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说修为单说长相,气对你来说就是玷污。我要是你当年就杀了他,还会让他活到现在!”

        宇文香心里一惊,她可是知道这个妹妹,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好杀之气较重。担心的问道“你不会…真把他…”

        “准备杀来着,想想姐姐都没杀他,不能违了姐姐意愿。”

        宇文香听她这么说,轻舒了口气。柳音音接下来的话,又让她的心提了起来。

        “但是也不能放过他!感应到追杀那两人没走远,我故意放出气息离开那里。嘻嘻,我刚离开一会儿了,感应到那小子又被追杀上!”

        “那,那,你没回去救他?”

        “我干嘛要救他!”

        “他,他毕竟救过我一命。”

        “他还夺走了你修炼百年的元阴,不然以他低劣的资质,怎么可能筑基!”

        “唉,你呀你!”

        “姐姐,别操心了,操心也没用,都过去一个月,是生是死,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不过,那小子筑基初期的修为还受了伤,想从结丹修士手里逃得性命,估计没戏。”

        “音音啊,你老是这么意气用事,哪像个修为高深的修仙者。”

        “得,想着替姐姐出口恶气,这还做错了!你不是真的对那小子动了真情吧?”

        ……

        无名山的山洞之中,一脸胡须的落辰,满脸兴奋,食指的指尖上,一个豆粒大小的白色火苗,微微跳动着,使得整个山洞的温度如同冰窟。落辰神念一动,火苗钻入体内,洞内温度又恢复正常。

        这时,落辰的储物袋中清鸣之声响起,是那半张万里符。

        落辰伸指点在符纸中心的圆点之上,符纸上传来商易空的声音“落辰你在哪里?迟迟未见回宗很是担心。”

        落辰低笑一声“这个商易空还挺婆妈,跟个女儿家似的。”随即回复“遇到一些麻烦,耽搁些时日,正在回宗路上。”

        收了万里符,落辰起身离洞,往宛州国的方向飞去。

        另一边,商易空收起万里符,恭敬向面前的宇文香说道“宇文前辈,您都听到了吧?”

        “嗯,我让你使用万里符的事情,谁都不要提起包括落辰。”

        “是!晚辈记住了!宇文前辈还有别的吩咐吗?”

        “以后落辰遇到什么麻烦,你可以过来告知我一声。别的就没什么了,你回去吧。”

        “是!那晚辈告辞了。”

        看着商易空缓缓退出大厅,柳音音嘀咕道“嘿,倒是小瞧了那小子,命还挺大!”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宇文香调笑道“姐姐,原来你一直留意着那小子,连他和谁出的宗门都知道。我看他不光夺走了你的元阴,还把你的心勾走了!”露出一副怜悯的样子“哎,造孽啊!”

        宇文香被柳音音说的腮红一片,反驳道“你说什么呢!他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只是给他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而已。”

        “那样是最好,那小子虽然侥幸筑基,以他烂的一塌糊涂的资质,想要结丹根本没可能。你有这个心结在会影响你的道心。你可要想清楚!”

        柳音音的话说到宇文香的心结处,刚升起的好心情又黯淡下去……

        商易空在回去的路上,心里纳闷“玄月宗的宇文前辈怎么知道自己和落辰一起出宗?莫非她是落辰家族中长辈?应该是的!所以一直关注着落辰。有这么硬的后台罩着,怪不得能拜入掌宗老祖的门下。”

        “可是,宇文前辈帮落辰,为什么不让落辰知道?”虽然想不通这一点,商易空对落辰的运气,还是狠狠的羡慕一番。

        ……

        落辰返回宗门,交付完宗门任务,算算时间,已经离开宗门将近一年时间。虽然损失惨重,收获同样不小。

        沌月在黑山上凝出法体后,吞食大量阴兽精魄,半年前又吞食“严厚”精魄,随即就陷入沉睡,而且体外多出一层黑色蚕茧一样的东西,把自己包裹在其中,像是处在进阶中,落辰试了几次都没能把它唤醒,这也是他被田邪截杀的生死关头,没能把沌月放出来对敌的原因。

        对于沌月这种情况,落辰也没什么经验和好的办法助它一臂之力,干脆把包裹着沌月的蚕茧挂在从药园移到灵兽室中的养魂树上,顺其自然。

        安置好沌月,落辰拿出装有魂环的玉匣踌躇起来。他从严厚储物袋中“魂环融合之法”上得知,融合失败的筑基后期修士,魂魄一般都会被魂环吞噬,使得魂环拥有修士记忆并能控制修士躯体,有很强的攻击性且不受人控制。故此,阴鬼宗的元婴老怪会击碎魂环刚刚产生的灵智,重新祭炼剔除魂环中杂乱记忆,直至把魂环炼化成一个新的纯净魂环,才可以再次拿来融合其他修士。

        重新祭炼“产生灵智的魂环”,只有元婴期老怪能够做到,也只有元婴期老怪强大的神魂之力施展秘术,才能不伤魂环本源的情况下,把魂环中的杂质清除干净。如果魂环中残留哪怕一丝杂质,都可以造成以后的融合失败。

        落辰虽然不是元婴修士,却有身具玄妙神通的沌月,之前已经把污染后的魂环抽离干净,剩下的魂环已经毫无杂质。等到结丹之时融合魂环,成功的把握会大上不少,想到这里他心里兴奋异常。

        当然,融合魂环的危险还是很大。想想自己的灵根资质,不冒风险怎么可能轻易结丹!

        落辰思量了一会儿,拿出金煌剑在药园里的养魂树主干上,挖出一个魂环大小圆形环槽,把魂环按了进去,再用切好的树皮盖子封好,低声道“有了万年养魂树的不停滋养和净化,到时候的魂环应该更加壮大和纯净吧!”

        处理好魂环,落辰把新得到的灵草、种子、铁木以及那截软神木种植在药园中,准备继续施展育火术壮大火种,使其达到可以炼丹的程度。突然想起,还有一件事情要先处理一下。

        巢笼中的噬金兽,在灵兽袋里待了几个月,早已憋的萎靡不振。

        落辰对着巢笼说道“你虽然只是二阶灵兽,多少已经有了一些灵智,我说的话你应该能听的懂。一会儿我说的话,如果听明白就点点头,否则就当你不同意,后果自负!”

        小兽可怜巴巴的迟疑半天,还的对着落辰点了点头。

        “我要把你收为本命灵兽,收你一丝精魄,在你身上种下神魂禁制,一旦你违背了我的命令,就会让你神魂爆裂而亡,如果我不幸被他人所杀,你同样也会魂裂而亡!如果你不同意,我现就灭了你!”

        听了落辰简单狠辣的话,小兽眼神黯淡半天没有反应。而落辰也没有催促,静静等着小兽考虑。小兽两个大眼珠子在眼中来回乱转,在药园中的千年灵草上看了看,最后停在洞府角落的灵泉上。

        这时落辰的话音响起“你也看到,我洞府中天材地宝众多,平时会炼制一些高阶饲灵丹,供养我的灵兽!别的不敢说,让你成为三阶灵兽问题不大。”说完话音一冷“我的耐心有限,再给你三息时间考虑!”

        磨蹭的小兽,见落辰不耐的露出杀机,终于点头认命。

        落辰把一滴本命精血,点入噬金兽的眉心,融入它的识海中。并让噬金兽分裂出一缕本命精魂,吸纳到落辰是神识中。然后落辰把自己的一丝精魂,按照神魂禁制的秘法,压缩成一个芝麻大小的黑点,点入噬金兽的识海之中,认主施法就算完成。这种灵兽认主的秘法是从任振远的储物袋中所得,只要主人的神魂比灵兽强大就可施展此术,简单且控制力强。主人可以通过神识中存留的一丝灵兽精魂为引,瞬间引爆灵兽神识灭掉灵兽。同时还可以靠预留在灵兽神识中本命精血,强行使灵兽躯体自爆伤敌。

        认主施法完成后,落辰和噬金兽之间的神魂联系,明显紧密起来,能清晰的感应到它的情绪和意愿。

        落辰解开巢笼,把噬金兽放出来。

        “以后就叫你小金吧。”

        噬金兽立刻神识回应“是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