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小说 - 玄幻奇幻 - 富仙传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拜师

第七十章 拜师

        看着兽皮上记载,用手抚摸着师尊的乾坤伞,任从山叹息不以“是师尊的笔迹……”良久,他从感慨的情绪中出来,面露慈爱的说道“小家伙,能把你的那个能吞噬阴兽的灵兽,放出来一见吗?”

        看到落辰略的犹豫,任从山笑着说道“怎么,还怕师祖贪图你的灵兽啊?”

        “弟子不敢!它在助我脱困时受了重伤,一直沉睡,这段时间才时睡时醒。我这就试着叫醒它。”落辰神念沟通把沌月唤了出来。

        任从山看着带翅的三寸小猴,略有惊讶,想了一下,不见他动手,身上飞出一条迷你蓝蛟虚影。蓝蛟一出现就朝殿门口飞去,灵性十足。被强行唤出的沌月一脸不情愿,看到蓝蛟精魂所化虚影两眼放光,双翅一抖先一步堵住门口,额头黄光一闪把蓝蛟精魂拉入口中。

        任从山啧啧称奇“果然是沌月神兽,小家伙,你还真是富泽深厚仙缘不浅呀!”说完示意落辰可以收起灵兽。

        落辰利索地把还在回味精魂滋味的沌月找回灵兽袋。原本担心任从山不了解沌月的认主特性,会生出贪念,看来是多虑了。毕竟是人心难测,不由得他不担心。

        任从山看到沌月的神通后,彻底相信落辰所说。心情大好的对落辰说道“千余年来,被空间洞旋吸走的修士,从没人能回来。而你有灵兽沌月,成了从空间洞旋中生还第一人!”夸奖完后继续说道“在我有生之年,能获悉师尊失踪的经历,也算是无憾!这次把你师祖的遗物带回来,让他老人家认祖归宗,算是了却他老人家的遗愿,也为本宗和我个人立了大功!说吧,你想要什么奖励,只要不出格我都可以答应。”

        落辰把早就想好的条件说了出来“虽然耽搁两年,弟子还是想按雾渊试炼的份额,换取筑基丹。另外,在绝灵之地中受人所托,想让一一拜入玄月宗女修前辈门下。”落辰摸了摸一一的头,接着说道“还有个不情之请,相让师祖帮晚辈掩盖一下被吸入阴冥之地和沌月兽的秘密。”

        “你这几个要求都算不上奖励,筑基丹是你应得之物,这个女娃灵根资质极佳,拜入玄月宗没有丝毫问题,我会帮她联系。至于保密一说,你不提我也会让楚河他们禁口,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样吧,你师祖的遗物你都看过,也算是得到一些传承,与我这一脉也算有缘,我先把你收为记名弟子,等你筑基后正式拜入我门下,你可愿意?”

        落辰听后大喜“弟子当然愿意,不过…唐显师父那里……”

        任从山脸露温怒“一帮不着调的家伙,居然让个炼气期修士搪塞持回元令者成何体统!我也是今日才知此事。纵是现在落雁宗实力衰弱,若自己都不尊重道统,宗门才真会衰落!你不用担心这个,明日我让楚河宣布此时。”

        任从山如此说,落辰当然求之不得,直接跪下给任从山行拜师之礼“师尊,请受弟子一拜!”

        任从山捋着三寸银须笑着说道“好好,起来吧,这是为师给你的拜师礼——”

        一张金光灿灿的符箓飘向落辰。

        “这是我早年所得的高阶传送符,此符能够传送四十里外,逃出结丹修士的探查范围。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没什么大用,对于你的话,应该能在关键时候救你一命。”

        “谢师尊!”这一句落辰说的真诚之极。

        “好了,你回去吧,让楚河进来。”

        魏楚河看着落辰告辞飞远,才收回视线走入殿中。看到正在沉思的任从山,没有出言打搅,站在旁边静静等候。

        “哦,楚河来了。你回去按雾渊试炼的规矩把筑基丹换给落辰,还有,我已经把他收为记名弟子,明日正式宣布一下。”

        魏楚河听了任从山的话,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师伯,您向来不愿收徒,如此多年只收了两位弟子,怎么想起收下落辰?不是师侄多嘴,别说给他一枚筑基丹,就算给他十枚,筑基希望也不大,灵根资质不说,他的炼丹水平不俗,修为都是靠……”

        见任从山不说话,魏楚河试探着问道“莫非,落辰真给师伯带来师祖的重要信息,所以师伯才——”

        “也不全是,你不觉得此子身上有太多出人意料的事。筑基这件事发生到他身上,你还会觉得惊讶?我反而对这个新收的弟子很期待!”

        ……

        几日后,一个爆炸性消息在落雁宗传开:两年前雾渊试炼没能出来的落辰,原来是最早几个传送出来的弟子,出来后就被派出为老祖办事,两年后完成任务回宗,直接被老祖收为弟子。

        这是落辰第二次成落雁宗的名人,不同于第一次的纯狗屎运,这一次还外加一丝被祖师认可的个人能力。

        接下来几日,落辰的洞府开始热闹起来。有几位不认识的同门,来向落辰拜访交好,当然还有闻讯赶来的商易空和冷眉。

        令人意外的是,服用筑基丹后的商易空依然没能筑基,反而是当年只有十一层的冷眉,去年筑基成功。剑修本身要比普通修士筑基困难许多,此女却能轻易筑基,可见此女修炼资质的强悍。

        当冷眉再次见到落辰,欣喜中藏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复杂感情。在诸多同阶男修中,落辰是她见过最有担当和能力的男修,在生死关头敌我悬殊下,为朋友舍命相搏,这种行为在修仙界根本不会出现,属于凡人江湖义气的愚蠢举动。对于冷傲性格的她来说,落辰算是唯一一个被他看入眼中的男修。当她看到落辰旁边的段一一,爱屋及乌下很是喜欢,一会儿就和一一成了好姐妹。听落辰说一一会拜入玄月宗,想拜托她照顾一二,更加开心地满口答应。自己也不知道是真喜欢一一,还是多了层和落辰接触的关系而开心。

        三人交流后得知,当年雾渊试炼结束,一多半正道弟子陨落,确实闹出一场不小风波。可是邪道一口否认,说是兽潮原因造成,对染血香的事推到失踪人员祝恬身上,说是他的个人行为。而对雾影草的无故缺失,表示一概不知、矢口否认。

        虽然当时雾渊中隐秘三十年之久的项姓修士足够小心,没让撞见他的正道弟子逃走一个,又不知用什么秘术隐藏修为传送出来,混过在场结丹修士的耳目。当时正道高层没有发现什么,也没有善罢甘休,雾渊试炼结束后不久,偷偷擒下当时参加试炼的几名邪道弟子,通过搜魂把雾渊境中情况了解个七七八八。

        邪道派人断了雾渊中雾渊草上百年的收成,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让正道不解,没有搞清楚前,没有冒然向邪道发难,装糊涂地让雾渊之事不了了之。私下却秘密商议应对良策,打探邪道想要开战又遮遮掩掩的真正目的。

        两年多过去,两方慢慢没了耐性,开始出现稍大规模弟子厮杀事件,两方高层间的硝烟味也越来越浓。不出意料的话,短则两年多则三五年,又一次正邪大战就会爆发。

        几天后,任从山老祖派人接一一,拜入玄月宗一位结丹长老门下。

        一一闹着不愿意去!离开父亲后,在这个世界只有落辰一个亲人,怎愿意分开。落辰好说歹说跟她讲:玄月宗要比落雁宗强大的多,离得非常近,宗门里女弟子众多,更适合她修炼,而且她新认识的冷眉姐姐也在那个宗门。落雁宗其实就是玄月宗的附属宗门,她拜入了玄月宗,可以随时来落雁宗找他。一一这才勉强答应,让落辰保证经常去玄月宗看她,才不情愿地去了玄月宗。

        一一俨然把落辰当亲哥哥看待!落辰也是蛮心疼这个妹妹,小小年纪刚离开父亲,又要和他分开,真难为她了。但是相对于落雁宗,玄月宗确实是更好的去处,最主要的是,一一离他太近有诸多不便,他身上的秘密太多,尤其是日月盏的秘密不能泄露丝毫,只能如此。

        一一去了玄月宗,落辰终于回到真洞府,吩咐灵侍催熟养魂果后,先睡了两天两夜,把这两年多的疲惫全部补了回来。

        服下养魂果,落辰开始催熟炼制筑基丹的灵草。他虽然得到了一枚筑基丹,知道还不够,他不是不相信自己的资质,而是太相信自己的资质,绝对不是一两枚筑基丹能搞定。商易空的资质比他好许多,都未能筑基成功,他又哪来自信?

        这一日,落辰的假洞府中,落辰对商易空说“我叫你来,想问你一件事?”

        “师叔你说!”

        “宗门的地火室,怎么才能使用?”

        商易空听到落辰的询问,心中一跳,忍不住问道“地火室!一般炼制上品法器或是高阶丹药才会用到!师叔是想——”

        “都不是,我想去地火室筑基。我身上杂乱灵根中,唯有火属性灵根略好,想借助地火增加一分筑基的可能。”

        “哦,是这样啊,宗门其他火属性弟子筑基时,也有人选择这种做法,但是很少有弟子会这样做。地火室的地火虽然非常旺盛,但是对火属性弟子筑基的辅助也是有限。最主要是地火室的租用费太高,而筑基所用时间又太长。为了那可以忽略不计的辅助作用花费巨额灵石,不是一般弟子能承受。”

        “租用费用很高吗?”

        “是的…不过对你来说也不算什么。”

        “宗门布置出地火室,不就是为了宗门弟子炼器、修炼所用?费用定的太高,等于付之高阁,还有什么意义?”

        “之所以收费高,是因为地火室太少,只有九个。这个数量供筑基修士都紧张,但又不能断绝低阶弟子的使用权利,所以直接把门槛提高。即缓解了地火室,又提高了宗门收入。”

        “需要预定吗?”

        “那倒不用,收费那么高,筑基修士也不会随便用。”

        “哦,是这样啊。没办法,我灵根资质太差,为了筑基,哪怕是一丝辅助功效我都不会放过。你也知道,我又不缺灵石。”

        能有今天一番谈话,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丹方上说的明白,想要炼制筑基丹,需要结丹期的丹火,也就是三昧真火才能炼制。如果没有三昧真火,使用高品质地肺之火,勉强也可代替。因为炼制筑基丹的两味主药,必须高强温真火持续不断炼化才行。这也是筑基丹稀少的另一个因素!